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丹 怒风》第三章翻译:阿卡玛与玛维的密会

来源:新浪游戏新闻 2016-04-21 14:35:00

摘要:《伊利丹怒风》第三章翻译:阿卡玛与玛维的密会。这一章主要讲述的就是阿卡玛与玛维的密会,共同对抗伊利丹的故事……

译者:夜之哀伤

第三章

首杀的四年前,

玛维朝着破碎者村庄OreborHarborage骑行而去,她舔过嘴唇,当她的舌尖触碰到那些孢子时,她感到一阵刺痛。它们无所不在,她的头发、衣服、耳后和被汗水浸透的衬衫袖口都藏匿着这些恶心的东西。一个脓包从她随行者的皮肤间长了出来,只有用治疗法术才能小心的将它们清理掉。

她曾认为地狱火半岛是个糟糕的地方,但此地优胜。地狱火半岛是外域的入口,一片充满了邪兽人和可怕生物的不毛沙漠。但赞加沼泽更加的昏暗和奇怪。它既闷热又潮湿,比Ashenvale的巨橡树还要大的蘑菇遮蔽了太阳的光辉,像鳐一样的生物在阴影中飞掠而过。

当然,这里少有邪兽人,但这儿有其他的威胁,当成功击败破坏者后他们又遭到了一个真菌巨人的攻击,他们曾被食人魔伏击也曾被巨型昆虫围攻。她已经失去了Kolea,她被蛰后蛆虫就在她的伤口浮现,最终吞噬了她的眼睛和大脑。另一个人的死亡最终要归咎到伊利丹头上。

玛维曾欣赏过达纳苏斯的美丽。在数千年的岁月里,她呼吸着她沁入心脾的空气,漫步在她梦幻般的原野,聆听她的歌声与低语。她压抑着这些感觉,尽力将她脆弱藏入深处。在这里,对于某种不能拥有的感受她不能沉浸太久。

OreborHarborage看上去似乎曾有过文明,但现在却是一些建在一片废墟上的摇摇欲坠的临时营地。它们以曾建立宏伟广场的石头做基底。Stagnant刺探着基底周围的水面,锯齿状的山脉在其后若隐若现。

四周的破碎者盯着他们好像他们从未看到过暗夜精灵。一两个破碎者空着手靠近他们,祈求一些施舍,但大多数破碎者都向他们投以带有敌意的眼神,眼神中充满了疲惫,玛维甚至觉得他们不能举起双手来保护自己,他们看来不是个当盟友的材料。

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一些破碎者持有武器,并且谨慎的看着他们。玛维靠近其中的一个,看着他问到“阿卡玛,他在哪?”

这个破碎者看了看她,然后看了看她的随行者,一开始,玛维以为他不会回答,但他伸出拇指指向村庄的中心。

从一些棚里传来哭声。当她闻到腐烂的气味时鼻子耸了一下。伤口在这里很容易就变得糟糕。有时孢子渗进伤口接着就腐烂整个身体,就像霉菌侵蚀一块面包。一个破碎者老妇跛行而过,她的双蹄踏过路上深深的泥坑。玛维低下她的目光,不再注意这些陌生人。她似乎已经收起了她的恻隐之心。

“这些人靠什么生活”Anyndra不高兴的说到。破碎者的景象已经引起了她怜悯的天性。

“我认为他们能捕获真菌和昆虫”玛维说到。她和其他的守望者在这里也有些日子了,虽然动植物貌似是一群群的,但它们是可食用的。至少他们直到如今也没有中毒,可能食物中含有慢性毒素,但玛维的法术还没有发现他们有中毒的迹象。“在湖里有鱼和其他的东西。”

“当然”Anyndra说,毫无疑问她记得那次许多九头蛇围攻他们的经历。“我也这样认为,你真的相信阿卡玛能帮助我们?”她向周围做着手势“似乎他连自己的人民都帮助不了。”

玛维同意,但他并不想大声说出来,以免有违道德。另一个破碎者的屋棚出现在了前面。

“阿卡玛”她说,士兵指向广场边沿的一间屋子,有一队身穿灰色长袍的士兵站在那里,看着她,他们的目光既不带有敌意,也不带有善意。

玛维靠近说:“我想见阿卡玛。”开始,士兵显得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然后,像有一个无声的信号,他们让出了一条通向里面的路。

玛维下了夜刃豹,Anyndra和其他守望者都跟在她身后。当他们靠近,士兵却伸出武器,阻挡他们的去路。

“只有你能进去”一个有一个长官标志的破碎者说到。“如果你是那个叫玛维·影歌的人。”

气氛变得有些紧张。她的随行者并不想离开她。她似乎有些进退两难。一方面说来,如果这是个潜在的盟友,她并不想惹生是非。她当然能保护自己,如果有人想伤害她的话。

“等在这里”她对守望者说。Sarius看向她,点了点头。然后这位德鲁伊走出了人群进入了一根破碎柱子的阴影。他再没出现,但是一只巨大的飞禽在头顶盘旋,并用锐利的目光审视着周围。

守卫站开。玛维走进了房间,却立刻发现了一个破碎者小孩的低声啜泣。

在房间的中央,靠近火炉的地方,有一个畸形的破碎者正抚摸着孩子的额头。他低语着什么,玛维感觉到了涌动的能量——不是污染的邪能,也不是奥术,而是其他的某种能量。她没有放松她的警觉。把邪恶隐藏进魔法当然有许多方式。

孩子逐渐安静了下来随着破碎者在他的耳边轻声的低语。更多能量涌动起来,孩子的啜泣变成轻声的呼吸,和细小的鼾声。

破碎者抬起头,转向玛维,他的声音似乎已上了年纪。他说活似乎不太自然,就像说话对他来说是某种痛苦的事。“我认为我能在等你的时候做些事情。”他停顿了片刻,就像他需要休息一下。他的呼吸都显得有些勉强。“Rosaria有些发烧,但我想我能治好。如果她待在干燥温暖的地方,她应该能痊愈。”

“你是阿卡玛”玛维问到。

“正是我,灰舌氏族的首领。”

“你的消息里说你想要和我谈谈,”她说。

“你是玛维·影歌?”

“我很好奇你是如何知道我的名字的。”

“他有提到你。”

“他?”

“一位你们称为背叛者的人。”

玛维拿起了她的新月状弯刀。阿卡玛却没有动作。他松开双手,表示他并没有武器。但这并没有什么,他已经显示过他能使用魔法。

“你是怎么知道背叛者的?”玛维问。

“唉,有些遥远,我吃过些苦头。和我走走。我们还有太多要谈,你和我。”他指了下门口。也许这只是一个诡计,想把她与她的随行者分开。如果如此,Sarius正在用他的猛禽形态观察着一切。她并没有作孤身一人的打算。

“你先请。”她说,向门口做了个礼貌的手势。阿卡玛点了下头,并向门口走去,把后背朝向她,好像他想表示他并不怕她有所动作。

他们出现在建筑的后面。摇摇欲坠的房子围绕着他们。垃圾堆满了建废墟。霉菌附着其上。它们覆盖了这儿的一切。闪光的昆虫围绕它们周围,贪婪的吮吸着。玛维皱了下眉头。

阿卡玛说“它并不一直都是这样,曾经,OreborHarborage是个美丽的地方。”

“我相信你说的话。”

“的确,在耐奥祖带来毁灭时,一切都变了。曾经,这是文明的中心,一个自由贸易,学习的圣地。”

“这确实难以置信”

“你因该看看上万人来到这里,崇拜精美的雕像,宏伟的建筑时的这里。”

“我是来寻找盟友的,并不是来这里买房子。”

阿卡玛看了看她“你并不是你的族人中第一个对我这样说的。”

“伊利丹并不是我的族人。他犯下了所有暗夜精灵的罪行,当他与燃烧军团开始同流合污的时候。”

“他也曾是你们人民中一位伟大的英雄,他说的。”

“听他装逼,我可以告诉你不同的事实。”

他们越过了村庄的边界,行到了一个广袤,平静的水域的边上。小岛罗列其中。大量的昆虫在其上飞舞。阿卡玛在一个平静的小池塘边上停了下来,池水清澈。一如即往,许多古怪的孢子漂浮其上。黑色的阴影在其中游动。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