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找寻被拐儿子25年 丈夫因寻子患抑郁症自杀

来源:光明网文化 2016-02-22 06:10:00

想起儿子,张雪霞不禁眼泛泪光。

张雪霞的事受到社会的关注。

找儿子的线索都被记录在一个小本子上。

张雪霞在安溪一处人口密集地发放卡片。

张雪霞看到走进来的廖某良时,尴尬地和房里的其他人一起笑了。别人说廖某良已经38岁了,她还是不放心,看了看廖某良的左手手背。她满心期待的一颗小黑痣没有出现。

“不好意思,他真的不是我儿子”,张雪霞抱歉地笑着说。

1991年12月29日,张雪霞3岁的儿子在贵州省都匀市的匀城电影院前玩雪时被人贩子抱走,夫妇俩奔波于福建、广东、广西、云南、北京等9个省市寻找。丈夫因思念儿子患抑郁症,在2006年大年初三跳楼自杀。张雪霞始终没有放弃,至今已找了25个年头,但仍然没有结果。

她说,自己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会放弃。

希望升起后又落下

张雪霞51岁了,贵州都匀市人。

今年1月23日凌晨,她坐了30个小时火车到了福州,又去了安溪县、泉州、莆田、长乐等地,寻找她的儿子。

她给自己家附近拍了很多照片,放在她写的寻子文章中,通过各种网络平台转发,“想让孩子看到能想起小时候的事儿”。

张雪霞走在街上会在胸前挂一个绿色的牌子,上面有“寻找儿子宋彦智”几个大字,和一个男孩的照片,这是宋彦智3岁的照片。上面还有她的微信二维码,“敬请爱心随手拍照并转发朋友圈,为被拐卖的孩子点一盏心灯,照亮他们回家的路!感恩!”

她走过火车站、汽车站、红绿灯路口,和人流涌动的大街,将写有寻子信息的卡片递给路人,请他们帮忙传递信息。卡片上写着宋彦智的特征:左手背外侧接近手腕骨1厘米处有颗小黑痣,右屁股上有一条飞燕状的浅咖色胎记,左前胸有一颗浅咖色胎记……

此次来福建,截至2月20日,她已发了近万张寻子卡片。她想让宋彦智或他身边的朋友知道,宋彦智的妈妈在找他。

这是她根据线索第二次来福建,此前她丈夫也已来过三次,都没找到儿子。

她说,根据当年在都匀被抓的一名人贩子提供的线索,她的儿子可能被卖到安溪县龙门镇后坂村附近。今年大年初二中午,她和其他寻子父母又到后坂村发放卡片,遇到一对祭祖村民,举着写有“廖”字的灯笼。她拍了照片,回到泉州后仔细观察照片中的人,其中一名男青年与她儿子长得很像。

2月20日,她来到后坂村村主任家。村主任称旁边的善益村都是廖姓。她又到善益村询问,村支书证实照片中的祭祖物品是他们村的,可那人或许是新厅村的。张雪霞又来到新厅村,却被告知照片中的人是上苑村的。最终,上苑村村主任找来了村文书,认出那人叫廖某良。但他们断定这不是张雪霞的儿子,因为廖某良已38岁了。

她还是不放心,直到廖某良进门,她尴尬地和众人一起笑了,确实不像。她查看了廖某良的左手背,没发现黑痣或疤痕,“不好意思,真的找错了”,张雪霞抱歉地笑了。

这不是张雪霞第一次认错人。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