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长沙:全国品牌餐饮遭遇滑铁卢

来源:搜狐美食 2016-01-25 00:01:00

长沙,黄兴步行街广场,红色的包子店的一楼,外卖窗口,三两个人。我走向二楼,五六十个餐位,只有一对情侣。本来想点一份炒猪肝的我,被这清冷的环境给吓坏了,落荒而逃,这是2016年初某一天的庆丰包子铺。距离它在长沙的开业还不足半年。

就在这间包子铺对面,曾经喧闹一时的汉堡王已经没了踪影,换了招牌也是在2015年。

时间拉长一点,探鱼在长沙遇冷;俏江南艰难地在悦方广场挣扎。声明在外的杭州绿茶在长沙悄无声息……北京的、杭州的、上海的品牌餐饮在长沙,仿佛一阵风,风吹过后,连羽毛也没有留下。

长沙,这座有着700多万人口的中部第二城,成了全国品牌餐饮的滑铁卢。这仅仅是表象,还是背后藏着什么玄机。幸福的家庭各有各的相似,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同。俄国文学大师托尔斯泰老爷子的话,放到餐饮领域,依旧是不二的圣经。假如放到长沙餐饮,就更让人长长感慨了。就让我们按照托尔斯泰的句子,来分析全国性的餐饮品牌为何折戟长沙八。

1、长沙餐饮商业环境糟糕?

早有人声称,长沙营商环境不妙,餐饮领域大规模的学习和模仿以及并不脸红,让这座城市的餐饮经营异常激烈。但竞争激烈而白刃战本就是商业争夺的不二法则,并不算糟糕。可以本土餐饮企业的大佬们十几年来座次并没有什么变化,难道他们有着不可告人的机密么?恐怕并没有,就政府对餐饮企业的扶持而言,长沙并不比全国许多餐饮先进城市强多少。当然,税收政策和别的商业的隐蔽法则也许还发挥者不可告人的作用,但那并不在本文所要探讨的范围之内了。

风雨之外,国王的土地;风雨之内,是餐饮大厦所要探讨的内部问题。

2、我生君已老:绿茶等错失良机

餐饮进入一座城市,品牌固然重要,但时机更为重要。有名的杭州餐饮绿茶,在2014年进入长沙,然而几乎并没造成什么影响,无论在食客的口碑还是餐饮业内部。原因何在,绿茶这样的快时尚餐饮模式,早就被长沙城本土的餐饮企业习得了,以食在不一样为首的长沙快时尚餐饮军团早在2012年就开始攻城略地,到了2014年,已经建立了稳固的本土势力范围,

而好新好奇的长沙食客,也已经将这种等位排队,便宜就餐,环境时尚的餐厅视为寻常。在这样的背景下,再以快时尚品牌餐饮的噱头进入,无异于自取灭亡。何则?锣鼓喧天,长沙食客一看,不过尔尔。品牌的影响力自然大打折扣。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错过了那个村,再来跟这个姑娘下聘礼,对不起,您品牌辐射力再强,也请再见。这也是为什么外婆家餐饮的考擦团队多次来长沙,而终于没有落子的原因。外婆家是聪明的。聪明人的是懂得选择正确的时间做事情。

3、探鱼:别拿鸡蛋碰长沙的石头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那是孟老夫子的名言。在长沙,这名言要改一改。长沙人,是,鱼,我所欲也。别的,别问了,鱼,我欲望之第一。鱼是湘菜的重镇,也是湘菜王冠上的明珠。

探鱼,深圳诞生的全国性品牌,在长沙核心的乐和城扎根。然而,小火一阵,就鸦雀无声了。人们追问,why!

前面说了,鱼是湘菜的重镇。湖南是鱼米之乡,米之外,湖南人最爱的恐怕是鱼了。湘菜的剁椒鱼头,水煮活鱼,香煎刁子鱼等等,无一不是本土久经考验的湘菜的忠诚战士。跟这些战士过招,探鱼太嫩了。仅仅靠着品牌的强大影响力,是无法征服所有人,尤其是对于鱼的味道有着深切了解和迷恋的长沙人。所以,探鱼,只好过把瘾咯!

在此,秦少油美食小报温馨提示外来强势餐饮品牌:甭拿鸡蛋碰湘菜中的石头级产品。

4、下车伊始:选对好地方

俏江南,现在在全国都是奇怪的代名词。但它意气风发进驻长沙的2012年,是神州的一枝花。那时候,全国性的影响掩盖了它在长沙的一些不足。那时的俏江南是骄傲的,它直接扎根长沙饮食最重要的区域——坡子街,希望在湖南饮食造成一个冲击波。

但是坡子街是美食重镇,却不是所有餐饮都能落脚的地方。俏江南选择的悦方idmall,更是并不利于这样的中餐品牌。以后内部的人事纷争阻挠着它,天生的选址不利,和川菜与湘菜的相似等问题,影响着长沙人对俏江南的兴趣。

现在,如同少年闻名的方仲永一样,俏江南在长沙已经泯然众人矣!

本小报温馨提示:选址,无论是怎样的品牌,都不要逞强,要深刻认识您准备进驻的城市,否则,地段会毁了您。

5、别尽忽悠:得来点干货

这些年,品牌中心主义风靡餐饮圈,造就了许多名不副实的味道不佳的全国性品牌,这些品牌,来了,就要脱下皇帝的新装。文章开头说的庆丰包子铺,可就是这么一家。在京城,这位爷也不算味道很好的。借着今帝的垂怜,忽然飞上枝头变凤凰,就真以为自己是凤凰了。结果呢!连长沙本土的德园包子都干不过。怎么办,只好门前冷落车马稀了。

要真味道好,其实长沙也提供无限机会。鼎泰丰包子,可不就在长沙扎下根了吗。当然,未来怎样,还得观察。

长沙,和全国许多城市一样,也符合这个国家的野蛮精神——欺善怕强。德庄、小天鹅等火锅品牌,到了长沙,本来大摇大摆。结果潭王府火锅。温鼎火锅硬是给了他们许多颜色看看。味道不能占据绝对优势,只好一阵风,不留多少痕迹。而凭借管理、出品和服务等强悍实力的海底捞,在你长沙黄兴步行街,虽然不是横扫天下,起码也财大气粗一把,端了潭王府火锅的一处堡垒。长沙人或许会为一些新潮的饮食风格所迷惑一阵,但绝不会永久为其所迷蒙,毕竟湖湘文化有极其务实的一面。这也是为什么风靡全国的水货,会最先在其大本营为长沙食客所遗弃。

so,真的要进驻,或者长沙人真的想引进的外地品牌,别光靠品牌来晃眼。什么亚洲土地等等,全晃,结果呢,hold不住全场,持续不了几个月的。长沙肯给新生餐饮以支持,但需是有真本事的,如王品台塑牛排之类的。

6、大江东去:品牌准备不足不能怪长沙

我自己很喜欢的汉堡王,大概是2014年低调在长沙黄兴广场附近开业,不过一年,就关门了。我很难过,很伤心,因为与麦当劳肯德基相比,我更爱汉堡王的高冷。但是汉堡王显然准备不足,它的品牌在长沙并不具备很高的知名度。他没有什么活动,他和本土很强的合伙人合作,他没有和传媒建立很密切的联系,他的选址也有些歪了……甚至在他们的总部,他们对于中国大战略也有些模糊。总而言之,他没有准备好,就来长沙了。那么,来了,就意味着很快要走了。

但,这,并不能怪长沙。这样的餐饮品牌也还有不少,秦少油美食小报所要提醒的是一句故训,没那个金刚钻别揽那个瓷器活。在餐饮竞争日益激烈的时代背景下,长沙这样的二三线城市也并非某些品牌餐饮随意练兵、试水并捞钱的福地了。

所以写这样的文章,并不表示,长沙是一座饮食上的铁门之城,封闭,保守,拒绝外来和新生势力。恰恰相反,是那些败走长沙的品牌餐饮企业,并不了解这座城市。我本不为世人弃,世人弃我因为作。长沙人爱吹策,但饮食上,他们迷恋某些味道,热衷于相互学习,有时候又务实得有些吓人。长沙出过许多大人物,本地亦有不少膜拜大人物的群氓,但长沙人开策大人物的本事,也能如成都龙门阵一样滔滔不绝。于是,大的有立足的可能,被消解和结构的可能性仿佛更大。但留在这座城市的黄兴、蔡锷、曾国藩们,有着永久的丰碑。

一面是屏障般的岳麓山,一面是沟通四海的浩浩湘江,长沙这座城,欢迎那些敢为人先的全国性的餐饮企业,但也为那些稀松大意的品牌餐饮预备了滑铁卢的盛宴。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