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初心三十载 不废长江万古流

来源:m.touheima.com 2016-04-17 22:14:00

杨欣,中国第一个从事自然生态环境保护的民间环保组织“绿色江河促进会”的发起人。1986年漂流长江;1997年建立了中国第一个民间自然保护站——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他带领志愿者在长江源和可可西里开展了“藏羚羊种群数量和分布调查”、“青藏线垃圾调查”、“长江源冰川退缩监测”、“长江源生态人类学调查”、长江源人类学调查、2012斑头雁守护行动“青藏铁路列车环境宣传”等系列项目,并向青藏铁路建设单位和地方政府提交了加强与环境保护的一系列建议,几乎全被采纳……他守护长江三十年如一日,名副其实的“长江之子”。

80年代热血青年们组织了长江漂流探险队,会计出身的杨欣因为队里正好缺个管钱的,就以会计的身份参加了。杨欣说,其实当时他有自己的小算盘,希望能拍一张获奖的照片,说不定就一夜成名了。

真正漂流开始的时候才知道这是一个九死一生的事,1985年、1986年,总共有11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仅漂虎跳峡就牺牲了5名队员。指挥长把大家召集在一起,问要不要漂,谁漂?当时23岁的杨欣在随大流中举了手却被第一个点中,从恐惧、兴奋到豁出去的平静,在长江的波峰浪谷里如同在洗衣缸里被搅拌了20分钟后,他成功的活了下来。当然他也得到了拍摄一张获奖照片的机会,这是迄今拍摄长江漂流最好的一张图片。

那次长江漂流以后,杨欣就开始关注长江。用他的话说,心也留在了长江,身体也留在了长江。

提到长江,不得不说到长江源,地图里最上面那条河叫楚玛尔河,中间那条叫沱沱河,下面的叫当曲,这三条河汇合在一起,人们被称之为通天河,全长1200公里,这个14万平方公里的区域,就是长江源区。

最上面的楚玛尔河,它的发源地是可可西里山,是可可西里腹心地带,长江的北源。这个地方也是中国大型兽类种群数量最丰富的区域之一,耳熟能详的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驴等等,数量相当的大。

但在八九十年代被大量捕杀,捕猎者取它毛下的薄绒,做一种叫“沙图什”的披肩,这种披肩能很轻易地穿过一枚戒指,人们叫它“指环披肩”,而它给藏羚羊招来了杀身之祸,每年数万只藏羚羊被猎杀。

这时出现了一为叫杰桑索南达杰的青年,他一个人一条短枪,对付了偷猎者的18条长枪,他死的时候还保持着准备射击的动作,零下40度里他的遗体冻成一座冰雪雕塑。

受他影响,杨欣决定留下来。在这之前,作为一个探险家,他已经走遍了长江源所有的角落,迄今无人超越。杨欣认为,作为一个摄影师,他可能拍摄了长江最美的照片,最绮丽的景观,“但是这些东西本身是属于长江源头所固有的,你只是拿来作为炫耀的一个资本。”

那些年的考察和拍摄让杨欣发现,长江源出了问题:野生动物被大量捕杀;长江源的冰川在退缩;草场在退化……一系列的生态环境问题。他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有点责任为这个地方做点什么事情。后来就想到建一个自然保护站。

没钱,就开始筹款。在那个年代生态环境保护在大家意识里还是,不要摘公园里的花,不要随地吐痰……所以筹款四处碰壁,实在没有办法,一个朋友给他出点子:既然你有长漂经历,,你不如写一本书,我们帮你出版,帮你义卖,我们用卖书的钱来建立一个保护站,哪怕你建个小木屋,首先证明你在做,才会有人支持。就这样,一个从没写过书的人,硬是把自己摁在桌前,以日记体的形式写出他的长江漂流,就叫《长江魂》,到处义卖,用义卖书的钱招募志愿者,建起了中国民间的第一个自然保护站,也是可可西里长江源的第一个自然保护站,叫索南达杰保护站。

这个保护站建成以后,成为了一个基地,帮当地政府反偷猎;帮助很多科学家去开展科学考察;同时招募志愿者到这个基地,服务这片土地。他们还要求志愿者回到城市以后,必须做三场以上的演讲,每个人都可以是播种机。

可可西里保护最主要的,就是巡山,把偷猎者赶出这个区域。

1997年年底,杨欣参加了一次巡山,汽车在结冰的河面上走,去寻找那些偷猎者留下的痕迹,循着他的痕迹跟踪了十几天,始终没追上。有一天,汽车几乎跑光了汽油,干粮也快耗尽了。巡逻队队长扎巴多杰决定带队后撤,但是离青藏公路还有两天车程,油却只够一天,没有燃油,没有食品,队伍撤不出去,除非冒险抄一条近路,走一个湖泊的冰面。

那个湖叫库赛湖,大概长70公里,问题在于它是咸水湖,在可可西里,很多咸水湖是零下40度都不结冰的。这个咸水湖的冰到底有多厚,谁也不清楚。以往巡逻的时候要走冰面的时候,队员会对着湖面打一枪,然后刨开看一看冰有多厚,那一次,枪也不打了,直接上冰面。反正留在原地是死,这样走兴许还有希望。

湖泊冰面不是一马平川,有的地方突起来,有的地方有裂缝。汽车在冰面蛇行,特别是撵过裂缝的时候,汽车重压下,冰下的水就会像喷泉一样喷起来。就这样,我们在冰面上,连续开了两个小时。天已经黑了,汽车打着车灯在冰面上走,万一掉进湖里,冰面一封冻,什么痕迹也没有。所以当车子从冰面下到陆地的时候,车的底盘,除了排气管,整个车底下面全是冰凌。到青藏公路的时候,几乎所有的车都没油了。

正是由于这些努力,包括巡山队员的努力,NGO的努力,各界的关注,可可西里从一文不明走到了现在的耳熟能详,成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与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羌塘自然保护区、阿尔金山保护区连成一体,让藏羚羊得到了有效的保护。在可可西里影响力最大的时候,杨欣他们撤出了可可西里,把保护站交给了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成为了一个中心保护站。杨欣解释,在长江源头,还有很多需要关注而不被关注的区域。

从保护站撤出来,杨欣回到了沱沱河流域,开始关注长江源冰川。他们做长江源冰川的退缩的调查做了五年,发现长江源冰川40年退缩4000米,看它的对比照片不难发现,十年左右的冰川就退缩这么多。

同时,他们花了6年时间做长江源的生态人类学,搞清楚这里的人与自然的关系。花了8年时间做长江源的垃圾调查,发现长江源头,甚至整个青藏高原,现在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垃圾问题。

于是杨欣在长江正源沱沱河,建立中国民间的第二个自然保护站——长江源水生态环境保护站。借助这个站招募志愿者,去草原,去牧区,告诉老百姓,这些瓶瓶罐罐如果你乱扔,草原的草就长不好,牛羊吃了会生病;瓶子如果烧了会有有毒的气体,呼吸以后会生病。教他们垃圾分类,分了类以后把垃圾带到保护站来,带来10个矿泉水瓶子,就给他们一瓶矿泉水;十个方便面盒子可以换一盒方便面;10节废电池换4节新电池。就是这样,食品换物品,把草原的垃圾置换在保护站,由志愿者们来消毒打包。

因为保护站建得很漂亮,很多游客来了以后,都愿意带走一袋垃圾。只要运出420公里,到了格尔木那个地方,就有处理的垃圾填埋场。但是光游客带是不够的,杨欣发现整个青藏公路的货运是呈单向运输,物资进去以后70%的返程车是空的,返空车辆的运价就要低得多了,所以他们正在推动青海省政府在青藏线上建8个垃圾回收站,预计明年就能实现。

有天一个老太太摇着转经筒来了,她听说这里建了保护站,问杨欣保不保护大雁。老太太说,这种斑头雁每年来下蛋,周围单位和牧民以为这是天鹅蛋,当地传说吃天鹅蛋对身体好,于是捡回来吃了。但是他们不清楚,斑头雁为世界上飞得最高的鸟,8小时飞跃喜马拉雅,从印度飞到青藏高原来产卵,来繁殖,10月份飞回,又飞一次喜马拉雅,回印度去过冬。而这种执着的鸟儿不借助气流,它们是硬飞过喜马拉雅的。最重要的是,斑头雁的全球种群数量不到7万只。

在班德湖,它挨着我们的保护站,只有四点几平方公里,这里的斑头雁接近全球种群数量的3%。于是杨欣他们招募志愿者去建立营地,在那里堵截那些盗取鸟蛋的人。从12年开始做到现在,班德湖的斑头雁从1178只,慢慢变为2000只,到2500只,今年是2700只。

保护站建成后,有一个当地的环保组织找上门来,问保不保护烟瘴挂峡谷,那个地方规划了一个水电站。

这不是草原上那种弯弯曲曲的的小河沟,这可是大峡谷,通天河的大峡谷,非常美的峡谷。

这是万里长江的第一个峡谷,如果这个地方建水电站,就意味着整个长江的水电,已经全部开发完毕,长江就成为了一个大楼梯,一级一级的平静的水面,从三峡、葛洲坝一直向上延伸到长江的第一个峡谷烟瘴挂,长江就再也没有自然的峡谷,也再也没有自然的河道。

这是杨欣漂流经过的地方,曾经三次经过烟瘴挂,而这个地方野生动物太多了。他一直秉持着一种观点,不让人知道是最好的保护。一旦建起水电站,这个地方就就破坏了。于是杨欣组织志愿者里面的野生动物专家、植物专家、人类学专家,组织考察队进入烟瘴挂。

下图是志愿者们在烟瘴挂建的第一个营地,汽车能到达,接着让船只从这里运送物资到峡谷里,建立二号营地,以营地为中心开展调查,并且踏遍每一条山谷,标注出峡谷里的重要区域。

借助了一些先进手段,比如云台摄像机,把它架在重要地点,在10公里的峡谷里面安装了40台红外照相机,招募志愿者呆在旁边帐篷观察。峡谷里野生动物比较多,熊大熊二常常出没,狼和狐狸都是常客。为了保证这些志愿者的安全,给每个营地都安装了电网,一批志愿者要在里面蹲守一个月,营地就像兵营一样,里面有厨房,有床有厕所,志愿者就安在那儿,通过摄像机无线传输回来的信号,来捕捉野生动物的信息。

因为野生动物比较多,一不小心一号营地建在了狐狸窝的旁边了。都说狐狸狡猾,它居然能分得清楚,谁是猎人,谁是保护者,对于保护者,它居然一点不害怕,离人的最近的时候只有两米,而且每天晚上,它就来吃厨余垃圾,菜叶子什么的都吃。到后来他也不怕聚光灯了,那么多电筒照着它给他拍照,它也不跑。

二号营地周围是狼窝。刚去的志愿者很害怕,因为狼每天晚上都开会,就是狼嚎,此起彼伏,大的小的都在叫。杨欣告诉他们,在青藏高原狼是不可怕的,而且狼比狐狸还要聪明。杨欣说,在青藏高原30年,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过一次狼伤害人的事,压根就没有过。甚至牧民告诉他,羊放到狼窝附近去,狼都不会吃。因为它很清楚,怕牧民报复。照片里的就是是狼窝的那些小狼崽出来散步了。 

狼也给二号营地带来了好运气,有一个志愿者一天早上起来漱着口,看到河对岸有条尾巴特别长的狼,他跑回帐篷拿照相机拍下来,仔细看,才发现镜头里的竟然是雪豹,这个志愿者一直很遗憾,他只有一支200毫米的镜头,当时只能拍全景,据说现在他勒紧裤腰带,准备买400毫米的镜头。

在这里能拍到了更多野生动物,熊、白唇鹿、马麝、雪豹、岩羊,烟瘴挂的岩羊数量相当大。

岩羊是雪豹的食物,很多科学家通过岩羊的数量,来推算雪豹的数量。同时,科学家依靠志愿者红外相机拍到的雪豹照片,对比豹纹来印证数量。雪豹的尾部豹纹跟人的指纹一样,它是唯一的。

对比豹纹,就能区分出来,拍摄到的不同个体有多少。经过120天的调查,在这个10公里长的峡谷,不足40平方公里的的区域内,找到了国家一级保护动物6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8种,数量惊人。而雪豹竟然不低于9只,这是世界上公布的雪豹最密集地区了。

有了这些资料,科学家完成了野生动物调查报告、植物调查报告、人类学调查报告。在听说了杨欣他们的故事后,中国顶级的科学家,动物学家、植物学家都来参与这个项目的评审,最后项目评审组的组长,原中科院副院长孙鸿烈院士签下了他的名字,(投黑马www.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其中最重要一条——雪豹不低于9只。

水电站的建设项目因此停下来。长江的第一个峡谷,保留了下来,保留住长江上游500公里的自然河道。

在西方人眼中,好水是蓝色的,“蓝色的海洋”,“蓝色的多瑙河”;在中国人眼中,好水是绿色的,青山绿水,“白毛浮绿水红掌拨青波”。其实洁净的水是没有颜色的,蓝色是澄明天空的反射,绿色是两岸青山的映照,青山常在,绿水长流,是“绿色江河”名字的由来,也是“绿色江河”为之奋斗的未来,也是杨欣心中、梦中,理想的长江。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