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满获国家赔偿金275万余元:对金额遗憾但认可

来源:社会新闻 2016-05-14 02:14:56

陈满2月2日回家,受到亲朋好友的盛情迎接供图/视觉中国

海南省高院13日发布消息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海南省高院决定支付陈满人身自由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人民币2753777.64元。同时,陈满不再向海南省高院提出其他国家赔偿申请。

从1992年12月28日陈满被羁押到2016年2月1日被宣判无罪当庭释放,8000余天的日夜让陈满成为了国内已知服刑时间最长的蒙冤者。今年3月,陈满向海南省高院申请966万余元的国家赔偿金,其中包括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185万余元;申请人误工费370万余元;医疗费、后续治疗费10万余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万元;23年的申冤费用支出100万元。

3月14日,海南省高院立案受理陈满申请国家赔偿案。3月30日,海南省高院在海口市举行公开听证,就国家赔偿问题展开核实协商。此后,陈满及其代理律师和海南省高院法官又进行了多次协商沟通。

昨日,海南省高院新闻发言人严献文表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刑事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有关规定,海南省高院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上年度即2014年度国家职工日平均工资219.72元为准计算人身自由赔偿金。陈满被无罪羁押监禁8437天,向陈满支付人身自由赔偿金1853777.64元。

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海南省高院认为,陈满被错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被无罪羁押监禁8437天,人身自由被剥夺超过23年,认定为遭受了严重的精神损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有关规定,综合考虑陈满被错误定罪量刑,长期剥夺人身自由的情况,支付陈满精神损害抚慰金90万元。

对于最终275万余元的赔偿结果,陈满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遗憾”、“只能说是认可”。“如果再次申请赔偿,可能还要用更久的时间去申请和等待,但我现在想尽快地重新生活,从这个方面以及《赔偿法》的现状来看,我只能是说认可。”陈满说。

在对陈满的代理律师王万琼的采访中,他表示:“对于这个结果大家肯定是不太满意的,但只能尊重当事人自己的选择,因为说实话,他已经很疲惫了,从申冤到现在20多年过去了。”

1994年11月9日,海口市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和放火罪判处陈满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1月13日,海口市检察院以量刑过轻为由,向海南省高院提出抗诉。1999年4月15日海南省高院审理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最高人民法院指定,于2015年12月29日在海口市琼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再审此案。2016年2月1日在海南省美兰监狱,依法对该案公开宣判,认为原裁判认定原审被告人陈满杀死被害人钟作宽并放火焚尸灭迹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依法应予改判。法庭公开宣判:撤销原审裁判,宣告陈满无罪,当庭释放。

对话

“275万赔偿还没打算怎么用”

没有达到我们预期的数额

北青报:之前申请的赔偿金是966万余元,对于最终获得的275万余元的国家赔偿,你心里接受吗?

陈满:只能说表示遗憾,没有达到我们预期的数额。因为有一个现实的问题,《赔偿法》中的问题。比如说,我们当初提出的966万,其中误工费是300多万,但是按照现在这个《赔偿法》只有丧失劳动力或者劳动力低下的才会得到这个补偿,而不是从这20多年剥夺了我的自由这一面来进行补偿。

北青报:还打算再次申请国家赔偿吗?

陈满:我也认可这个赔偿,因为考虑到可能还要用更久的时间去再次申请和等待,但我现在想尽快地重新生活,从这个方面以及《赔偿法》的现状来看,我只能是说认可。

还没打算如何使用赔偿金

北青报:有打算用赔偿金去做些什么吗?

陈满:现在还没有什么打算,因为目前还没有完全适应、了解和融入社会,和社会接轨还需要一段时间,可能要花一年左右的时间重新开始生活。

觉得自己和社会脱节

北青报:从无罪释放到现在,已经过去3个月的时间,这3个月你过的怎么样?

陈满:调整还是需要时间的,只能说尽力去做吧,总不能把两天的事扔给一天来做吧。刚开始还好,但是在实际和这个社会接触的过程中,还是觉得自己是脱节的。比如说,人们的生活节奏变快了,思想也有很大的变化,我需要慢慢去适应和了解这些。

北青报:怎样“尽力去做”,去适应眼下的社会?

陈满:多和人去接触,多做事,办事过程中才能慢慢发现问题,解决它。

北青报:遇到过哪些不适应的事情吗?

陈满:比如说周末的时候大家现在都不愿意再处理工作的事情,愿意多陪陪家人,休息啊,所以,有时候打电话处理一下事情会“碰壁”,需要调整一下自己的节奏。还记得有一次我去成都办事,找一个年轻人问路的时候,他一边低头玩手机一边避开我就走了,这是以前没接触过的人们的状态。

现在每天陪陪父母调养自己身体

北青报:眼下每天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陈满:主要是陪陪父母,帮他们做点事,每天买菜、做饭,然后调养自己的身体。慢慢做点事,交点朋友,和同学见见面聊一聊。有过好几次同学聚会,他们非常关心我,也给我很多关怀和帮助,我非常感谢他们。

北青报:父母现在对你有什么样的担心和心愿吗?

陈满:他们最关注我现在的状态,总觉得我刚出来很多事情不熟悉。我要是出去的话,我母亲一天会打几次电话,知道我在外面的情况了,她才放心。心愿的话,他们还是希望我能尽快有自己的生活。

北青报:在1992年被抓入狱时,你已经在海南开办了自己的一家装修公司,是正在“闯事业”的状态,而且你在狱中的时候会经常看一些商界人士的传记,现在还有再次创业的打算吗?

陈满:应该有吧,估计从明年开始起步。环境已经有了相当大的变化,需要慢慢了解社会的情况,以及事情是不是有发展的前景,该如何操作啊等等,都需要慢慢考察和了解。

北青报:对于未来要做的这些事有信心吗?

陈满:会有的。现在的生活就是做好每天应该做的事情。

我的生活耽误了23年

北青报:对于这个案子相关责任人打算追责吗?

陈满:我肯定是有这个诉求的,我曾在媒体上及陪审时向海南高院提到过这个事。我现在的观点是,我只能提出我的诉求,至于说国家相关部门怎么追责,那就是他们的事情,我们也管不了。因为说实在的,我的生活耽误了23年,我还有我的理想,我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和时间再纠缠这些事情,这些事都是我控制不了的事。我目前就是把我现在能做的事情做好。

北青报:会对这些相关责任人有恨意吗?

陈满:恨肯定有,明明不是我,但他做了假证,也有人对我做了刑讯逼供……但我的父母年龄也大了,时间对他们来说不是很长了,因为我这个事情,他们已经经历了20多年非常痛苦的生活,现在应该给他们带来些欢乐了。

北青报:目前的理想是什么?

陈满:创业,干出一番事业。

北青报:现在生活中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陈满:好好陪陪我父母——这是最大的心愿,也是现在最紧要去做的事情。

本组文/本报记者计巍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