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阿富汗求医辗转多家医院没得治 最终赶去中国医院

来源:凤凰国际 2016-04-30 14:50:00

原标题:记者阿富汗求医记:患阑尾炎辗转多家医院(图)

【编者按】本文作者系新华社驻喀布尔分社记者冯之磊。百废待兴的阿富汗不仅安全环境恶劣,各种社会生活条件更是难以想象。适逢冯之磊卸任回国浅析,不曾想某晚爆发急性阑尾炎……以下是“劫后余生”的冯之磊的自述,让我们一窥一名驻外人员的日常。

4月27日凌晨5时左右,阵阵腹痛把我从睡梦中疼醒,全身无力,手脚发冷,本以为是夜间着凉所致,也许“忍忍就好了”。

于是在床上辗转反侧,闪躲腾挪,但疼痛感愈加严重,冷汗冒起,从上腹到下腹大面积阵痛,尤其是右下腹,用手指压迫时几近难忍。

坚持到7时许,手机上网查一下症状,感觉不是肠胃炎就是阑尾炎,看到“严重时会导致休克”时,挣扎爬起胡乱穿了衣服,出门前去求医。

这是我驻喀布尔期间第一次去医院,毫无经验可谈,由于其他内派同事正在熟睡,也没好意思打扰他们。

首先想到的是隔壁的美国医院,说是医院,充其量也就一家诊所的规模。雇员阿卜杜陪我出门右转,步行十余步即到达。

门前是四名持枪把守的阿富汗警卫,我吃力地告诉他们这是急诊,请尽快找医生。搞清楚我不是中枪之后,一名警卫进门通报,我想跟着进去但被拒之门外。

左等右等,10分钟不见开门,期间我已疼到直不起腰来,像一名痛经的妇女蹲缩在诊所门前,接受三名警卫和一名雇员的围观。

我和雇员不停礼貌催促警卫,对方很无奈地说,医生还在睡觉。这时一名面熟的阿富汗人从外面赶来,似乎是一名医生或护士,他很友好地和我握了握手,了解情况后说“一分钟”,然后进入诊所。

我似乎看到希望,继续等了5-6分钟,铁门最终开一个方孔,告诉我“很不好意思,不接收急诊和没有预约的病人……”当时气得我真想骂娘,早说不接急诊我就不用白等这么久。友邻的小船也是说翻就翻。

由于对方拿枪,而且腹痛难忍,没工夫和他们瞎白活。阿卜杜当即决定,要开车带我去不远的德国医院,据说是本地最好的医院。

我蹒跚上车,幸好时间尚早,路上不是太堵,七拐八转到了德国医院门口,依然是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卫,这次回答更加坚决,“九点之前不开门......”一看表不到8点,阿卜杜又决定去附近的印度医院,非常之近,三五分钟就到了。

这时腹痛已近三个小时,途中又在喀布尔的破路上颠簸一番,经过数次急刹和急冲,本就身体不适的我下车就开吐。

先是吐在印度医院门外的下水道,进门后又有恶心感,冲向厅内的一个大蓝色塑料垃圾桶,掀开后一股缠绵悠长的酸臭腐烂之气扑鼻而来,估计正常人也会被熏吐。

一名男护士陪我走到一个类似急诊室的地方,空床位较多,我随便找了一张躺下来。经过先前一阵呕吐,不适感反而减轻不少。

依旧是等待,迷迷糊糊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来了一名医生,帮我按了按腹部,用带有浓重阿富汗口音的英语说了一通医疗术语,我当时毫无保留地蒙圈了,后来大概知道疑是阑尾炎,但要先验血、输液、做超声波检查。

阿卜杜替我前去缴费,男护士先后鬼鬼祟祟拿着一些奇奇怪怪的针管和吊瓶过来,让人感觉很不放心,于是我提议先去做个B超。护士很爽快地答应了,返身离开后就杳无音信。

无奈让阿卜杜帮去问问情况,后来得知做B超的医生还没来上班,由于当天是周四(周四、周五是阿富汗的周末),不清楚医生是晚点来还是压根就不会来,我们最终决定去稍远的中国医院。

一路颠簸。这时车已多了起来,堵车期间先后有一名老人、妇女和儿童拍打车窗要钱,这事儿在喀布尔比较常见,以前我还会给个几十阿尼,现已疼得哼哼唧唧无暇顾及。

喀布尔的路简直是灾难,我工作所在的外交区域基本属于当地最好路段,其实无非就是些逼仄的水泥路,其他有些地方连水泥路都没有。

我问阿卜杜为什么市政府不修路,他回答说“根本就没有政府,外国人给的修路钱不知进了谁的腰包”。

总算不再堵车,跋涉过一条像河一样的路后,赫然发现前方路断了!工人为了排水正在用挖掘机开凿一条彻彻底底的大沟壕,而且前方没有任何提示牌。真是衰到家了,一时哭笑不得。

无奈又绕了一个大大的圈,最终赶到中国医院。看到院内的曹医生如同见到亲人,当天先输液、止痛、消炎,本以为是急性肠胃炎,后确诊为阑尾炎急性发作。

雇员们得知此消息后,都安慰说,“没关系,阑尾炎在阿富汗是小手术,你甚至可以亲眼看着医生切开你的腹部,从里面掏出阑尾,或者别的什么东西。”

苏非很严肃地告诉我,“你们经常喝热水,这对身体非常不好!”次日输液的时候,阿卜杜还问我要不要来根烟。

玩笑归玩笑,医生和雇员还是郑重建议我回中国做手术,那样更有保证。另据悉,阿富汗也有“以药养医”的情况,医生为了多挣钱,哪怕很小的毛病也会开很多药,甚至不惜做手术。

驻喀布尔整整一年,仅有两次感冒,从未去过医院,一向以此为幸,没想到“晚节不保”,临卸任之前经此一遭。

想想也算经验难得,疼痛不多,开心取乐。国人在喀布尔得病,最好选择中国医院,一是方便与医生交流,二是医疗条件在当地算好。

最后一句感慨:IloveAfghanistan,itmakesmepainful.(记者冯之磊,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