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士时尚杂志的敌人越来越多,再听说谁转型可别惊讶

来源:网易新闻移动 2015-12-21 14:43:00

男士时装杂志面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了。是的,不仅仅是纸媒没落之类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这个市场上能满足同类信息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近几个月内,Details杂志被关闭,GQ杂志大幅裁员,GQStyle更换主编谋求转型,赫斯特公司在Snapchat上开设了一个叫做 Sweet的生活方式类账号,用以发布原创的男士生活方式内容。

就像 Gap,J.Crew和UrbanOutfitters等服装品牌所处的困境一样,男士时装杂志也处于一个不尴不尬的境地,以往,他们报道最新的潮流趋势、时髦男士的生活方式和一些花费大量心血写成的特写报道。但是这样的信息还是和“关心良好生活方式的男性读者”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最起码,没有人会把自己代入到那些时装大片里去。那些画面都有点太时髦了。

另一方面,许多严肃的媒体,比如《纽约时报》在今年4月首次有了MEN'S STYLE栏目,《华尔街日报》正在覆盖那些明显属于小众趋势的男装搭配,比如“90年代滑板风”等等,还有一些互联网媒体,诸如 Mashable,BusinessofFashion和Quartz,也在覆盖男士时尚的内容,比如“方头鞋款可以被扔掉啦”,或者“HelmutLang在男装时尚领域依旧影响巨大”。这些实用信息,原本都是GQ这样的杂志提供的。

还有一个必须交代的背景是,男装相比女装来说本身变化并不是很多,100年前的剪裁到现在的改变微乎其微,连新开发的种类也很少。虽然男士时尚杂志和女士的一样,同为时尚产业链上的一环,但是它更讲究实用性,也会更呼应男性对深度和自我修养的需求。

其实在三年前,直男们公开在网络上讨论服装搭配这件事本身就不可想象,当时《纽约时报》发布了一篇叫做《StraightTalk:ANewBreedofFashionBloggers》的文章,是的,它称之为“NewBreed”,以区别于以往看上去不那么直男的时尚博主。

后来,时装博主变成了常态。

看看那些街拍的常客们,创建了 HowtoTalktoGirlsatParties的 LawrenceSchlossman,曾在 NeimanMarcus,JCPenney和GILT任职的NickWooster, Details的时尚编辑 EugeneTong,Bloomingdale 的前时装总监 JoshPeskowitz,他们的穿衣搭配吸引了一大群的粉丝,还能和品牌合作推出具有强烈个人风格的单品。

本来,男人如果要谈论如何购买西装、包袋和靴子,并不喜欢被人品头论足,他们很多都在一些极为小众的论坛里解决了。他们关注的话题更为技术导向,比如牛仔裤布料的盎司数,拉链品牌以及衬衫棉布的支数。

对于一些年轻的消费者,一些潮流品牌的Lookbook往往是不错的参考。比如 ABathingApe、Supreme、Stüssy,以及一些潮流运动鞋的博客。

在instagram时代,时装品牌商们也只需要在社交网络上有足够的露出,使用各种不同的花样去做营销,就能让消费者们获取到信息。“或者在传统的媒介里(指的是《纽约时报》之流)里获得更深入的信息”,NickWooster曾经这样说过。

当然了,Instagram上的博主们也在更替着。他们拥有成百万的粉丝群,在社交网络上所做的远远超过了“看上去很酷”或者“穿上品牌赞助的服饰拍美美的照片”,更多的是,教会粉丝们如何把这些那些东西以更好的方式穿在一起。

消费的发展在当下比任何时候都要快,时尚搭配杂志也一样。这可能是一种洗牌,当社交网络能够提供更庞杂(甚至更个性化)的信息,时尚杂志必须要有所回应。

这样你就能理解GQStyle的转型了。“未来的GQStyle将变成一本高端咖啡店读物,发刊频率也将从一年两本加快到一季度一本,之后会做一些设计师和品牌的长篇报道,并希望展示一代人的生活方式,主题将超越时尚,还将包括流行音乐、设计、艺术等。”

我们也报道过FantasticMan这样的杂志如何经营内容,让自己不可取代。其实时尚杂志最优越的资源是一个社交网络:编辑知道去哪里能找到在优雅或者出挑的生活方式上有话语权的人。这个网络,或者类似的专业嗅觉,依然是很多新兴参与者办不到的事情。

如果你打开这篇文章并且看到了这里,你会觉得自己最看好什么样的信息提供者呢?

本文来源:好奇心日报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