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里的女boss瑟曦为何输光所有衣裳?

来源:搜狐时尚 2016-03-29 20:15:00

(本文为《美人智》原创文章,点击查看原文>>搜索公众号ID:meirenzhi100,关注智爷!)

同样是强硬霸道的女性管理者,为什么《纸牌屋》中的克莱尔让人惊叹,而《权力的游戏》里的瑟曦却蠢而招恨?

因为她不懂政治,也不懂管理。

是的,瑟曦在宫廷里活这么久,她却一点不懂政治和管理。

在美剧《权力的游戏》里,我们有幸看到了愚蠢的人类也鸣鸣自得地热衷玩弄权柄,而代表人物正是瑟曦。

就冲她亲手主导的诸如放任大麻雀势力崛起、赶走亲叔叔凯冯、与衣食父母玫瑰家族掐架等等这些失败案例,而且还被自己的亲生儿子乔大帝吃的死死地……瑟曦姐姐跟克莱尔姐姐怎么比啊?

每逢瑟曦出场,连智爷(微信公众号:meirenzhi100)这么宽和的人都不免产生一种智商被拉低了的不美好感觉。在《权力的游戏》这个杀人如麻的剧里,以瑟曦的智商居然能活到第五季结束还没挂~相信好多人也和智爷一样,觉得好意外。

这个女人?总的来说,和成为一名优秀的政治家所需要的质感正好背道而驰。疑似被害妄想症,有暴力倾向。多发于缺爱中年女人……

那么,什么样的女人才算是一流的政治家和管理者?

我朝武瞾,武则天,武媚娘。

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谈的,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忍的。不管之前结过什么梁子,只要现在还能用,统统拉过来用!

举个栗子,

当武瞾看到骆宾王写的讨伐檄文,她非但没有震怒,反而大加赞赏,安抚人心。光凭这一点,瑟曦就做不到。瑟曦只会用权力来镇压,甚至与盟友为敌,没有大局观念,关键是不能忍。

抛开武则天为帝十五载功过是非不说,在后宫蛰伏了35年才最终登基称帝,这得需要多少智谋和城府?

再看瑟曦:

气走了自己的叔叔凯冯·兰尼斯特,失去了能支持自己的最大力量;逼走了詹姆·兰尼斯特(双胞胎弟弟)去多恩身犯险境,身边唯一一个真心为自己卖命的人;因为一点婆媳矛盾妒忌儿媳妇玛格丽·提利尔,就费尽心机挑唆儿子和儿媳撕逼,结果婆媳争吵、母子失和,同时失去了衣食盟友(粮食和金钱的赞助者)高庭提利尔家族的支持;天真烂漫地恢复了以大麻雀为首的教团武装,妥妥地自掘坟墓;(要知道,当年有龙开挂的坦格利安可是花了近一个世纪才把教团力量镇压住的呀)……

以上可见,瑟曦对于政治和管理的认知从一开始就大错特错。

亲友团皆已甩手离席、磨刀霍霍,瑟曦还在舞台上自以为是地独舞自赏。值此多事之秋,统治者需要的是可堪重用的正直之辈,绝不是仅仅忠于自己的废物。但瑟曦做的恰恰相反。关键时刻无一人可用。

纵观奋斗在权力中心的这两个女人,

克莱尔的老公,弗兰西斯·安德伍德,一个励精图治、尊重伴侣、敢于维护伴侣政治权益的人;

瑟曦的老公,劳勃·拜拉席恩,一个沉溺酒色、侮辱伴侣、处处介怀女人摄政却又假装看不见的人;

克莱尔的婚姻,选择嫁给穷小子,敢用青春赌明天;

而瑟曦的婚姻,赤裸裸的政治联姻,父命不可违,根红苗正地嫁给了暴发户;

克莱尔的手腕,控制舆论、强化行政效率、拉拢政敌,怀柔失势者;

瑟曦的手腕,则制造乱象、否定政权的行政职责、对失势者落井下石……

可能瑟曦唯一和克莱尔接近的地方就只有心狠手辣了。

但克莱尔的心狠手辣大部分是理智决定的,而瑟曦的心狠手辣几乎是从自己的亲疏好恶出发决定的。自己喜欢的人,做什么都是对的;自己不喜欢的人,就毫无疑问是凶手、叛徒,即使知道事有蹊跷,也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这直接影响她的判断力,也是她成不了一个成功的管理者的最根本原因。

克莱尔的狠是为了什么?为了手中的权力。在此期间,克莱尔敢于抛弃一切感情,只为了那个最高的座位。因为等她上了那个位子,就可以办那个位子该办的事情。

可瑟曦争权的动力呢?感觉瑟曦贪恋权力只是为了保有自己的奢华生活,她习惯了享受权力的快感,却从未履行权力所附加的义务。

克莱尔可以称之为政客,瑟曦却只想和高富帅弟弟啪啪啪,把看不顺眼的侏儒弟弟杀杀杀。要不是她爹是泰温,要不是她的家族是实力数一数二的狮子家族,哪还有瑟曦任性的余地?

克莱尔有自己的党派,自己的班底,清除的都是异己。回头再看瑟曦,早已是孤家寡人,唯一能依靠的弟弟詹姆也烧掉了她的求救信,失踪于河间地……而终于决心回来力挽狮家狂澜的凯冯公爵也被唯恐狮家死不快的“八爪蜘蛛”瓦里斯所暗杀。

克莱尔可以为了政治理想不要孩子;而瑟曦姐姐,只是一个碰巧生了几个能继承皇位的小孩的母亲罢了。

说到孩子,

瑟曦这个角色唯一的闪光点可能就剩下来自本性的母爱了吧。

当然,这个优点也成为她最大的缺点。

她既想要权力又想要孩子。最后,她选择了孩子——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她说自己爱孩子,却是最糟糕的母亲。连自己儿子都管不好还想管国家???

实际上,瑟曦对她三个孩子的溺爱正是她失败的原因。

想想看,古今中外那些独掌大权的摄政皇后,有谁会因为受限于母爱,而让小皇帝为所欲为的?

她明知乔弗里又疯又蠢,但仍然不忍心违抗他,甚至不忍心教育他。而溺爱的回报是什么呢?乔弗里越来越受不了她,越来越不听她的。

后来次子托曼登基,瑟曦依然本性不改,希望用自己的母爱赢得托曼的服从。结果,瑟曦越溺爱,托曼越反抗,也就越向玛格丽·提利尔靠拢。(连托曼这样的一个软弱的小孩也渐渐脱离瑟曦的控制!!)

身为女性统治者和管理者,瑟曦是为臣的思维,不是做王的思维。谁跪舔就对谁好,好像全天下都欠她一句“女王大人”~

对于臣子而言,决定掌控力大小的是手中的权力,因此他们的核心工作就是争夺权力,排除异己。而王者,本身就握有决定权,不需要争夺权力,核心工作的关键是做好授权。

因此,做王的思维不是事事都要自己做主,而是把正确的人放在正确的位置,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让各种力量尽可能保持平衡、相互制约、为己所用。

瑟曦依旧停留在党同伐异的思维层面上,任用的人都是对她唯命是从的人。她不明白,作为王者,她是没有党的,各种党都是为她服务的。这一点上,她真应该向他的弟弟小恶魔学习——这货不仅有高瞻远瞩的大局观,也爱好政治生活,最夸张的是,他还能上战场冲锋陷阵,更夸张的是,他还有忠诚,良心和荣誉感。除了外貌,作者乔治马丁几乎把一切能给的技能点全给了他,也幸好除了外貌,不然如此完美一个角色,真让其他人没法活了。

权力的斗争虽然是你死我活,但政治的艺术却在于妥协与共存。瑟曦看似强硬的政治手段,实际上不过是暴力任性。

实际上,当瑟曦作出那一堆愚蠢决定的时候,她的命运便已决定——花样作死!

瑟曦的老爹泰温公爵把分崩离析的王国攒起来靠的不是瑟曦的暴力、任性,而是劝大家搁置争议,先储粮过冬。瑟曦性格强势不懂收敛,好耍阴谋却没有远见,把看不顺眼的人都赶跑了。别说让她玩纸牌屋,就是放到清宫剧里也就是只能活两集的角色-_-||

所以在第五季末,瑟曦终于众望所归地落得个全裸游街(一种刑罚)的下场。

站在一个普通女人、为人母亲的角度,智爷对瑟曦姐姐受到这样沉重的审判是痛心的。但从瑟太后做尽的坏事来看:乱伦,私通,弑夫,谋杀忠良,等等,从宗教的角度确实也真是够Shame的了~

“被剥去的不是衣服,是权力的伪装”。在政治上毁掉瑟曦,符合所有人利益。

前几季中,瑟曦虽然丧子失父仍能母仪天下、屹立不倒——这在相当长一段剧集里都是个无解的存在。但裸体游街一出,瑟曦的政治生涯几乎画上了句号。

瑟曦被软禁在红堡中,完全失去了控制朝政的能力。即使在众目睽睽之下裸体游街,也无法洗她的罪孽,等待她的还有比武审判。这位曾经位高权重的太后,已彻底丧失了权力对她的装饰,已经成为了被人摆弄的棋子。没有了衣服,没有了权力,一切光环落尽。“区区一生,犹经两度轮回。”权力,正冷笑着抛弃她和她所依仗的兰尼斯特家族。

不过看这场戏的时候,智爷心里又暗自升起一行弹幕:兰尼斯特,有仇必报。(偷笑)

瑟曦姐姐你一定要加油哇~

人类天生易被权力蛊惑,被权力腐化,被权力抛弃,被权力毁灭。这是从不曾中断的历史。人类的历史,就是权力更替的历史,人类的命运,就是被权力戏弄的命运。

额外插播个小八卦吧:

其实当年瑟曦的爷爷死后,他的情妇也曾被扒光之后在兰尼斯港游街,向每个人忏悔她是小偷和淫妇,最后被逐出西境。一手操办此事的是泰温公爵(瑟曦亲爹)。而如今,他的女儿竟也在魔龙的狂舞中不幸重演了这段历史。(来源: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

靠拼爹拼弟拼叔才能横行霸道的瑟曦本质上是无能的。从头至尾靠自己杀入白宫的克莱尔却不是。

瑟曦只继承了老爹泰温的冷酷铁腕和对各路贵族的轻蔑,却没学会泰温对贵族游戏规则的遵守和对各方势力的妥协。于是,泰温一挂,轮到瑟曦自己玩的时候,这种毫无底线、不懂妥协、还非要通吃全场的行事做派就直接把自己给玩坏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将瑟曦的种种缺点罗列出来的时候,并不能忽略铸成瑟曦这种蛮横作死性格的罪魁祸首是从小宠溺瑟曦的泰温,以及凯岩城狮家庞大的势力。

当然,对瑟曦性格产生更大、甚至决定性作用的,是蛤蟆巫姬在瑟曦年幼时作出的那番预言无疑。

“我什么时候嫁给王子?”她问。

“永远都不会,你会嫁给国王。”

“我会成为王后,对吧?”年轻的她问。

“是的,”巫姬的黄眼睛里闪烁着恶毒的光芒,“来日你将母仪天下……直到另一位女人的到来,比你年轻也比你美丽,她会推翻你,并夺走所有你珍爱的东西。”

“我和国王会有孩子吗?”她问。

“噢,当然。十六个属于他,另外三个属于你。他们将以黄金为宝冠,以黄金为裹尸布,”巫婆叫道,“将来有一天,当你被泪水淹没时,Valonqar将扼住你苍白的脖子,夺走你的生命。”

Valonqar意为兄弟。(所以瑟曦分分钟恨不得置小恶魔提利昂于死地)

如同《哈利波特》里那个著名的预言一样,瑟曦和伏地魔都惧怕失去,惧怕死亡。所以,听到预言后的他们匆匆对号入座,想方设法逃避死亡和悲剧的追捕,拼命地反抗那个预言。不料,这一切的努力却尽皆是为自己刨坑掘坟,向着毁灭加速冲刺罢了

这种越挣越紧的无力感,只能说,就是命运

弟弟提利昂对瑟曦的评价很到位:“有泰温的凶狠强硬,但没有泰温的谋略。格局太小,只能耍耍小手段玩些后宫陷害的把戏,但远远达不到一个真正战略家的素质。做事一切以私欲为先,不顾全大局。”

宫斗和政治的区别有啥区别呢?

虐待阶下囚,折磨小姑娘,安排刺客杀掉丈夫的情妇和野种,这些是宫斗;

国家怎么保证收支平衡,GDP预计增长多少如何实现,吃不饱饭的老百姓如何安置,如何选拔对治国有用的人才,外交采取什么策略,和周边各国保持什么关系……这些则是政治(军国,民生,此为政)。

宫斗就像五子棋,治国像下围棋。看似同一套棋子,玩法却截然不同。

宫斗的特点是认为斗争只要心狠手辣就足够。

历史上宫斗掉无数佳丽登上后宫巅峰,结果一到垂帘听政就露怯败北的人,一抓一大把。最典型的莫属慈禧和贾南风了……不对,还有瑟曦。

其实就是她们把用惯了的那套五子棋路数拿到围棋上,可当真正面对军国大事的时候,表现得必然十分不及格,结果便是满盘皆输。

成为最高统治者的机会是降临过瑟曦的,而且不止一次。她是摄政太后,泰温死后更是独揽大权。只可惜她能力有限,给了她铁王座也坐不稳,思路格局都是小女人样,一步步作死作到君临裸奔了~

她渴望权力,当真正掌握了权力,却不知该如何运用。

如果是克莱尔,至少应该先让詹姆掌握君临甚至兰尼家族的军权,压制教会力量;同时扶持托曼上朝做做样子,自己垂帘听政遥控全局;尽快修复和多恩的关系,深化和高庭的关系,以此压制北方的力量。然后待建立和稳定统治秩序后再设法登基……但是瑟曦,,哎!

Naive!

总觉得自己行,其实根本没弄明白真正的牌桌法则。

她的政治行为并不是单纯为了家族政治或自身权力,更是为徇个人私情。

殊不知,在这样一场“权利的游戏”里,作为一个玩家,总得放弃一些东西,才能得到另一些东西吧。瑟曦不可能又想掌握大权,又妄图享受天伦之乐;就像奈德不可能又想保住荣誉,又想赢得游戏的胜利;也像罗柏不可能又想当国王,又像普通人一样恣意恋爱……

“在权力的游戏中,你不当赢家,就只有死路一条,没有中间地带”。

——这话是瑟曦自己说的。

所以,4月24日,HBO《权力的游戏》第六季回归,已经输无可输的瑟曦会疯狂逆袭、重新夺回一切吗?

好期待。

【注】本文为《美人智》微信公众号(ID:meirenzhi100)的原创文章。点击查看原文>>

合作、约稿及勾搭请直接回复留言:)或加智爷的个人微信:evenevenly

转载请务必遵照“美人智”微信公众号首页的【版权声明】,加粗标明出处、ID及二维码。原创不易,侵权必究!!!欢迎通过搜狐新闻客户端订阅,或搜索美人智的微信公众号ID:meirenzhi100,加关注!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