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十项改革试点公布 点名2企业试点国资运营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6-02-26 06:54:00

2月25日,国企“十项改革试点”落实计划公布。这十项试点都是对国企改革顶层设计方案的落实,其中混改、员工持股和央企重组将是推进难度较大的三项试点。十项改革中点名两家公司,试点国资运营。此外,国资委还提出了2016年的九项重点任务。其中,转变国资监管职能,建立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也与国资委自身改革息息相关。

国企改革进入落实年,改革从四项改革试点进入到十项改革试点阶段。

2月25日,国务院国资委、国家发改委、人社部联合召开发布会,披露国企“十项改革试点”落实计划。国资委副主任张喜武在会上表示,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研究决定开展“十项改革试点”。

这十项改革包括落实董事会职权试点、市场化选聘经营管理者试点、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试点、企业薪酬分配差异化改革试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央企兼并重组试点、七大重要领域混合所有制试点、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试点、国企信息公开工作试点和关于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试点。

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国资改革分析人士认为,试点范围的扩大,得益于去年出台的一系列国企改革顶层设计文件。这十项试点都是对国企改革顶层设计方案的落实,其中混改、员工持股和央企重组将是推进难度较大的三项试点。

下半年启动混改试点

早在2014年7月,国资委就宣布启动包含中粮、国开投、国药、新兴际华等六家企业在内的四项改革试点,试点内容包括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混合所有制试点选聘业绩考核和薪酬管理试点以及派驻纪检组试点。

而从此次十项改革试点来看,董事会职权、市场化选聘与职业经理人制度与建设现代企业制度息息相关,而混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等内容,又与国资管理体制相关。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去年公布了多项国企改革顶层设计文件,在文件的实施中需要解决一系列难点和问题,十项改革试点正是往这些方向去努力。

十项改革中,在外界最为关注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方面,此次提出了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国有资本相对集中的领域,今年上半年国资委将确定首批试点企业,下半年正式启动试点。这也与去年9月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鹤在发改委召开的专题会议所提出的混改领域相一致。

在混合所有制企业中,国资委今年将在中央企业层面选择10户子企业,同时指导各省市分别选择10户企业开展员工持股试点。张喜武表示,主要是探索在什么样的企业实行员工持股,以什么样的方式实行员工持股,员工怎样转股退股等,确保员工持股公开透明,防止利益输送。

关于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国资委2016年将选择3-5户企业开展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推进诚通集团、国新公司改组为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工作。

而对市场颇为关心的央企兼并重组问题,国资委提出,下一步将探索更多、更有效的途径和方式,坚持成熟一户、推进一户,积极稳妥做好中央企业兼并重组。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关系司巡视员茹英杰称,在工业企业改革处理僵尸企业方面已经做了预案和分析,总的看不会出现下岗潮和失业潮,国家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

点名两家试点企业

诚通集团和国新公司,也是十项改革中唯一被“点名”的两家公司。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成立于2010年的国新公司,本身定位就是一家国有资产经营与管理公司。按照其官方网站的说明,国新公司的主要任务是持有国资委划入国新公司的有关中央企业的国有产权并履行出资人职责,配合国资委推进中央企业重组;接收、整合中央企业整体上市后存续企业资产及其他非主业资产,配合中央企业提高主业竞争力;参与中央企业上市、非上市股份制改革;对战略性新兴产业以及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其他产业进行辅助性投资等。

国新集团总经理莫德旺在2016年度工作会议上提出,国新集团2016年的重点工作之一,就是全面推进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工作,要在有效发挥促进中央企业改革发展功能上发力,在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中央企业金融服务平台设立上也要加快。

而另一家公司诚通集团,其中主营业务则包括了资产经营管理等在内。

财政部财科所公共资产研究中心主任文宗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两家公司此前都具有相关的基础,由于投资运营公司具体实施办法还没有出台,因此可以采取符合条件的央企改组,但仍应该尝试新设两类公司。

而混改则是此次试点的一大亮点,文宗瑜称,以前不对民资开放的领域,现在则明确要求开放。不过,他也指出,这七大领域中,相当一部分行业利润在2014年后急转直下,并且一些国企存在流动性问题,因此,民企参与的意愿还是未知数,应注意发挥市场化作用。

国资委自身如何改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新闻通气会上,国资委还提出了2016年的九项重点任务。包括基本完成国企改革顶层设计;深入推进“十项改革试点”,在改革重点难点问题上尽快形成突破;以管资本为主推进国资监管机构职能转变,建立国有资产出资人监管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分类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加大公司制股份制改革力度;推进董事会建设;推动中央企业重组调整;强化国有资产监督,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和坚持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

其中,转变国资监管职能,建立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也与国资委自身如何改革息息相关。

文宗瑜认为,国资委涉及到职能转变的问题,需要明确界定哪些职能属于国资委,哪些职能是市场。他指出,近年来清单有被滥用的趋势,关于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在制定中应当避免流于形式。

国资委研究中心咨询部部长张春晓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国资委从原来管资产和管人管事相结合,到以管资本为主强化国资监管,职能肯定要发生变化,行政色彩越来越淡,市场化越来越强。国资委的部门、职能和运营方式,会随着政策的调整及时跟进,更多地凸显出资人职能和管资本、对国有资本的监督和管理。

多位分析人士认为,目前最重要的仍然是市场开放,在国企改革中要让市场发挥作用,避免停滞不前的现象。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夏旭田刘东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