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部队教练员培养:资质要用战场认证

来源:人民网军事 2016-03-17 08:38:00

春寒料峭,太行山下,硝烟弥漫。

武警8640部队组织的一场模拟城市街区对抗演练激战正酣。红方节节推进,突然,原本清剿完毕的阵地上冒出数股蓝方兵力,突如其来的变化使红方措手不及,导致阵脚大乱,战局一举扭转。战后复盘,蓝方指挥员道出“奥妙”:标兵教练员马磊指导他们运用“口袋战术”,将兵力隐藏于下水道、地下室等处,诱敌深入,出奇制胜。

强军兴训,先强教头。武警部队参谋部训练局领导介绍,教练员队伍建设水平直接关系部队军事训练落实质量。抓住了教练员队伍,就牵住了战斗力建设的“牛鼻子”。

战斗先在心中打响

是教为评、教为演,还是教为训、教为战?看起来简单的问题,却曾令武警某部教导队教员王峰思索良久。谈起那场“败走麦城”的经历,他仍记忆犹新——

两年前,为迎接上级战术考核,王峰精心抽调训练尖子,并根据以往经验编好了“脚本”。考核中,部队快速向目标地域集结。不曾想,途中导调组随机改变导调方案,命其机动至某陌生山区。一路“敌人”袭扰不断,“伤亡”人数渐增,未到目的地王峰就成了“俘虏”。考官在考核评语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平时常“演戏”,战时就挨打。

无独有偶。去年,某支队组织教学课比武。为取得优异成绩,中队长程航把示范教案背得一字不差。应考完毕,没想到考官却在他的成绩单上给出了低分。

原来,前段时间目标单位作出调整,中队有两处哨位任务转换,整个处置行动跟示范教案已有较大出入。考官的话发人深省:“作为教练员要因人、因地、因时、因作战任务进行教学组训,生搬硬套的教条主义不可取!”痛定思痛,他结合中队担负任务实际对教案进行了反复修订,终于在今年的考核中被评为优秀。

“仗怎么打,课就怎么教。”武警部队参谋部训练局领导介绍,他们教育引导教练员队伍牢固树立实战理念,认真查找解决单兵战术、射击训练、手榴弹投掷、首长机关战术作业等课目教学组训中的程序化、模式化、教条化、表演化等突出问题,促使教练员心中时刻装着战场,真正实现教为评、教为演向教为训、教为战的转变。

教战必从学战开始

单位射击成绩缘何总达不到优秀?议训会上,武警某团召集教练员对射击教学展开反思。“这不行,那不行,归根到底是教练员的教学能力不行。”该团团长何广勇总结道。

为此,他们通过邀请院校射击专家来队、选送教练员进修培训等方式,对教练员射击教学能力进行强化。通过学习,该团教练员一改往日粗放教学模式,结合力学、生理学、运动学等原理,针对不同枪种特点灵活运用定型训练、五步检查、研讨纠正、实弹检验等方法,对射击各个环节实施精细教学,部队射击水平得到大幅提升。

教学能力决定打仗实力。武警部队参谋部训练局领导介绍,为破解教练员队伍教学组织不规范、教学组训能力不强、教学形式不灵活等瓶颈问题,他们帮助教练员在学中教、在教中练,探索总结出理论教学形象化、体能教学科学化、射击教学精细化、擒敌教学对抗化、勤务教学实案化、战术教学实战化的教学模式,有效升级教练员的“能力引擎”。

记者走进武警河北总队演兵场,一场擒敌对抗训练正在紧张进行。双方特战队员展开动中攻防,招招击“敌”要害。教员邢志杰介绍说,他们借鉴外军先进的搏击格斗理念,融入职业搏击、综合格斗的关节技术和锁控技法,采取动中攻防对抗、条件变化对抗、模拟实战对抗等组训方法,切实达到打得准、踢得狠、摔得重、锁得住。

“岗位连着战位,丰富的岗位实践是提高教练员教学能力的‘磨刀石’。”武警新疆总队阿克苏支队支队长袁小平介绍说,他们注重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强化教练员岗位实践锤炼,以任务牵引提高教学组训能力;按照主官任教、按级任教、专长任教、履责任教的原则,深入开展教学组训研究,进行战法训法创新。

“高度清零,空速清零,测试动力,准备起飞……”记者在武警警种学院教学训练基地看到,随着地面站下达口令,3架不同类型无人机同步升空,按照指令采集画面,并将实时视频数据回传至地面处理中心。

“借力军地资源,拓宽培训渠道。”武警警种学院交通系主任谭翔介绍说,为提高无人机教练员飞行操控、信息采集、数据处理等能力,他们与国家遥感中心、中科院地理所等单位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共建“无人机系统综合验证场与飞控师培训基地”,共享科研资源,合力开展无人机遥感技术在应急救援领域的研究应用。在去年中尼公路跨境救援中,学成归来的教练员田斌带领官兵应用无人机三维建模技术,为道路抢通提供有力数据支撑,大幅提高了救援效率。

资质要用战场认证

作战理论深入浅出,战术动作虎虎生风,战例教学模拟逼真……前不久,经过层层选拔考核,武警江西省总队一支队教员庞龙手捧取得的教练员资格证书,回想起去年遭遇的那次“滑铁卢”——

原来,在去年的教练员达标考评中,庞龙个人军事素质优秀,教学考核也均达标,但所负责的教学课目部队成绩不理想。有人认为庞龙军事素质一直在总队名列前茅,教学考核也总体达标,可以酌情照顾一下。

“考场上我们放过不合格的教练员,战场上敌人不会放过我们的战斗员!”该支队支队长龙凤生的话振聋发聩。经过充分讨论,大家形成一致意见,取消庞龙教练员资格。事后,庞龙变压力为动力,认真学习教学组训知识,并根据战士特点创新授课技巧,有效提高了部队训练成绩,终于在今年的选拔考核中重获“上岗证”。

记者翻看新修订的《武警部队教练员等级考评实施办法》,发现考评教练员不仅有教学法、编写教案、制作课件等教学考核,还将装备器材操作使用、个人年度训练成绩、任教课目评教评学结果、受训对象训练成绩等训练实绩作为重要衡量指标,全面准确反映教练员教学组训能力,实现了由单一考评向综合考评、定性考评向定量考评的转变。

锻造能打胜仗“武教头”,成为武警部队战斗力建设新的增长点。近年来,武警部队一批擅长教学组训的行家里手、精通指挥打仗的优秀人才脱颖而出,创新战法训法80余项,破解制约战斗力提升的短板50余个,部队课目抽考优秀率大幅提高,为有效履行使命任务提供了有力保证。(谢析搏)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