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重译《飞鸟集》被指不雅

来源:社会焦点 2015-12-21 23:50:59

今年7月,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冯唐重译的《飞鸟集》。然而,无论是网友还是专家点评中,这本书均恶评如潮。记者在豆瓣看到,《飞鸟集》冯唐译本得分仅4.3分,而流传最广的郑振铎译本则高达9.1分。

冯唐,原名张海鹏,笔名取自《史记》著名典故“冯唐易老”,与那位至90多岁都难以施展抱负的西汉大臣相比,青年作家冯唐显然春风得意。协和医科大学临床医学博士、留学美国,华润医疗集团前ceo,他的写作被广泛关注。今年夏天,改编于他同名小说的电影《万物生长》上映后票房火爆,6天就破亿。

这一次,冯唐翻译的泰戈尔比《万物生长》还火爆。《飞鸟集》这本经典诗集,郑振铎、徐翰林等很多人都翻译过,但没有哪个人的译本能够惹出这样的“大麻烦”。

“不雅”词句充满冯译本

在中国读者中,泰戈尔的诗歌流传最广的是《飞鸟集》。《飞鸟集》中文译本颇多,有郑振铎、陆晋德、吴岩、徐翰林、白开元、卓如真等。其中,最著名的译本公认为出自郑振铎。

记者了解到冯唐译本出台始末:早在2014年8月7日,冯唐就在个人微博上发表了要翻译《飞鸟集》的计划。翻译这本诗集缘于负责出版冯唐简体中文书的编辑孙雪静的邀请,所给的翻译费是业内最高水平。

郑振铎译本以优美动人著称,而同一首诗在冯唐的翻译之下,不少读者认为“鄙俗怪诞”。如同样一首诗,郑振铎译文为:“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瀚的面具揭下了。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而冯唐译文则为:“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开裤裆,绵长如舌吻,纤细如诗行。”另一首诗,郑译为:“大地借助于绿草,显出她自己的殷勤好客。”而冯唐译本为:“有了绿草,大地变得挺骚。”

冯唐称:押韵是诗人最厉害的武器

在翻译完《飞鸟集》之后,冯唐写了一篇长文,解释了自己的翻译理念:“泰戈尔的英文翻译是不押韵的,郑振铎的汉语翻译是不押韵的,无论英文还是中文都更像剥到骨髓的散文。我固执地认为,诗应该押韵。在寻找押韵的过程中,我越来越坚信,押韵是诗人最厉害的武器。”

至于强烈的“个人风格”,冯唐则表示:“我也想把个人特色在翻译中体现出来。如果说是很朴实很扎实地忠实翻译原文,诗意递减的版本之前已经有了。如果只是重复,就没什么意思。”

读者吐槽:对泰戈尔的亵渎

过于强烈的个人风格引起众多读者吐槽。有批评者认为“不雅”既是冯唐作品一贯的风格,也是其翻译作品最大的问题。还有评论称其译本是对泰戈尔的“亵渎”。

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李兆忠接受媒体采访时则坦言:“其实诗歌的翻译是所有翻译中最难的。比如泰戈尔,他的作品唯美而浪漫,翻译这样的作品,最好要有对路子的译者。外文好之外,首先最好是一位诗人,而且这个诗人的风格和泰戈尔应该有所共通,这样译作才有可能深入到原作的灵魂之中,才有可能把原作的神韵重现出来。”

杨菁菁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