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可引导有实力中国安保企业保护海外利益

来源:中国军网 2016-04-20 13:13:00

海外利益也要上“保险”

——从我国收购希腊比雷埃夫斯港看资本如何走得出、立得稳

■国防科技大学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王贺王彦博谭桔玲

希腊比雷埃夫斯港

刚刚过去的4月15日,是我国首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机遇期,需强化国家安全意识,国家总体安全观应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来认识,不仅对内要重视安全发展,也要重视对海外利益的开发、维护,给海外资产和利益好好上一份“保险”。

此前一周,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于4月8日成功收购了希腊最大港口——比雷埃夫斯港。这代表着我国“一带一路”战略在推进过程中又获得一个重要支撑点,也是我国海外资本输出、市场拓展的一个重要标志。然而,众所周知,当前的国际形势依然动荡多变,我国如何在机遇与挑战中使本国资本既能走出去又能站住脚、扎下根?这更考验大国智慧。

有限资源,无限发展:海外利益成为重要支柱

资源的绝对有限性和发展的绝对无限性这一矛盾,始终制约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发展的必然,要求资本走向资源。开拓海外利益,实现资本和资源的有机结合,扮演着国家发展的重要角色。尤其在国内资源开始供应不足,并面临大规模大幅度的经济调整转型时期,作为资本向外发展的体现,海外利益在国家发展中显得更为重要。

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看,地中海文明时期,凭借优良的港口条件和来自东方精湛的航海技术,西班牙、葡萄牙两个贵族国家牵头迈出新航路开辟的第一步,以满足自身对东方商品的需求。通过殖民扩张的手段,西、葡逐渐成为富国。从西班牙统治下获得独立后,荷兰成为海上霸主。被誉为“海上马车夫”的荷兰,在世界各地建立殖民地和贸易据点。第一个可以自组佣兵、发行货币,也是第一个股份有限公司的“联合东印度公司”,在17世纪中叶已经拥有15000个分支机构,为荷兰获取大量的海外利益。

早期的资本主义大国、号称“日不落帝国”的英国,在荷兰衰落之后接过海上霸主的旗子,凭借工业革命成果,在伊朗、缅甸、南非、埃及、东非以及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地扩大投资力度,还逐步对南美洲进行渗透,成为该地区最大的投资者。荷、英大手笔的对外投资,扭转资源欠缺的发展困境而成功崛起。第二次工业革命和二战后,美国为了开辟更加广阔的市场,果断抓住时机,仅在1960-1976年就将342家美资企业投送到了发展中国家。凭借其战后有利的国际地位,美国成为最大的海外投资“辐射源”,一跃成为新时期的全球霸主。

海外利益,已经不再仅仅是曾经的大国地缘政治威慑力的表现,而真正成为提升综合国力不可缺少的因素之一。

保护海外利益,大国各显“神通”

从资本贸易全球化开始,海外利益就成为各国发展的重要支柱。而对海外利益的保护,也成为各国必须面对的问题。

全球第一家市值超过4000亿美元的公司、世界最大的非政府石油天然气生产商——埃克森美孚公司在其125年的历史进程中,见证了世界石油天然气行业的发展,也见证了美国维护外部利益的手段。

美孚公司标志

其中,在石油能源供应上,军事力量起到了重要的保障作用。二战后,美国历届政府都采用军事手段来保护海外能源供应安全。前些年,由于国际能源紧张和油价暴涨,美国政府以“反恐”为由扩大对能源生产和运输的武力保护范围,加大在中东、拉美、非洲等能源富集区的用兵力度。此外,美国在政局动乱的地区借口安排驻军,一旦发生问题、威胁到美国的海外利益,军事力量就能及时进行打击,以维护其海外利益安全。

此外,私营安保公司的作用也被美国所重视。美国准许这些安保公司配备军事力量,在有关国家建立起本土化的军事信息网络,并且凭借其不属于军队或政府机构、政治敏感度较低等条件,去完成一些军队不方便执行的任务,以避免引发争议。以美国黑水公司(现改名为Xe公司)为例,就是美国典型的私人军事、安全顾问公司,其业务基础就是建立在武装力量上的。依靠美军退役人员和充足的装备,黑水公司的独特安保业务为美国海外利益的维护提供强有力的保障。

美国黑水公司

在互联网时代,老牌的资本主义大国更多的是借助金融技术的力量来拓展海外利益。比如,英国自行车零售商AlwaysRiding仅有5名员工,却用14种货币和5种语言销售其产品,一半的销售额来自国外市场,其中日本是其最大的国外市场。物联网使得一国企业容易开发自己的海外利益,但是对该国政府、企业的海外活动能力要求也更高。一方面,企业自身的实力必须足够强,这包括企业的创造力、管理能力、市场观察力以及应对贸易问题的能力。另一方面,政府必须有相应的影响力、协调力,能够为企业走出去提供多种软硬实力方面的保障。

国家智库与人才网在英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技术团队为企业研发出良好安全的贸易平台,体系完整的安保公司为企业处理公关等问题,高技术人才瞄准市场需求成为企业创造力的源动力。而英国的综合实力,成为其企业开发海外市场、拓展海外利益的最有效的保障。

另一大经济体欧盟,作为经济共同体,面临的海外利益格局更加复杂。除了少数大国外,欧盟国家普遍存在国力有限、外交领域狭窄,迫切需要联合起来“一致对外”。在立法层面,虽然欧盟就协同保护海外利益的问题上进行了充分考虑,但实施起来却因各国无法协调而困难重重。2011年利比亚发生政局动荡,只有8个欧盟国家在当地设有外交办事机构,而当时被困利比亚的欧盟公民超过6000人。

更糟糕的是,国际金融危机后,越来越多的欧盟公民开始前往海外寻找工作机会,但受财政紧缩影响,欧盟各国的驻外机构和办事人员却在不断减少。同时,《马斯特里赫特条约》《里斯本条约》和《欧共体条约》等将欧盟打造成命运共同体的法律文件,虽然规定了“协同保护”的条款,但在意大利法律学者玛德丽娜·莫拉路看来,这是一种“乌托邦式设想”,不能在欧盟成员国之间不顾各国具体国情搞“一刀切”。在具体事务中,欧盟各成员国也认识到这一点,在保护海外利益的立法和外交工作上正在做出不懈的努力,其经验和教训值得世界各国记取。

国家发展战略对海外利益保护提出新要求

当前,“一带一路”成为世界性的热点话题,“一带一路”贸易大动脉逐步打通运行。然而,沿线国家特点不一,情况复杂,发展水平不均衡,多数基础设施条件相对不足,市场开发不彻底,个别地区国际关系不稳定,诸多影响因素交错存在。而我国企业在一些地区前期积累不够,一时无法找到准确定位,应对危机事件的能力不足,等等,令“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面临许多挑战。

中国“一带一路”版图

在保护主体上,在继续加强海外领事保护的力度基础上,可通过引导一批国内有实力的安保企业扩大服务规模,提升服务水平,来实现非政府机构对海外利益的维护保障。在安保企业的发展方向上,结合国情创新企业服务模式,建立完善的服务体系迫在眉睫。

在信息掌控上,信息获取的有效和及时、贸易平台的广阔和全面,是保护海外利益的有效环节。与我国当前的物联网和“互联网+”战略规划结合,在万众创新、大众创业的良好氛围中,实现信息技术与相关人才的有机结合,将为海外利益的开发与保护增加新能力。

在外交层面上,要将海外利益保护条例化法制化,形成政府职能部门、社会团体、企业单位的联动协调机制;同时要处理好国与国之间关系,始终把共同利益放在开展国际合作的中心位置上。在外交合作机制上寻找共性,并在公益性工程建设上展现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形象,将为海外利益长远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海外利益彰显着一个国家的主权,也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未来。正如150多年前美国霍林斯案中法庭得出的结论:有效地保护海外公民的生命、自由和财产,是每个国家政府伟大的目标与任务。新时期下,中国的海外利益保护工作,任重而道远。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