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可能是葡萄酒圈最爱打官司的亿万富翁

来源:搜狐美食 2016-04-25 21:07:00

地球上每三百万人里才有一个亿万富翁(还真是孤单),很多亿万富豪都有精打细算的习惯,他们可能会跟餐馆因一张50美分的收据对簿公堂,转头又会花上亿美元购进豪华游艇。我们今天要讲的这个亿万富翁就可能是世界上最爱打官司葡萄酒收藏家。

全家在1950年代的圣诞节合影,从左往右:老二Charles、老三David、父亲Fred、母亲Mary、老四Bill和老大Frederick

有人说:“要想成为亿万富豪,第一要诀是生下来就是百万富翁。从前有一个小男孩,叫比尔。他出生在美国一个超级富裕的上流家庭,上面有3个哥哥,其中一个双胞胎哥哥只比他早出生了19分钟,他原本应该有一个兄友弟恭的生长环境。但事实上,他的有钱老爹为了事业终日忙的团团转,无暇顾及家庭,他的漂亮老妈则整天穿戴得体的活跃于各种社交场合,为了在父母有限的家庭时间里“争宠”,这些有钱人家的心机boy们总是背地里轮番上演“甄嬛传”。小时候的比尔又高又瘦,看上去有些唯唯诺诺,哥哥们总是喜欢欺负他,这是一个内心缺乏安全感的自卑小男孩。

俗话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但同一只手上五个手指头,还有长有短呢,做父母的难免都有一个自己偏爱的孩子,比尔的老爸就对聪明伶俐的二儿子厚望有加,把他当做自己的接班人培养。于是,同样渴望父母关怀的比尔就习惯性对二哥敌意很深,时不时的炸毛,为了平息小儿子的怒火,不胜其烦的母亲大人只得把只有11岁的老二送到学校,同样为了照顾这个熊孩子的情绪,他老爸还特地抽出时间带他到北极圈和非洲探险。总体来说,除了缺爱,我们的比尔同志在童年时期过的还是蛮称心的。

1968年,兄弟三人期在麻省理工大学的留影:Bill(左)、Charles(中)和David(右)

大学时代的比尔跟自己的二哥、三哥一样都在麻省理工大学度过的,那时候的他们还经常一起参加趴踢,分享撩妹技能,喝断片儿后睡在一间房里的事儿也有。比尔的双胞胎三哥遗传了自家老妈的社交基因,喜欢参加聚会和漂亮姑娘,是一个称职的上东区公子哥。相比而言,比尔更加理智,他有自己的想法。作为金牛座的他天生对艺术品有一种骨子里的鉴赏力和热爱,(不信你可以观察一下自己身边的那些金座男女们),会为了兴趣爱好一掷千金。这方面他跟少年时期就献身艺术的大哥癖好相投,这位大哥常年在法国、奥地利和英国修复那些年代久远的老城堡。或许这也是为什么日后在经年的兄弟内战中,比尔会跟老大站在同一阵营,老二和老三结成一派。性格不仅决定的是命运,还有联盟对象。

金牛座男生的另一大特点就是喜欢较真儿和转牛角尖,是那种可以把偏执演绎到极致的一类人,在这一点上,时间从来不是他们的对手。变故发生在比尔老爸去世之后,在此之前最受器重的老二就已经坐上了家族公司的头把交椅,老二是一位心思缜密的商业奇才,正是在他的领航下,他家从一个中型炼油公司成为了美国的能源大王,继承至今,企业规模增长了2600倍,成为美国第二大私人集团。比尔和三哥毕业后也加入了公司,但是随着父亲的离开,原本表面上还算平和的兄弟关系背地里开始暗流涌动,直至对簿公堂。双方在此后的很多年都是通过律师沟通,即便是在他们老妈的葬礼上也没有交流。

很多媒体都曾一度喜欢对CharlesKoch和BillKoch之间的官司大战添油加醋

很多资料显示,先是比尔策划了一场失败的“逼宫”,以期取代老二在公司董事会的位置。随后他状告老二徇私、贪污,这次的结果是兄弟四人证实分家,老二和老三花了一大笔钱买断了他和老大的股份,然后,比尔彻底离开了家族公司。很快他发现自己被骗了,狡猾的老二在评估公司市值时造了假,于是愤怒的比尔联合大哥展开了跟另两位兄长的漫长官司之旅,这场兄弟内战在此后的14年里载浮载沉,最终比尔一方胜诉,但是诉讼费却也昂贵的离谱。正如他高瞻远瞩的父亲生前劝诫他们兄弟时所说:你们要尽可能的避免打官司,因为律师会得到三分之一的钱,税务人得到另外的三分之一,而你只有在足够幸运的情况下才可能获得剩下的三分之一”。

比尔同学似乎一点儿也没有将他老爸的话听进去,如果说打官司能让人上瘾的话,他应该是世界上最深谙此道的亿万富翁。在他这一辈子里,不仅跟自己的亲兄弟打过n多次官司,还控告过自己的老妈,是的,最后气的他老妈在遗嘱里一份钱也没给他留;跟前女友因为一处公寓闹上法庭,两人的八卦秘闻传得沸沸扬扬;囚禁和诉讼自己的前公司高管,当然最后也被对方倒打一把;当然这些都不是我们今天要谈的重点(编外音:还以为今天没重点…),如果你了解了上面这些背景故事,或许就可以明白,比尔为什么会成为葡萄酒界大名鼎鼎的“CounterfeitsCrusader”(打假斗士)。

BillKoc的超高规格酒窖

比尔的二哥和三哥在美国的名声并不是很好,这两位的身价分别在美国福布斯富豪榜上名列第九,兄弟俩的财富总值加起来超过了排名第二的巴菲特。他们是狂热的茶党(TeaParty)支持者,同时还跟默多克一样常年为共和党摇旗呐喊,财团操纵政治和舆论的把戏相信大家在《纸牌屋》的一、二季中都有领教,所以他们也是最令奥巴马头疼的亿万富翁之一。相比之下,福布斯富豪榜排名在959位(身价21亿美金)的比尔就不那么令人“讨厌”了,正如前面所提及,作为金牛男的他是一个物质至上主义者,从游艇、豪宅、帆船比赛、艺术品到葡萄酒都有涉猎,是的,他还是一个狂热的葡萄酒收藏家,而且专挑那些珍稀的老年份葡萄酒收藏。他绝大多数的名酒都是通过各大拍卖行购进的,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葡萄酒这一行水深的很,即便是知名拍卖行也存在假酒和欺骗,WTF,老虎不发威,你当哥是HelloKitty啊,哥可是连自己家人都六亲不认的刺头儿,好,咱们法庭上见。

“我想让有些人知道,如果他们卖给我一瓶假酒,伙计,那我就会不计一切代价的让他们追赶他们”。

“Iwantsomeonetoknow,theysellmeafake,man,I'mcomingafter'emnomatterwhatthecost。"

于是,为了心心爱爱爱的葡萄酒,金牛男比尔同学展开了漫长的十字军东征。

2014年,BillKoch跟他的律师在法庭外接受媒体拍照

2005年,打赢了跟HardyRodenstock的官司。一件你可能早有耳闻的酒界旧事,他在1987年和1988年购买了四瓶据说是托马斯杰弗逊的1787年份拉菲,瓶身上刻着“Th.J”。后由于谣言出没,比尔从2005年开始花重金聘人对这些酒进行调查,被证实确实是伪造的,他甚至找到了在瓶身上刻字的两个工人。2010年将酒款提供者奥地利人HardyRodenstock告上了法庭,胜诉,但由于对方拒绝到美国出庭,所以,虽胜尤败。此事成为了葡萄酒小说《亿万富翁的醋味酒》的灵感来源。

2005年,由于是通过拍卖行佳士得(Christie’s)购买的HardyRodenstock的假酒,对佳士得提起了诉讼。

2013年,打赢了跟硅谷企业家EricGreenberg的官司,状告对方故意卖给了他一批老年份的波尔多葡萄酒。胜诉。

2013年,因为是通过Zachy拍卖行购买的EricGreenberg的酒,所以比尔也逮住机会控告了这家拍卖行。

2008年,跟印度尼西亚葡萄酒诈骗犯RudyKurniawan打官司,成为Rudy入狱背后的主要推手。

2008年,跟纽约臭名昭著的拍卖行兼葡萄酒专卖店Acker,Merrall&Condit对簿公堂(是的,就是那家上两个礼拜对香港一家公司收购股份的拍卖行),胜诉。

需要指出的一点是,在RudyKurniawan这起案子上,比尔花费了1200万美金,比他当初从对方手中买酒花掉的500万美金还要多,为了协助FBI调查这位诈骗犯的老底儿,他特意重金聘请了一个侦查小组,最后法庭让Rudy赔偿了他300万美金,相信大多人都会觉着这实在太得不偿失了。

尽管比尔也曾冠冕堂皇在公众场合表示他的胜诉“是消费者权益的巨大胜利”,还说很高兴看到拍卖行业开始规范他们的做事方式,自己为这个黑暗的行业带来了一丝光亮...但我宁愿相信这位富裕的老人如此劳师动众的打官司并非是为了正义,或许仅仅是因为他“不喜欢被人欺骗”。

那么问题来了,这老头儿到底是真的喜欢葡萄酒?还是像其他有钱人一样把名酒当做炫耀的资本?

有记者曾深入比尔在弗罗里达棕榈滩的豪华别墅,地下是一个1200平米的酒窖,该酒窖由知名奥地利建筑师FriedrichGruber全力打造,从砖头、石头到铁制品全是从奥地利运来,包括干活的工人们。酒窖内存放着43000瓶佳酿,是他花了将近40年的收藏心血,其中包括125个年份的拉图,100多个年份的拉菲,超过80个年份的木桐。20个罗曼尼康帝套装,以及一瓶1995年的六升装罗曼尼康帝。法国之外,还摆放着GiacomoConterno家的巴罗洛,BrunoGaicosa家的巴巴莱斯科,以及1962年份的VegaSicilia和大量1971年份的奔富葛兰许。

什么会让一个亿万富翁哭泣?葡萄酒

在一次视频采访中,他自称是外人口中的“笨蛋受骗者”(pigeonorsucker),因为自己花500万美金从拍卖行买来的好酒竟然出自洛杉矶郊区一个28岁诈骗犯的厨房。记者问他为了这些假酒大动干戈是否有必要,要知道大多数亿万富翁都会为了面子缄默不言。已经年纪一大把(76岁)的比尔突然失控的哽咽了起来,最后说:这些都是艺术品和手工艺人的情怀啊。好吧,很多人应该都可能像那个采访记者一样对这位在一瓶酒上花六位数的富翁难表同情。

或许葡萄酒有如艺术品一样是他与外界沟通的方式,是孤独内心的一种呐喊,他的古怪和疯狂则更像是一种能量发散。

看到这里,相信不少读者已经知道我们说的是谁了吧。他就是令所有葡萄酒造假犯闻风丧胆的WilliamI.Koch,小名:Bill,因为在美国William的简称并非“Will”而是“Bill”,佛罗里达奥克斯博能源公司的创始者和董事长。为什么今天会讲到他的故事,因为本月初Decanter杂志报道称,5月19-20日,比尔老爷爷要在纽约苏富比拍卖自己庞大的葡萄酒收藏,为什么是苏富比呢,因为知名的拍卖行几乎都被他控告过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