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作家榜白岩松居首 陈坤蔡康永成龙跻身十强

来源:搜狐文化 2016-03-23 08:24:00

卖座也需有猛料:剖析历史、温情励志、书写心灵履历

榜/单/解/析

明星书,已经成为近些年来出版界畅销领域的一道风景线。2014年,第九届作家榜首次推出全新子榜单——“明星作家榜”,首次聚焦明星写作现象和现状。2016年,第十届作家榜再次推出明星作家榜,借此我们可以一窥当下明星出书的现状、潮流走向以及具体特点。

名嘴,书也卖座

嘴皮子溜,笔头功夫也很强

早在20多年前,刘晓庆撰写的《我的自白录——从电影明星到亿万富姐儿》,仅书的标题就拍卖了上百万元。此外,她还写过畅销书《我的路》、《我这八年》,开启明星出书风潮。

如今,明星出书已不是一件新鲜事。2015年,刘晓庆再度回归出版界,撰写《人生不怕从头再来》,并在第十届作家榜明星作家榜上,凭借此书上榜。

开名人明星出书潮流之先的,还包括一个群体——在电视荧屏上的名嘴主播们。在第十届作家榜子榜单“明星作家榜”上,上榜的15位明星中,有6位是来自电视或网络平台上的名嘴主播。其中榜单前三甲均被名嘴们“霸占”:白岩松、乐嘉、高晓松。

可谓是嘴皮子溜的,笔头功夫往往也很强。

版税,仍有空间

明星作者也要学习新媒体

位列榜首的白岩松全年版税收入320万元,位列第二位的乐嘉,版税收入230万元,第三名的高晓松,版税收入180万元。但比起主榜单的版税收入数字,显然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针对此现象,作家榜创始人吴怀尧分析认为,当下,图书市场上,明星书的种类很多,但真正得到读者认可,让读者甘心买账,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也就是说,一本明星书的销量足够能登上作家榜,并且有很高的排位表现,仅仅凭借名气本身还是不够的,还需要切实的高质量内容,才是王道。”

“尤其是,在新媒体时代,一个素人可以通过多种非传统渠道迅速走红,传统意义上的明星与素人的界限,也正在慢慢模糊中。而且,传统意义上的明星,在新媒体资源聚集优势的充分利用上,在吸引图书关注度和读者黏度方面,还有很多提高的空间。”吴怀尧说。

写真,已行不通

明星写书,也得凭真本事

随着读者、市场的成熟,明星群体出书的类型也更加丰富、多元化,质量也水涨船高。

简单的多图加文字的“写真”模式就赚得盆满钵满的案例,已经越来越少见了。而那些较多实质、有深刻想法、表现出真本事的明星书,则正在受到青睐。

白岩松的上榜代表作《白说》,收录的是白岩松近十五年来,涵盖时政、教育、改革、音乐、阅读、人生等多个领域的思考和观点,堪称一部“自传”式的心灵履历。

凭借散文集《云去云来》再度上榜的林青霞,其图书作品均是其认真刻苦学习写作而成,其内容也有较多可圈可点之处,足够诚恳。(华西都市报记者张杰)

=====================================================================================

独/家对/话/

敬一丹谈上榜“这是对我的鼓励”

央视退休之后,主持人敬一丹将其在央视27年的成长经历写成《我遇到你》,并多次来蓉签售讲座。3月23日,第十届作家榜子榜单明星作家榜发布,敬一丹以75万的版税收入榜上有名。

3月22日,得知自己上榜,敬一丹有点意外,她谦逊表示“这是大家对我的鼓励”。她从当天发布的作家榜上看到许多熟悉的名字,其中不乏她喜欢的作家,“作家榜引导我作为一个读者,走近作家和他们的作品。”

退休前写书,用文字回望职业

当初动手写书,是在敬一丹退休前一年,那时,她说自己似乎总能听到倒计时的“滴答滴答”声。她心生感慨,央视主持这么多年,也算是人生中的华彩乐章,告别时总该有个小结,而用文字的方式回望职业生涯,是个挺郑重的事,既是对自己的交代,也是向自己遇到的一切致意。

开始写书的时候,敬一丹迟迟难以定下书名。写着写着,她突然发现,央视数十年的职业生涯中,有缘遇到那么多经历、人和变化,于是确定书名《我遇到你》。这个“你”字,既是指多变的时代、采访对象,也是她遇到并且喜欢的职业。回顾写书的过程,她自评“充实、享受”:“几十年的经历回到眼前,珍惜与话筒相伴的每一个阶段,我在意釆访中接触的每一个人,我回味职业生涯每一段路。”

录有声读物,用声音分享感悟

在《我遇到你》这本书中,除了文字和图片,还有不少二维码。敬一丹觉得,影像记录是电视人的职业特点,因此她将十几年前的节目、策划、采访笔记拿出来与读者分享,希望读者立体了解电视发展脉络。

退休之后,敬一丹开通微信公众号,录制有声读物,当这本新书遇到了多媒体融合,敬一丹也在用不同的传播方式与受众交流。问及近期打算,她坦言,除了为下一本作品积累素材外,她正忙于录制有声读物,用声音产品敬老助残。

敬一丹曾是广播人,对声音表达情有独钟。于是在2015年深秋,她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合作,录制《我遇到你》的声音版本。当她坐在话筒前朗读自己的作品,感觉熟悉而又新鲜。她想象着收音机前的听众,有不便阅读的盲人,有视力模糊的老人,还有热衷听广播的听众,于是首次尝试用声音的方式,与他们分享职业生涯的历程。(华西都市报记者曾洁摄影吕甲)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