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敏:如何用互联网教育防止贫困代际相传

来源:搜狐教育 2015-12-21 15:44:00

编者按:12月19日,"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第二届(2016)年会"在北京举行。搜狐教育独家网络媒体支持本次大会。

在活动上,经济学家、国务院参事室参事汤敏先生进行了主题发言,他称要防止教贫困代际相,从教育上来说要把教育的质量问题放到更重要的地位上来,而其中的关键是通过互联网、慕课等手段来实现。

汤敏(资料图)

搜狐教育独家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今天我想从互联网教育的角度谈谈怎么解决精准扶贫的问题。大家知道十三五最大的一块硬骨头就是要在十三五末解决我们7000万贫困家庭或者绝对贫困这些人的脱贫问题,而在脱贫里头其中一个指标就是我们要做到防止贫困代际相传。这是习总书记反复提到的,在我们脱贫的过程中,一定要防止贫困的代际相传。什么叫代际相传呢?也就是说他这一代贫困,他下一代还贫困。

现在我们在精准扶贫里头教育部门都做了很多的努力,都有很多的计划。但是这些计划都在硬件上下功夫。比如说我们给贫困家庭的孩子保证他要上学,要动员他上学,不准他辍学。比如说我们给每个贫困孩子,给他几百块钱补助,让他能够上学上好。比如我们能够在贫困地区让每个孩子有一个桌椅,有一张床,这些都没问题,都是应该做的。但是我们想一想,做了这些,就能保证贫困不传代吗?贫困为什么会代际相传?不完全因为硬件问题,不因为课桌不够,教室漏雨,这种情况很少了。贫困会代际相传,是因为教育质量的问题,即使你给了他有一个初中文凭,他还是最底层的那个,还是未来相对贫困的人口。目前我们用于解决精准扶贫,用现有的教育措施,可能都不能防止贫困传代的问题。

有办法呢?这就要把教育的质量问题放到更重要的地位上来,不仅是硬件,关键是怎么样来解决贫困地区学校的教育质量问题。因为贫困地区的教育质量,主要是教师的问题,而好的教师非常难在贫困地区长期的待下去。而这种办法用传统的方式,是解决不了的,但是有了互联网,有了我们的教育创新,现在已经变得有可能了。这里头就是怎么样通过互联网,通过刚才我们说的慕课的方式,把它用到贫困地区去。

然而目前互联网在教育里广泛的运用,很可能会造成贫困的地区更贫困,教育质量更差。因为我们现在互联网教育、慕课等带来的马太效应是非常明显。现在城市的孩子,特别是城市那些重点学校的孩子他们在互联网上,在互联网教育上,在更好的教育质量上,他们是得天独厚。现在每年互联网公司要投上千亿人民币,做了各种各样美轮美奂的,而且体验非常好的教育软件。我们好的学校都在用,而这些对我们贫困地区来说可能到了初中才有可能到计算机室,一个星期能上一个小时的课。当我们城市的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在手机上,就在IPAD上学习的时候,我们想想五年十年以后,当这些农村贫困地区的农村孩子到社会上以后,他们又是这个社会里最底层,对互联网最不熟悉的一群人。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其实很多的国家已经有了很多的经验。比如说电子书包。所谓电子书包就是每个学生都发一台平板电脑,学生可以在平板电脑上学习。有了平板电脑,你是北京的学校还是山区的学校,在平板上不同内容的话,他们学习的成绩完全不一样。现在比我们穷的多的国家,全世界50个国家已经普及了平板电脑,就是所谓的电子书包。这里头包括泰国、牙买加、巴西,包括印度,印度都是几百万台的拿。而我们现在这些还仅在城市里个别的学校,我们农村学校离的更远了。这一点是我们一定要在下一步怎么样解决的问题。

我提出的办法就是让教育信息化率先在贫困地区先推开,刚才我们说了,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如果让贫困地区先推开互联网教育的方式,慕课的方式,起码来说让他们能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有没有可能呢?其实有可能,我所在的友成基金会一直在实验,三年前我们就开始实验,怎么样把人大附中的课直接上到乡村学校去。

现在这个模式已经引起了中央高层的重视。最近中央首长专门有批示,这种模式应该推广。广西省现在已经定下来,专门拿出三百万人民币,专门在两个南片和北片,把整个全省分成南片和北片,南片七个地市,北片七个地市,北片由广西师范大学负责,去把桂林最好的学校,小学、中学,把他们的课拍下来,也把它送到农村去。在南片,在广西南宁由广西师范学院负责,把南宁最好的中学、小学的课程拍下来,也把它送到最贫困的地区,一次性全覆盖,把全省每个县都要开始有试点学校,等实验好了以后,就大规模推广。这种模式不但能够使学生受益,更重要的是教师受益。农村学校的教师跟着全省全国最好的学校老师天天培训,课课培训,经过两三年,我们实验证明,经过两三年以后,这些老师就可以独立的,很好的,而且完全全新的教学模式来教。

我们现在还在实验最基层的最差的村小和教学点,全国还有6万个村小教学点,那一个地方可能就是三个班,甚至就是一个班,就有一个老师,一二三年级学生都有,一个老师语文数学全得他一个人上,他怎么可能上好?而且那些老师年纪都很大了。我们现在在实验,如果像这样的村小里头发一个平板电脑,把小学一二三年级的课程,把老师的讲课,把这些都装进去,学生直接在平板电脑上学,那个老师经过一些培训,他以指导为主。这样能不能较快提高这些学生的学习水平。

很有意思,我们在河北滦平一个村小实验,学生比老师学的还快,我们如果能够更大规模的来推广这种实验,如果像50个国家普及平板电脑还没那么多钱的话,能不能在最薄弱的村小和教学点先用这种平板电脑和电子书包。电子书包最便宜的六百人民币一台,现在发的免费课本就得两三本,我们不发免费课本,发一个平板电脑给他,但是学习效果完全不一样。

我们还在实验小学的音乐、美术这些课,这些是特别需要的课,但是相当多的乡村学校没有音乐老师,没有美术老师。现在我们组织了一批艺术家,包括我们很多城市的音乐老师、美术老师,把他用慕课的方式拍下来,直接用这种远程的方式送到下面去。不但音乐、美术课,包括课外活动一小时,学生们的课外活动,这些也都可以用慕课的方式推下去。应该率先把互联网的优质教育资源发到最薄弱的地方去,城市的我们可以慢一点,或者用市场的方式来做,但是我们对下面的首先要做到雪中送炭。我们只有五年时间了,因为到2020年要全部脱贫,只有五年时间了,所以紧迫感非常强。

现在只是很小规模的来实验,怎么样能更大规模推广?我们需要政府、企业和社会机构一起来合作。我准备号召成立几个联盟,比如说贫困地区村小教学点推广电子书包联盟,我们把做课的这些企业,把做电子书包的这些企业,把当地的政府都动员起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更大范围的来推广来实验。企业正在投资,已经做出来了,对他们来说这些软件已经做出来了,贫困地区永远不会是他的客户,把它捐献出来,他们是愿意的。电子书包做的好的话,国家更大规模的来采购,他们也开始愿意做这个实验。我们现在要用全新的模式,全新的方式,用所谓的PPP的方式,由政府和民间大家合起来一起推广的方式,让互联网+,让最新的教育创新能够率先惠及到咱们最贫困的地区。这样的话,我们中国在创新方面就可能能够走出我们自己一条路来。谢谢大家!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