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理论研究应少些故弄玄虚 避免盲目盲从

来源:人民网军事 2016-02-25 10:44:00

这些年,经常遇到“基于……”的阐述与高论。对于推进军队建设和军事斗争准备,有人说应“基于威胁”,有人说应“基于能力”,还有人说应“基于任务”“基于效果”,甚至有人把这些归结为“基于头脑”。对于这种争论,笔者想说的是,就如同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无聊、无趣。

毫无疑问,基于什么是有区别的。基于威胁,就是“狼来了”,为打狼而建设军队;基于能力,就是未来打仗需要什么能力,今天就建设什么能力;基于效果,就是军队建设的着眼点,不仅要确保打赢,而且要确保以最小的代价打赢,即应把经济账纳入到建设和打仗之中。至于基于任务,那就是人们常说的需求牵引、任务牵引。

面对如此诸多的“基于”表达,谁能准确地告诉人们,哪一个基于是最重要的,又有哪一个是最可有可无的?事实上谁都清楚,军队打胜仗往往都是全面评估、综合考量、系统准备的结果。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没有人会置现实威胁于不顾,更没有人不把提高未来打赢能力作为头等大事。

克劳塞维茨说过:“被无数次运用过的迂回运动,在这里被称赞为最杰出的天才的表现,在那里被称赞为最透彻的洞察力的表现,甚至说是最渊博的知识的表现,难道还有比这更无聊的怪论吗?”在克氏眼里,迂回战,本来就是战争中人们最常用的一种战术行动,只不过有用得巧与用得拙之分,没有必要把它捧到天上。同样,对于应对威胁、对于着眼任务、对于提高能力、对于确保效果等,过去军队就是这么要求也是这么做的,只不过前面少了“基于”二字而已,没有必要像发现新大陆似地大吹大擂。

有人指出,我军的理论文章似已形成了一个“三段论”的怪圈:第一段是研究背景,先说美军在做什么;第二段说我军也需要这种理论;第三段讲我们有基础,也可以做。等美军通过实践又提出新的认识的时候,又觉得是个发展方向,再来一个新的“三段论”。此言不虚,从“基于威胁”到“基于能力”再到“基于效果”,我们都能发现这方面的痕迹。其实,美军的军事理论也存有不少研究误区,其成果也有许多并不令人满意的地方。关于这一点,美国防务专家戴维斯就曾说过:“在防务审查中,人们最关心的是打几场仗、在什么地方打,美国准备用多少部队去打。这是个错误的问题,或者说,这只是正确问题的一部分。正确的问题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即美国国防部怎样在一个变革的时代里,通过最适当的过程建立起防务态势,以达成美国的战略目标。”

伴随着当今我军从大军区体制到大战区的跨越,全军上下必将迎来聚焦于研究军事、研究战争、研究打仗新的历史时期。而在诸多万事开头的当务之急中,首要问题是应改造我们的研究,防止发生逻辑错误。如果脑筋问题还没有转过弯来,就匆忙转动四肢;思路问题还没有搞清醒,就急于寻找答案;顶层问题还没有弄明白,就深入探讨各种细节,到头来还会陷入类似“基于”这样的盲目、盲从、盲乱之中。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