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超长访谈(下)基友,家庭和CP

来源:腾讯电视 2016-04-03 08:02:21

[摘要]夜俱同学又整理出了《权力的游戏》伦敦大圆桌的下半篇,感谢辛苦。同时,上半篇也可以看这里。呵呵,又干了件拉仇恨的事最后,仍然感谢鼎级剧场的邀请。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桃桃淘电影”微信号:ttfilm

文/夜俱

下篇开始前,先澄清个小问题,我参加的只是圆桌访谈,不是视频访谈,虽然和女神CariceVanHouten表白人生圆满,但上次视频里的提问者真不是我。

和前三组不同的是,后四组的互动更多,如果你萌小剥皮与席恩、贾坤和艾莉亚的CP,那绝对满满的糖,全程闪光弹的贾坤和艾莉亚更是搞得我一脑袋yoooo的弹幕。

与上篇一样,对于席恩、波德瑞克、山姆和吉莉、波顿父子,以及贾昆和艾莉亚演员的采访,也只选比较有意思或者有看点的收录——比如北境剧情的处理、极富争议与饱受批评的珊莎婚礼问题等等。什么“剧集大规模大制作协调好剧组棒,参与演绎受益良多”等等常识般的问题和回答,统统不写。

毕竟不是所有记者都是迷弟迷妹。

要知道,有的记者对14个演员一律问同样的问题,更有甚者是采访的前一天才恶补三季剧集,还打印演员照片现场悄悄认脸。因此,当我在上半场尤其是采访梅姨洋葱显示出资深粉丝的实力后,他们也就不再和我抢问题,采访也就顺利很多啦。

席恩·葛雷乔伊&波德瑞克·派恩:

HBO将演员按地域和故事线分类,第四组演员是同在北境的AlfieAllen(饰席恩·葛雷乔伊)和DanielPortman(饰波德瑞克·派恩),由于时间紧,Alfie来时还端着一盘汉堡。至于波德演员,他本人比剧集形象帅多了。

率先抢问题的法国记者有些莫名其妙:“你也是个歌手,想为剧集献唱么?”(Alfie的姐姐LilyAllen与IwanRheon才是歌手,Alfie不是)。

Alfie放下汉堡一脸懵,迅速开了一个玩笑:“让席恩唱歌?希望如此?说不定这样就能活喽。”

接下来的访谈逐渐进入正轨,有人说:“有观众认为席恩是一个英勇的角色——”

Alfie急忙打断:“我不觉得他英勇,至少目前这个词不适合他,因为这个角色对自己的命运别无选择——唯一的选择机会(大概是指第二季没有和亚拉离开临冬城的抉择)也被他搞砸,他甚至失去了自己的名字。目前他有了席恩旧日的影子,但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席恩,而是另一个人。‘臭佬’这个称呼总是和软弱相连,但选择权在你。正如彼得·丁拉基扮演的提利昂在第一季的说法:‘你可以把弱点当成武器。’这很有意思。”

“那么,你们觉得剧集最大的转折点在哪?”悄悄看照片认演员的某记者提问。

“第一、二、三季结尾,”饰波德瑞克的Daniel回答,“红色婚礼也是巨大的转折。”

“席恩被阉。”Alfie毫不犹豫,全场大笑。

“那么,作为全剧受刑最多的人是什么样的体验?”挪威记者顺势问道。

“额,从表演的角度……”Alfie顿了一会,“心理上很疲惫,但作为演员却很满足,如同一次次独一无二的体验,用眼神表演非常有趣,获益良多。这是表演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用眼神表现人物性格与心理状态,眼神接触更是非常重要。”

“最糟糕的体验是什么?”挪威记者问。

“最糟糕的?额……”Alfie犹豫很久缓慢的开口,“如果说是印象最深刻的,虽然我不愿提及,但应该是目睹珊莎被强暴——仅仅因为剧情,还有那天的整体氛围,有人几乎是笑着说‘嘿嘿,这很正常嘛!’但其实并非如此,这便是可怕之处。看着从小认识的女孩长大后经历如此暴行,太可怕了。”

“那一幕饱受批评,你的看法又是什么?”挪威记者追问。

“正如我所言,那一幕虽然可怖,但不得不提及索菲·特纳的表演,她的表演相当精彩(注:恰好和去年有媒体采访索菲时索菲对他的夸赞相似),无论哪个年龄的女性——或者男性遇到如此行径都是可怖的,而她也不得不一次次在采访中提及这个问题,这不容易,然而她处理地难以置信地出色。”

对所有演员都准备同样问题的英国记者:“在维斯特洛幸存有何诀窍?”

“Headdown,cockout.(原话如此,自行体会)”Alfie言道,全场大笑。

我再次指出第五季剧集的改编缺陷:“席恩的自我救赎是这个角色非常重要的一部分,”Alfie点头表示赞同,我继续:“可是第五季中席恩的自我救赎被大大简化,那么你如何看待这种处理?”

Alfie思索了一会:“推动他情感上进行转变,很大程度是因为目睹珊莎新婚之夜受到的暴行,他觉得需要重新找回自己、进行赎罪,臭佬觉得他应该寻找机会对他对史塔克家族带来的悲剧赎罪。”

“所以新婚之夜是席恩自我转变的情感动机?”

“对,我觉得某种程度上这就是一个动机,让他重新找回自己,但我觉得任何人见到如此暴行,都会有所转变。”

“但第六集有了动机,第十集就突然杀死米兰达带着珊莎逃跑,这种转变会不会有些太突然?”

“亲爱的,这就是电视剧啊!”Alfie尾音上扬,baby的称呼一出,所有人都露出微笑。“你的意思是为什么剧集将这一情节处理得如此匆忙?我猜,大概因为这么做是正确的吧,当你想做一个好人,你就会去做正确的事情。”

此时有人提了轻松的问题:“你们被粉丝认出的最奇怪的地方是哪里?”

“厕所,公共厕所。”饰波德瑞克的Daniel毫不犹豫,很尴尬。

“粉丝盯着你的**然后认出你了?”Alfie看着Daniel。

“不,但差不多是我正在解手,旁边一个人转过头来了一句‘Ohmygod’,太诡异了。之后我上厕所都只敢站角落里。”

“我嘛,”Alfie想了想,“那时我在阿根廷,在ins上发了当地美食,然后有个粉丝便跟着找过来在那家店门口等了一天想让我在她的书上签名——我可是在地球的另一边啊,竟然有人跟着ins找来要签名,虽然很有爱但是——”

“她是阿根廷人?”提问者猜测。

“不,是一个亚洲人,”Alfie看着我,所有人齐刷刷转头。

……气氛诡异的短暂沉默。

“那个,不是我……”……天地良心,虽然我确实关注了Alfie的ins账号,也挺喜欢他的旅行品味,但我怎么可能跟踪狂一样“诶嘿我跟着你账号找过来了”,必须是“好巧,你也在”嘛。

还好Alfie及时解围:“我不确定是不是中国人,不过是美国口音。我只是惊异这部剧竟然影响到了这么多人。”

Daniel不高兴:“你比我好太多,我那可是公共厕所!”

我向Daniel提出了这组最后一个问题:“您的父亲也在剧集中出演。他饰北境教头罗德利克。”Daniel非常高兴地点头,这种小花边可并不人尽皆知,“你们会互相交流彼此的线路或角色吗?”

“不不不,我们有时会交流表演问题,他会给我一些建议,但对于剧集和剧情,我们就各干各的啦。”

山姆威尔·塔利&吉莉:“更像一家三口啦!”

对于圆圆的JohnBradley(饰山姆威尔·塔利)和可爱的HannahMurray(饰吉莉),大家的问题轻松多了,毕竟,这可是剧集为数不多的纯粹的好人,情节相对单纯,而第六季角陵剧情与蓝道·塔利等人的出现,则是最被关注的问题。

“你们怎么看自己的角色,下一季他们又去了何处,又有什么变化?”法国记者问。

“他变了很多,第六季开始大概是山姆最开心时刻。前几季山姆的种种经历让他成长,学会了很多并能加以运用,他的演讲让琼恩·雪诺当上守夜人总司令——人们似乎以为他是临时起意,但其实山姆蓄谋已久,他有意让琼恩当选为总司令,因为他觉得这是让自己离开黑城堡的最佳方法(……)所以他基本是控制住局面,做到了自己一直想做但希望渺茫的事情,所以你会见到山姆的政治智慧,他找到了自己履行诺言的方式,按自己的想法履行诺言。”饰演山姆的John回答。

“我们会见到他的家庭?”

“当然啦,你会见到他的父亲、母亲、弟弟和姐妹,而父亲和弟弟正好与母亲与姐妹形成鲜明对比。这时山姆的很多性格都可以得到解释,山姆非常自卑、心理受损,而这些正是家庭带来的童年阴影,基本上你能看见之前的18年山姆是怎么过的。他的所有行为、心态都和这样的成长环境有关。虽然剧本不长,但却管中窥豹一般揭示了山姆的过去。”

“作为维斯特洛里为数不多的纯粹好人,会活的艰难么?”波兰记者问。

“山姆和吉莉最有趣的一点就是,他们目睹了如此之多的暴力、虐待、仇恨等人性最黑暗的一面——无论是家庭还是某些守夜人,但他们却依旧积极面对,之前山姆有句台词,说的是吉莉经历了这么多磨难却依旧怀抱希望。这些磨难非但没有让他们扭曲,反而坚定了他们不愿沦为如此之人的决心,每一个磨难都让他们更为强大。”

Hannah则言道:“有些人可能觉得我们的故事有些无聊,因为他们就想看血腥和暴力。这无可厚非。我最爱山姆和吉莉的一点就是他们有着纯真的心,不参与政治和权力争斗,只想好好把孩子养大,这就是他们最动人的地方。”

John补充:“有趣的是山姆曾发下不娶妻的誓言,被守夜人身份所缚,因此每天都会面临道德和法理上的挣扎,因为符合法理之事有时并不合乎道德,反之亦然。而山姆并循规蹈矩之人,他从心而活,这点在第二季和第三季尤为明显。”

“你提及了守夜人竞选时的演讲,那么你怎么看待剧集对政治与王权的处理?”

“大部分政治都在君临,有些你以为掌权的人物,其实并无实权,他们只是一种政治符号,比如乔佛里和托曼其实从未握有实权,他们只是幕后之人的傀儡,因此他们反而觉得无力。这很可能就是乔佛里残暴的原因,因为只有在虐待他人时乔佛里才能感觉自己握有实权。”

所有演员里,我为他俩准备的问题最可爱:“我们会见到小山姆(吉莉的孩子)长大么?第三季的时候他出生,可是到了第五季还是没长大诶?”

所有人都露出了可爱的微笑。

“会长大一点,”Hannah满脸笑意,“这一季孩子的情况有些不一样,剧组找了一对双胞胎出演小山姆,而以往几季里总是随便找很多不同的婴儿出演。这个问题很棒,而和小孩子合作也非常愉快。小山姆依然是小宝宝,但还是长大了一些!”

“是啊,你能见到人物关系在发展,尤其是大小山姆,他逐渐成为孩子的父亲——面对一个可以抱在怀里熟睡的小婴儿,人人都会有做父母的感觉,而现在小山姆也成为了情节的一部分,你能见到他舒舒服服地和大山姆坐在一起,在大山姆身边晃来晃去,他们三人间的情感纽带越来越强。”

“就像真正的一家人?”

“对!和一家人一个样!”

至于最想看谁死,二位给出了完全一样的回答:“拉姆斯·波顿,他太过分,他纯粹以杀戮取乐。”纯良的Hannah甚至有些恶毒地言道:“我希望他缓慢且痛苦地死去。”

“那么你们如何看待剧集对女性角色的恶意,尤其是强暴剧情?”挪威记者问。

John如此回应:“这是很丑陋的一面。虽然观众各有各的看法,但不得不承认所有暴力和强暴剧情在剧集中也都是以非常丑陋的形式展现,这些剧情只是残酷世界的冰山一角,并不是为了刻意显出角色的邪恶而强加,两位编剧明白这点,因为人们对此的反应也异常强烈。但马丁构建的世界就是如此残酷,但暴力从来就不是解决之道。这是人性中最为黑暗的一面,而一旦残暴之人掌权,那将是一个无比黑暗的时代。”

拉姆斯·波顿&卢斯·波顿:只有反派才能守住北境

MichaelMcElhatto(饰卢斯·波顿)的到来非常意外。

一开始HBO的名单上只有8位演员,后来变成11位,再后来采访前一天变成13位,而采访当日,我们才知道,MichaelMcElhatto会和儿子IwanRheon(饰拉姆斯·波顿)一起出场,不得不说,“老爹”面前,“儿子”特别特别乖。

二位都是剧集观众,Michael读过前两卷原著,而Iwan则完全没看过。

Michael本人极有魅力,加上低音炮般的声线,当他认真看着我回答问题,真是完全把持不住,希望我脸上没出现可疑的表情……

采访期间席恩的演员AlfieAllen给IwanRheon打了个电话,而小剥皮抄起电话就是一句:“GetyourassbacktoWinterfell,REEK.”

你们够了!

刚开始便有人告状:“Iwan,上一组的山姆吉莉最想让你的角色死诶!你们经常收到死亡威胁么?”

“习以为常,这很普遍,我们活该。”Iwan无奈。

“你似乎乐在其中?”法国记者问。

“扮演拉姆斯?总得来说,这是个有意思的角色,对演员而言有很多可以探索之处,而剧本戏份也越来越精彩,能扮演这个角色很有趣。”

法国记者追问:“那你怎么看待自己的角色?”

“噢,他反社会,极具野心、按自己喜好行事。他其实是个被抛弃很久的小屁孩,不被关爱,”Iwan很受伤地看向Michael,后者会心一笑,“拉姆斯大概是迷失的——”Alfie的电话便是此时打进来,后果便是所有人都听到了那句略带宠溺的“GetyourassbacktoWinterfell.”

你们真的够了。

在特辑《维斯特洛的私生子》中,Iwan曾提及波顿父子的关系是推动剧集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而第五季有一场匪夷所思的父子戏:

卢斯·波顿这样告诉私生儿子:“我吊死你母亲的丈夫,就在那棵树下强暴了你母亲,1年后你母亲带着你找我,我还差点把你丢河里,但没丢。”这一情节我很一直很难理解,因为在我看来卢斯这是在给自己立flag,赤裸裸地拉仇恨——除非他想表达的是:“儿砸你变态?没关系,你爹我年轻时也这样,不然就没你!”

既然现在面对正主,那便我不得不问一下当事人是如何理解这一桥段,因为这完全不是父子戏应该有的样子!

魅力爆表的Michael大叔如此解读:“对,还好大部分父子不是这样,(Iwan插嘴:谢天谢地)我的理解是,这大概就是:‘听着,是时候让你知道自己的母亲和过去。’因为拉姆斯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卢斯从来没和他讲这些。但我觉得卢斯从来没觉得这番谈话有何不妥(大叔自己也笑了),这大概就是波顿父子最有趣的一点,和其他家庭不同,卢斯从未给过拉姆斯一丁点爱。”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祖先的智慧无法反驳。

“戏外有没有人给你们丢眼刀?”

“那倒不至于,”Iwan说,“人们都明白我是个演员,只是在工作,这并未影响我的个人生活,我也不会因此开始折磨人家。也有人会说‘你个混蛋我想打死你’,但都是开玩笑的语气,大部分人只是恭喜我参演剧集,并享受我的角色在戏里对任何人都是混蛋。”

“波顿家族应该不会更坏了吧?”

“怎么不会?”Iwan高深莫测,“他总能证明自己还能更糟糕。”

马来西亚记者询问珊莎和席恩的逃脱对拉姆斯有何影响。

“这对波顿家族是个巨大的打击,因为与珊莎联姻是波顿取得北境合法统治权的重要部分,”Iwan回答,“为了巩固统治,波顿家族必须和前任北境统治家族史塔克联姻,二人的子嗣才是确保北境稳固的重要因素,因此失去珊莎对拉姆斯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大大削弱了他的地位,也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卢斯的地位。”

“因此这也让父子关系更加紧张?”我问。

Michael认真看着我:“更加紧张,山雨欲来风满楼。失去了与史塔克联姻、并可能身怀两个家族子嗣的姑娘,这对波顿是最为主要的打击,他们必须在珊莎逃远之前确认她可能身怀波顿子嗣,并确认其合法继承权。”

“目前拉姆斯是卢斯的继承人,但此时卢斯的妻子瓦妲·波顿怀孕,而拉姆斯把和珊莎的联姻搞砸了,这会不会影响拉姆斯的继承权?”我追问。

二位点头,Michael欣赏地看着我:“那是自然,但我们不知道瓦妲的孩子是男是女。维斯特洛的继承法与中世纪相似,谁对波顿家族更有继承权很微妙。”

“那逃跑的席恩呢?”马拉西亚记者提醒Iwan。

“啊,他只是失去了忠实的小跟班,可能只会想念席恩吧。不过最主要的打击还是失去珊莎。”

“整部剧集围绕权力斗争展开,波顿家族善于生存,也会进一步追求权力。”Michael的低音炮啊,“卢斯为人冰冷,精于算计,玩弄权术,但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波顿家族的生存,他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正如年轻版的泰温·兰尼斯特,而且在父亲的角色上也与泰温出奇地相似。”

挪威记者向另一位当事人Iwan询问饱受争议的婚礼强暴戏。

“很可怕,我从未见过如此剧情,拍摄那场戏非常艰难,他所要做的事情极其可怖。但你得和其他工作一样进行准备,学习台词,探寻角色动机,就像表演其他桥段一样。深呼吸、用专业的态度演出工作,也只能如此了。”第五季播出以来Iwan收到了很多相似问题,“对于剧情,我只能说,我不是编剧,剧情问题属于编剧和制片人的责任范畴,那场戏描述的事件极为可怖,但也是真实世界残忍的一面,也是极具冲击的一场戏。我必须按剧本演出,索菲也一样。”

对于在维斯特洛幸存的诀窍,Michael如是说:“做个好人显然没用,你得残酷无情,否则总有窥窃之人。”

“那么,谁最该坐上铁王座?拉姆斯·波顿?”

“不,不能是他,”Iwan坚决否认,“即使是我都不想看到他坐上铁王座,某种程度拉姆斯也不想。丹妮莉丝不错,罗柏·史塔克也不错——可惜他死了。”

贾昆·赫加尔&艾莉亚·史塔克:……桃姐我的墨镜呢?!

送走波顿父子,足足等了一个小时,MaisieWilliams(饰艾莉亚·史塔克)和TomWlaschiha(饰贾昆·赫加尔)才姗姗来到。

如果说剥皮组是拐弯抹角的糖,那这二位绝对是全天最强的闪光弹,效果拔群。贾昆全程对艾莉亚都散发着爱之注视,而且当提及猎狗可能没死、Maisie回忆第四季和猎狗的愉快时光,Tom的脸上出现了明显的杀气,空气中弥漫着“恋爱”的酸臭味。

……桃姐,采访中被闪瞎算工伤么!

法国记者一马当先:“下一季你们要面临什么挑战?”

“最头疼的是怎么让她乖乖听话。”Tom宠溺地看着Maisie,眼神温柔地可以出水。

Maisie咯咯咯直笑:“她很固执,但目前她最重要的挑战就是放下仇恨与愤怒,成为真正的无面者。”

贾昆独特的第三人称说话方式也是亮点,Tom本人承认:“确实有粉丝模仿贾昆找我搭讪,直接在大街上用‘凡人皆有一死’打招呼。我试镜时完全不知道《权力的游戏》是什么情况,而我也没读过原著。第二季拍摄结束时,编剧说他们准备让我回来,但这是《权力的游戏》,而且没说具体细节,所以我没当真。”

贾昆的持续的高人气让演员非常自豪:“这是一个有良心的杀手,来历不明,性格丰满,清晰地知道自己的目的。不过最有意思的是第二季结束后,观众纷纷表示:‘啊,他好棒,好想他回来,他是艾莉亚的真朋友,真心相助’等等等等,结果,第五季一结束,观众就变成:‘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打我们的二丫!我再也不喜欢你了!’(一边的Maisie笑得特别开心)所以,观众只是期望看到自己想看的剧情,而不是应有的故事。”

那贾昆在艾莉亚的成长中是什么作用呢?

“他很在意艾莉亚的成长,但这个角色最酷的是他不带任何偏见,一心侍奉千面之神,‘红神是债主,一命换一命’(Maisie插嘴:黑白分明),如果想成为合格的无面者,就必须放下一切。”

Maisie补充:“而让艾莉亚挣扎的是贾昆过于黑白分明,一心侍奉,而艾莉亚的经历让她觉得根本不存在这样的人,她认为所有人都自私自利。因此当贾昆教导艾莉亚,艾莉亚将它私人化,觉得贾昆对她太严厉、太苛求,变得特别特别讨厌他(Tom一脸歉意),但事实上这并不是贾昆个人问题,艾莉亚渐渐明白这并不是出于个人私利,事情复杂很多,根本不是孩童般的玩闹。”

“这一季是艾莉亚的低谷,有一些非常黑暗的情节。之前艾莉亚的低谷大多来自于身边或家族不幸,而这一季里艾莉亚自身受到伤害,不能用复仇解决问题,更像是个人的挣扎,艾莉亚从没这么像个受害者,对她而言这是艰难的一季。”Maisie滔滔不绝。

这时,猎狗的复活问题出现了,Maisie非常开心,Tom则出现了可疑的杀气。

“我们有很多有爱的故事,有些故事让我难以忘怀,比如一些花絮里,你能看到我俩玩得多开心,而最后的故事却是一个悲剧,似乎回不去了,但和猎狗的故事、和他的合作一直让我觉得幸运。”

此时Tom的表情才再度恢复了满脸宠溺的样子,有眼力见的记者赶紧问Maisie演绎失明是什么样的体验。

“我要带上白色的隐形眼镜,盖住整个眼球,视线真的变得模糊不清,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模模糊糊地感受到光。这对演绎失明很有帮助。但这一季艾莉亚有很多动作戏,在看不见的情况下进行演绎很困难,而剧情要求还有路人存在,因此我只能在单独的片场分开表演,以确保我自身与群众演员的人身安全。”

“之后你再也不打招呼,不说什么‘你好啊’,‘早’的问候。”Tom略带责备。

Maisie特别无辜:“我看不见嘛,只能无视所有人咯。”

“那么贾昆和艾莉亚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更像师徒还是更像父女?”

“他们的关系更虐,”Maisie说,“一开始艾莉亚对贾昆很着迷:他神秘的过去,他独特的说话方式,他的旅行等等。而随着他们关系逐渐深入,训练不断继续,贾昆不停告诉她成为无面者必须付出代价,而艾莉亚越来越觉得她可能选错了道路。之前,艾莉亚总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要么就直接捅死仇人或是留他们自生自灭,而现在艾莉亚不能逃避问题,挑战也越来越严酷,就个人而言,她走错了路。”

“对贾昆而言,他是否有秘密目的或是终极目标我们不得而知。我们会更深入地了解无面者体系是如何建立、无面者的终极目标是什么,但就贾昆依旧神秘。”Tom言道。

“那么,同样一心侍奉神明,贾昆和梅丽珊卓、大麻雀等人的不同之处在哪?”我问。

Tom回答:“贾昆侍奉的是千面之神,这是一种类似古罗马多神信仰的宗教——”

Maisie插嘴:“你什么都信,那实际上什么都不信。虽然贾昆用第三人称说话,来历成迷,但他其实是最直言不讳的人。”

“那么,在维斯特洛幸存有何诀窍?”

“要是有诀窍就好啦,”Maisie抿起小嘴,“但别去追求权力!人们假装为了爱情、为了复仇、为了母亲为了兄弟为了姐妹,但大部分角色都是为了自己。还有,别生在史塔克家!”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