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师大被害者家属:从未和对方家属谈过赔偿事宜

来源:网易 2016-04-22 06:04:00

(原标题:川师大血案被害者家属澄清“从未和嫌疑人家属谈过赔偿事宜”(图))

被害人芦海清的家及门口的邻居。

川师大血案被害者家属通过本报澄清:

“从未和嫌疑人家属谈过赔偿事宜”

“无论事态怎么发展,我们依然坚持,绝对不原谅凶手的暴行,绝对不接受嫌疑人家属的道歉,绝对要让凶手杀人偿命。”从3月27日四川师范大学舞蹈学院血案事件发生至今,尽管舆论几经反转,但被害人芦海清的父亲(养父)芦栓虎用三个“绝对”再次明确了自己的态度。

A.无法消解的恨

3月27日晚11时50分,因生活琐事,滕某将同为甘肃白银老乡的芦海清杀害。案发后,滕某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

“一个好好的人几乎被肢解,看不出长得啥样子,从看到尸体的第一眼起,我们就从来没想过要原谅凶手。”在兰州晨报记者采访的近3个小时里,芦栓虎一再向记者强调着自己的态度。

撇开这次恶性事件不说,芦海清和滕某有着太多的共同点。他们都是21岁,都是甘肃白银人,两人在同一年考入四川师范大学舞蹈学院。在录取信息下来的时候,正在县城打工的芦海清第一时间向家里报喜。第一句他说:“爸,我被四川师范大学舞蹈学院录取了”;第二句他说:“爸,竟然有个白银老乡和我考了同一个学院。”

按照常理推断,这两个有缘的老乡很可能将成为在大学期间走得最近的人,守望相助、结伴同行,一同完成四年大学生涯。

然而,3月27日晚11时50分,滕某将芦海清叫到了离寝室一个楼梯之隔的学习室内,拿出了他当天购买的不锈钢菜刀,芦海清血溅当场。据芦海清的哥哥芦海强回忆弟弟的惨状,“被砍了50多刀,血肉模糊,头颅、手指、耳朵都被割了下来。”

27日晚,将芦海清杀害后,滕某返回寝室要求室友报警,然后将自己反锁在了案发现场的学习室内。

4月9日,家属将芦海清宿舍的所有物品清理,和尸体一起火化,4月11日,家属将骨灰带回甘肃。

4月15日,成都市公安局龙泉驿区分局通报了相关案情称:3月28日凌晨凌时17分,成都龙泉驿区公安分局接报,在龙泉驿大面街道四川师范大学成龙校区学生公寓发生一起杀人案。犯罪嫌疑人滕某于3月28日零时17分让同学打电话报警,后投案自首。警方已于3月28日依法将涉嫌故意杀人罪的犯罪嫌疑人滕某刑事拘留,并将依法进行处理。

随后,川师大官方就此事回应称,事发时学校即启动应急预案,并成立善后处置工作组。目前,公安机关正在进一步侦查中。学校正积极配合公安机关依法处理相关事宜。校方称,对案件的发生表示痛心,对死者表示哀悼,对死者家属表示慰问。

4月17日,有媒体爆出,川师大杀室友嫌疑人父母声称:儿子曾患精神疾病,曾两度自杀。

4月18日,芦海强通过网络发布公开信,对嫌疑人患有精神疾病的说法提出质疑。通过公开信,芦海强再次强调“希望法律能够公正、严明、公开地惩戒凶手滕某。我不要所谓的赔偿,不提任何关于钱财的诉求!我只希望在九泉下的弟弟能瞑目,看到滕某为自己下的毒手,付出应有的代价”。

B.曾经的希望和当下的悲恸

4月19日,兰州晨报记者来到景泰县寺滩乡宽沟村,这个留下芦海清一生中绝大部分记忆的村庄。和许多景泰公路沿线村庄一样,这是一个由众多山区人口搬迁至此形成的小村落。如今,随着芦海清骨灰被埋葬,按照当地习俗,家中芦海清穿过的衣服、相片等一切东西都要在村口焚烧,寓意着“了无牵挂、干干净净地走”。

然而,时至今日,芦海清遇害事件的阴霾还笼罩着这个村庄。

得知记者前来,芦海清家很快涌进了一些当地村民。在“如果凶手一旦被鉴定为精神病就可以免予死刑甚至刑罚”的声音中,村民们的愤怒显而易见。

“海清是村子里最出息、最活泼,最惹人疼的孩子。”在村民们眼中,村主任赵大春的评价还不足以形容芦海清的好。

海清懂事,村子里不管哪家有个红白喜事,只要他在家,总会第一时间跑去帮忙,是全村子年龄最小的“跑窜”(当地对红白喜事上帮忙人员的称呼)。

海清能吃苦,放假的时候海清总是想着法子出去挣钱。半夜上山抓蝎子(一种可以出售的中药材),到建筑工地当小工、到县城干销售……

村民们的一言一语无不刺激着芦栓虎一家人的神经,从记者进门,芦海清母亲和姐姐的眼泪就没有断过,作为家里顶梁柱的芦栓虎努力坚持着不让眼泪流出眼眶,但依旧哽咽难语。

海清2岁的时候,其亲生父亲——芦栓虎的二弟遭遇矿难身亡,亲生母亲撇下年幼的海清随即改嫁,从此一去不回。当时,已有一儿一女的芦栓虎当即决定收养侄子。自此,海清成为了芦栓虎家中最小的成员,备受照顾。

从小学到大学,海清兄弟俩的优秀一直是一家人辛苦赚钱的动力,在海清上小学时,鉴于家中的经济情况,排行老二的姐姐甚至不惜弃学后到附近厂矿打工挣钱,帮助家里供海清和海强读书。

“他们弟兄都是艺术生,总是有考不完的试、上不完的培训班,相比其他学生,艺术生的费用支出要多出许多。”在芦栓虎的记忆里,这些年家里的经济状况几乎一直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他记得他上一次买新衣服已经是6年前的事情了。好在海强先考上了大学,随后海清也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四川师范大学舞蹈学院,他是整个村子自搬迁成形考上的最好的大学生,这些足以让芦栓虎感到欣慰。

就在事发前不久,海清还打电话告诉家人,他的大学老师非常器重他,学校各方面都不错,他打算接着考研,希望以后能有个好出路。

C.家人曾寄予嫌疑人很高的期望

此前,有媒体曾通过电话采访的方式采访到了嫌疑人滕某的母亲,其母表示滕某患有精神疾病,曾两次自杀。还有网友传言,芦海清家人曾和滕某家人谈论过赔偿事宜。对此,芦海清家人希望通过兰州晨报澄清此事:事发后,我们从未和嫌疑人滕某的家人取得过联系,而对方也从未主动联系过芦海清家人。

除此之外,芦海强在公开信中还曾写道:“一家电视台的记者以我的名义跟滕某妈妈通了电话(这也是我第一次听到滕某家属的声音),滕某妈妈跟记者(她以为是我)哭诉,她一个月工资只有1000元,还没记者的工资高,滕某爸爸工资也不高……记者(我)甚至都没有提任何关于钱的问题……其间语言十分有条理并且很冷静,没有道歉,没有安慰……”

4月18日下午,兰州晨报记者走访了嫌疑人滕某家所在的小区。这是一座位于白银市区西区的单位住宅小区,小区里的住户大部分都是监狱系统的职工。

在小区门口的小卖部,记者很容易就打听到了滕某家的具体地址,但是在上楼的时候,记者被滕某家的一位邻居拦住。邻居称,他和滕某一家人住在一栋楼上,又都在一个单位工作,如今滕家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去安慰滕某父母,只能在楼下帮他们拦拦人,不让过多的人去打扰他们。“两个人精神都快崩溃了,我们不希望你们去打扰他们,等过段时间他们心里稍微平静一些了,你们再来。”

“这孩子平时挺乖的,虽然话少了点,但见到我们都会主动打招呼。”对于滕某,邻居的印象仅此而已。

但是,采访中也有不少小区的住户称:“这孩子也没少让他爸妈操心。”住户们所说的操心正是源于滕某的两次自杀事件。

据和滕某同住一个小区的滕某好友回忆,滕某曾在初中和高中两次割腕自杀,他对第二次印象非常深刻。因为第二次自杀事件中,滕某曾因失血过多险些丧命。正因如此,在血案发生后滕某的家人才会声称:滕某患有精神疾病,曾两次自杀。并向警方提供了相关证据。

然而,对于滕某此次的暴力行凶事件,该好友分析称:“完全没有想到,但事后想想也可能和家庭环境不无关系。”因为“家里人要他样样都好”。

该好友称,滕某的父母对滕某非常疼爱,期望值也非常高。“滕某的妈妈很要强,对自己要求很高,对孩子要求更高。”在该好友的印象中,一直以来,在滕某的学习生涯中,家里几乎给滕某提供了条件允许范围之内最大的保障,但同时家里对于滕某的学习成绩要求也很高。从平时和滕某的闲聊中,许多朋友都曾感到“滕某的心理压力很大”。

目前,对于滕某患有精神疾病的相关鉴定工作已经展开,该案件距尘埃落定尚需时日,但是芦栓虎却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本文来源:每日甘肃网作者:薛长明责任编辑:李旭朝_BJS2538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