纸质书暂时不会消亡,那么平面媒体的纸质版呢?

来源:钛媒体 2016-01-16 10:46:00

为何做纸媒的大咖们,也认同一个纸张消失的未来?

韩佩•2016-01-1610:31

摘要:尽管供职于传统媒体,《财经》杂志执行主编靳丽萍认为,纸质版最终会消失,因为传统纸媒的收入主要依靠广告,目前的商业模式已经无法支撑发行等成本。但她同时认为,深度的内容不会随着纸质版而消失。

关于纸质书是否会消失的话题,钛媒体的作者们正在“纸质书消亡的预言失效了吗?”的话题里各抒己见,显然,大多数人还是认为纸质书在短期内并不会消失,“确定感”、“深度阅读”等这些都是他们列出的理由。

同样的话题,其实可以问问媒体大咖们。在过去的几年当中,一家家平面媒体关闭不断的印证着“纸媒已死”的观点。从最近一家放弃纸质版的时尚杂志《瑞丽时尚先锋》,到年初的《壹读》杂志,再到成都商报总编辑将媒体集团的战略定义为进入“无纸境”......我们能够确定的是放弃纸质版、拥抱互联网变化似乎成了越来越主流的事情。

那么,平面媒体的纸质版会消失吗——或者说平面媒体放弃纸质版的趋势会成为主流吗?

“今年估计又会死掉一批纸媒。”近日一位同行对我感慨到。无独有偶,在今日头条对于一百多位媒体从业者的调查中,同样有超过六成的人认为,“纸媒”消失已经成了主流。

《财经》杂志执行主编靳丽萍持有同样的观点,她表示尽管自己供职的媒体仍在作着“纸媒”这样的事情,但她认为纸质版最终会消失,因为传统纸媒的收入主要依靠广告,目前的商业模式已经无法支撑发行等成本。在她看来,纸质作为一种传播介质,最终肯定会消失,“介质是不应该被留恋的”。

但深度的内容不会随着纸质版而消失”,靳丽萍在今日头条关于未来媒体的论坛上这样说。

下一个媒体形态会是什么?

中山大学传媒与设计学院院长张志安认为,未来的媒体生态将由专业媒体、机构媒体以及自媒体三部分组成,而这也确实是目前的媒体组成结构。从属性上则可以分为,国家媒体、商业媒体和非营利性媒体。

在他看来,新的新闻生态系统除了属性的区分之外,还将会有以下三方面的变化,需要投入大量精力的调查报道也并不会消失。

大型企业在变局中获胜:小型或中型媒体无法阻止广告流失,而超大型企业则可以通过多元经营的优势,透过交叉补贴方式来弥补损失。

非营利性新闻业的兴起:基金会或众筹支撑的调查性报道网站或中小型社区网站,扮演着小而美的新角色。

整合评鉴式新闻在强化:在线社群会讨论或扩展主流媒体生产的新闻,主流媒体更加重视UGC内容。

当然,任何时候,媒体内容为王的本质仍然不可被改变。内容决定了媒体的本质,而渠道决定了媒体抵达用户的范围,今日头条想解决的就是未来媒体内容分发的问题。

在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看来,创作与分发分离是媒体未来形态的重要的趋势之一,即媒体专注于内容创作,分发交给几个主要平台去做。在国外,有Facebook、Twitter、Apple,YouTube、甚至Snapchat;在国内,则是“两微一端”(微博、微信和今日头条客户端),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点资讯、即刻、鲜果等资讯分发平台。

“数据比内容创作者本身更知道读者需要什么样的内容”,张一鸣甚至举了AppStore的例子来例证分发的力量,然而这似乎并不完全恰当,因为媒体除了完全成为创作机构之外,需要和读者产生更深层次的互动和连接。

除了上述的一些变化之外,新兴技术的变革也带给了媒体新的想象力,比如那头站在风口上的猪——虚拟现实。从“媒体报道现场”变为“用户就在现场”,当VR技术真正的同新闻产业相结合,那么我们传统意义上的“报道”,势必也将会改变。

媒体+电商,新的盈利模式?

除了探讨媒体未来的形态,我们似乎更有必要探讨一些未来媒体的盈利方式,因为,尽管从平面媒体转战到互联网,广告收入仍是媒体盈利的主要来源之一。

社群经济和电商的方式是一些内容生产者正在进行的尝试,比如罗辑思维罗振宇和今日头条张一鸣。前者社群经济玩的风生水起,并且刚刚开了自己的淘宝店,后者则打算2016年开始为开通头条号的媒体们尝试“电商变现”,具体的做法是:媒体头条号可以在发表文章时插入商品链接及图片,用户可以通过点击链接进入电商平台完成购买。

尽管这是可实现的,但是显然这更适合垂直类、个性化的媒体,比如时尚、美食类媒体等,完全可以利用“网红经济”以及本身就具有的导购属性来进行电商导流。其次,媒体平台背后的电商供应链又是需要思考和完善的一大环节。

和我观点类似的,还有前媒体人高樟资本创始人范卫峰,其专注于投资内容媒体,并且已经投资了12个新媒体项目(范卫峰也是钛媒体作者,他将在今日举行的钛媒体原创节上就“我们如何投资新媒体”这个话题做分享)。

范卫峰认为,此前的媒体电商是传统媒体利用残存的影响力,在部分还没有被互联网覆盖的人群中销售商品。如果说新媒体也是利用同种方式,那么除非找到非常高效低成本的途径。“在各种非常专业的电商都挣扎的情况下,我觉得这条路非常可疑。”他说到,“因此只有个性化和垂直类媒体才能有一丝的可能,这也是未来媒体的趋势。”

那么纯粹做内容报道或深度报道的媒体平台呢,他们有未来吗?“这本身已经是一种个性化的需求了。”《财经》杂志执行主编靳丽萍说。(本文首发钛媒体)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