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太尔业绩承诺未达标 25亿募资再遭质疑

来源:网易财经股票 2016-03-12 09:59:00

3月11日,斯太尔(000760.SZ)公告表示,近日公司全资子公司斯太尔动力(常州)发动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州斯太尔”)收到了江苏省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单位保密资格审查认证委员会发的《关于批准斯太尔动力(常州)发动机有限公司为三级保密资格单位的通知》,批准常州斯太尔具备三级军工保密资格,并报请国家认证委列入三级保密资格单位名录,有效期自江苏省军工保密资格认证委审批通过之日起五年内有效。

2014年,斯太尔的前身博盈投资顺利将斯太尔柴油发动机相关技术收入囊中。相关转让方在获得高额投资收益的同时,亦做出了高额利润承诺。然而投资者等来的却是大幅亏损,按照业绩补偿承诺,2014~2016年期间,斯太尔承诺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3亿元、3.4亿元和6.1亿元。

然而,斯太尔2014年业绩远未达标,2015年的业绩快报显示,斯太尔亏损1.9亿元,实际经营情况为何与业绩承诺会出现如此大的差异?

《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对斯太尔常州生产基地实地调查发现,生产基地并无产品生产迹象,斯太尔所属的两个厂房,一个正在内部土建施工,另一个已完成施工,但内部空空如也,既未看见生产线,也未听见任何机器声响。

对此,斯太尔证券事务代表冯永飞对记者表示,一期一段工程还在调试,相关方案还需修改。在此情况下,斯太尔于去年底仍抛出了一份高达25亿元的非公开增发预案,募集资金仍旧用于柴油机相关项目。巧合的是,在上述非公开发行预案中,部分发行对象与“德隆系”控制的德奥通航定增对象“重名”。

常州生产基地未生产?

在最初的收购案中,斯太尔持有的柴油发动机技术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更为重要的是,斯太尔控股方山东英达钢结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达钢构”)承诺收购完成后,当年便可实现2.3亿元的净利润。如今距离收购完成已过去两年,柴油机项目至今未带来任何销售收入。

记者通过对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国家高新区武宜南路377号创新产业园实地调查了解到,目前该产业园有两栋厂房属于斯太尔,分别为二号厂房和四号厂房,其中四号厂房仍处于内部施工阶段,尚无任何设备安装。而二号厂房的三分之一被用于公司办公。剩余未办公的那部分,记者透过窗户查看,也并未看见任何设备,整个厂房空空如也。对此冯永飞对记者表示,目前二号厂房内有一部分一期一段工程处于测试阶段,尚未形成批量生产能力,目前正在对相关方案做调整。对于记者提出去现场的要求,冯永飞表示,由于涉及军工领域,一般人不能进现场,需要公司批准方可进入。

对于目前的经营状况,冯永飞表示公司也在积极调整方案,争取早日形成销售收入,但现阶段,公司的柴油发动机业务并未给公司带来营收,目前供货的发动机仍处于样机测试阶段。

实际上,早在2012年10月份,博盈投资发布的收购预案中,斯太尔已分别与山东鑫亚和成都桐林达成委托生产框架性协议,将M14基础缸体委托成都桐林生产,将M14燃油喷射系统委托山东鑫亚生产。计划M14在2013年4月正式投入小批量生产,确保当年完成两万台产量,用于国际市场以M14发动机为主的销售工作,但此事最终也未成行。

据冯永飞表示,当时公司委托相关厂家代工生产,由于相关生产厂家达不到斯太尔的技术要求,公司取消了上述订单,斯太尔曾在2014年一季报显示,因SteyrMotors(EU)产品技术含量较高,对各组装零部件加工精度及自动化批量组装生产线要求很高。在国产化深入推进的过程中,公司管理层认为原国产化计划对上述问题的准备有所不足,国内部分代工企业现有的技术水平及设备性能,能满足小批量生产条件的质量保证,但无法保证大规模量产的品质要求。

不过对于冯永飞的说法,代工厂家并不认同,冯永飞提到的代工厂天锡汽车部件集团(成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双方合作失败并非由于技术原因,当时斯太尔准备在成都设厂,但最终未能成行,截止到2015年上半年,由于上述项目形成的未收回预付款近1亿元。

鉴于上述复杂原因,斯太尔开始在常州投资生产基地,随后斯太尔在2014半年报中预计,2015年5月底前,常州生产基地第一期工程第一段将具备量产4缸和6缸道路发动机、2缸4缸和6缸非道路发动机和4缸船用发动机等产品的量产能力;2014年年报显示,一期一段标准厂房已按照军方标准(地坪承载、恒温、恒湿、微正压等),高质量地改造完成,两条SKD(半散件组装)生产线(M14/M16)也组装完毕,具备了生产、检测、装配的能力,2014年11月,首批M14UI/M16UI样机装机点火成功,实现M14UI零部件87%国产化率,以及M16样机零部件50%国产化率,提前完成了下线任务。为了适应今后批量化的生产需求,目前公司已与国内优质供应商签订了完整的发动机装配生产线(M12/M14/M16)升级建设合同,该生产线2015年第四季度可交付使用,预计形成年产3万台(两班)的生产能力。然而在公司现场,记者并未发现已组装完毕的两条SKD(半散件组装)生产线(M14/M16)。

营收来源成问题

重组完成仅一年多时间之后,2015年12月中旬,斯太尔再次抛出了高达25亿元的非公开增发预案,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募集资金净额拟用于建设柴油发动机项目、柴油发动机关键零部件配套项目、燃油喷射系统项目以及V8/V12大功率发动机研发,相关项目达产后,将为上市公司带来近80亿元的年营收,不过此次非公开发行的认购对象颇受外界质疑。

增发预案显示,本次发行对象为达汇动力、宁波源境、宁波天吉、宁波风清和宁波柏青。斯太尔表示,除达汇动力为目前公司控股股东英达钢构的全资子公司外,其他发行对象与斯太尔均不存在关联关系。值得注意的是,宁波天吉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杭州静如,杭州静如的股东为高为民、蒋旻,自然人李士清为宁波天吉的LP之一,上述三人同样出现在“德隆系”控制的德奥通航(002260.SZ)目前的定增名单之列。

除了上述非公开发行预案,斯太尔在去年向原大股东荆州市恒丰制动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荆州恒丰”)协议转让所持有的湖北车桥63.28%股权和荆州车桥100%股权一事也颇受争议。2015年6月27日,斯太尔发布了《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计划向原大股东荆州恒丰协议转让所持有的湖北车桥63.28%股权和荆州车桥100%股权,合计转让价格为1.72亿元,股权协议转让给荆州恒丰,荆州恒丰支付现金作为转让对价。由于湖北车桥和荆州车桥之前是斯太尔的主要营收来源,斯太尔将上述两家公司股权转让,也就意味着相当于原大股东荆州恒丰将上市公司以净壳的方式卖给了新股东。此前,荆州恒丰通过减持股份套现了近1.5亿元,此番外界质疑转让价格过低,是否存在补偿的成分同样值得关注。

不过上述资产转让并不顺利,深交所去年曾对斯太尔发送了监管函,斯太尔遭到监管问询的原因是由于未按时归还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部分募集资金。而斯太尔表示,由于车桥资产剥离事项进展不顺,直接导致无法按期归还募集资金,目前上述资产转让已顺利完成。

通过上述资产转让,斯太尔彻底将原有业务剥离,不过在资产剥离后,斯太尔国内几乎彻底丧失了营收来源,目前其发动机业务盈利仍遥遥无期,锂电项目也无具体的盈利时间表,精彩的资本运作过后留下的却是“一地鸡毛”。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报责任编辑:冯晓磊_NF4363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