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爱贺兰山?这是我见过最感动的回答

来源:搜狐美食 2016-05-27 09:43:00

随着中国葡萄酒市场的日渐兴起,国内葡萄酒产区也渐渐有了自己的形态。如果说山东葡萄酒打响了中国葡萄酒产业的第一枪,那么宁夏葡萄酒则在国际葡萄酒市场上立起了第一面旗帜。在今年的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赛上获奖的36款中国葡萄酒中,就有16款来自宁夏的贺兰山东麓。这里是一片什么样的天地,这里又有着怎样的一群人?他们因何如此喜爱而决定扎根在这里?

为了更好地了解,我对几位宁夏贺兰山产区的庄主和酿酒师进行了简短的采访,他们的回答会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这个产区,以及了解他们。

爱这里的天

宁夏深居内陆,有着典型的大陆性气候。贺兰山东麓位于北纬37°43'~-39°23'、东经105°45'-106°47',日照时间长,全年日照时数2580-3100h左右,年降水量少,葡萄生长季节的有效积温年平均值约为3200℃。并且干热的气候还使得病菌非常难以滋生,葡萄园基本上不需要使用农药来控制病虫害。

蔚蓝如洗的天空,高高的云,澄净的空气,为种植酿酒葡萄建立了的良好基础。即使偶尔会有几场风沙,也丝毫不影响人们对这种气候环境的感恩。

爱这里的地

来源:百度地图

玉泉国际酒庄的白天华说:“天道酬勤。宁夏贺兰山东麓的原始地貌并不是广袤肥沃的平原,主要是冲积扇、砾石滩、戈壁等地质构成,也许只有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才能激发出葡萄本身的潜在特性,只有酿酒师加倍辛勤付出,才能酿出好酒”。温家酒堡的温博阳自豪地称这里有一山一水一江南——“山是贺兰山,水是黄河水,这里就是我的江南了。”

贺兰山脉

贺兰山自古是兵家之地,在岳飞的《满江红》里有:“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如今仍是银川平原的一道天然屏障——起伏的山脉挡住了西北寒冷气流,削弱了潮湿的东南季风,阻止了腾格里沙漠的东移,是许多宁夏人心中的「父亲山」。

贺兰山东麓的葡萄园地形起伏较小、较平坦、沟壑小而浅,土壤侵蚀度轻,以淡灰钙质土、含砾石砂壤土为主。土层深40-100cm,上层多孔利于引入空气并迅速将水渗入下层;下层土壤细腻,利于锁住水分,使得葡萄根部深深扎入土壤。

黄河

宁夏气候干旱,滴水如金,每每葡萄幼苗发芽时就开始面临缺水的危机。幸好中国的母亲河黄河流经其东,除了在干旱时提供必要的灌溉用水,它还能对部分葡萄园起到调节温度、调节光照的作用,为葡萄的生长保驾护航。

爱这里的人

虽然看似是“背名山而面洪流,左河津而右重塞”的天赐宝地,但谁都记得这里曾是一片“天上无飞鸟,地下不长草,风吹石头满地跑”的不毛之地。土地是诚实的,如今的万亩良田,离不开那些在这里抛洒青春的汗水、敢于拥抱梦想的宁夏人们,他们才是真正爱这里的人。

贺兰晴雪酒庄种植师王奉玉(左)董事长容健(中)酿酒师张静(右)

观兰酒庄种植师冯延涛

不得不说,宁夏葡萄酒产业里的人才数不胜数。除了一些土生土长的老农,许多从外地过来投身建设酒庄的人们几乎都学习过种植葡萄和酿酒,大多数还是在波尔多、勃艮第、澳大利亚等其他国家的著名产区留学归来的硕士或博士。比如观兰酒庄的酿酒师廖祖宋,留学的时候还是一位穿着风衣围着高高围巾的文艺少年——

如今是人们口中“贺兰山下的焦裕禄”——

问及为什么会来到贺兰山,他说:“能出好酒。就像勃艮第、波尔多这种好产区,总是让酿酒师和种植师向往的。”

才华之外,宁夏的酿酒人还很注重个性。在共同追寻产区特色的同时,有的人用国际品种酿造现代风格的葡萄酒;有的人坚决用本土品种(如山葡萄或鲜食葡萄),既不做澄清,也没碰过橡木桶;还有一些人更愿意按照自己的理念挑选适合当地土壤气候的葡萄,努力让葡萄酒反映出当地独特的风土味道,大家执着的劲头颇有百家争鸣的意味。

追根溯源,这里的人们对梦想的追求让人佩服。俗话说:别谈感情,伤钱。这是实话,当大家都在讲成功学的时候,这些人转头回来建设西北,投钱开荒建地,做起了几辈子可能也回不了本的酒庄生意。博纳佰馥的孙淼说出了其中一大部分人的心声:“因为我是宁夏人”。贺兰晴雪加贝兰的酿酒师张静说:“问我为什么爱贺兰山,就和问我为什么爱父母一样。我生在这,长在这,不论贫瘠还是富庶,这里有爱,有成长,有梦想,也有荣耀!”

贺兰晴雪酒庄酿酒师张静

梦想不是玩笑话,幸而我们看到许多许多的追梦人,他们克服了重重困难,做到了有始有终。他们没有完全追求利益,但也不是傻子,梦想之外源于一份纯粹长远的感情。九月兰山酒庄的尤成栋庄主说:“09年踏入这片土地,我们就把家安在了这片沙砾之上,当我们种下第一棵葡萄树时,我们就把根留在了贺兰山下。为什么爱贺兰山?因为我们就是贺兰山下的一家人,这里是我们的家,是我家的根。”

九月兰山酒庄的一家人

更加羡煞旁人的是还有几对夫妻档,怀抱着同样的理想,做着同样喜欢的事。比如刚刚说的尤成栋和爱人王蕊,还有彭帅和孙淼、厚森和姜婧等。酿酒师邓钟翔说:“这是命中注定的宿命”。我等凡夫俗子只能一边喝着他们的酒,一边感慨“得成比目何辞死,顾作鸳鸯不羡仙”了。

刚刚领证了的邓钟翔与孙洁

孙淼和彭帅——曾经一个任Pion酒商中国市场主管、一个在DomaineEmmanuelGiboulot工作,现在是贺兰山下一对普通的小夫妻

小皮说:“贺兰山吸引我的地方就是人,一群不同背景,不同年龄,不同的性格,却都发了疯一一般,拼了命也要酿出好的中国酒的贺兰山人。看过贺兰山的奋斗史,虽然大业未成,我却打心眼里希望他们成功,因为他们的成功也是中国葡萄酒的成功。”

爱这里的葡萄酒

说了这么多,我们爱贺兰山的原因最后自然是落在葡萄酒上。短短几十年的发展,红葡萄酒中的迦南美地的小马驹、银色高地的阙歌、贺兰晴雪加贝兰已经早早名声在外,一瓶难求;树立起宁夏霞多丽白葡萄酒典范的贺兰山美域珍藏霞多丽干白拿奖拿到手软;还有完全采用传统香槟工艺酿造,用的却是宁夏当地的霞多丽和黑皮诺的夏桐天然型起泡酒。

当然还有张裕、长城、王朝、保乐力加、轩尼诗,小的精品酒庄诸如博纳佰馥、西夏王、类人首酒庄、巴格斯酒庄、金色美域、宁夏红集团、蒲尚酒庄、铖铖酒庄、九月兰山、观兰酒庄、立兰酒庄等等,所生产的葡萄酒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国际舞台。

侍酒师吕杨说:“宁夏的葡萄酒产业和中国的侍酒师行业一样,都在起步、在学习、在探索、在成长。当然我们面对的压力、辛苦和困难可能远远不如你们,相比有的人还经常抱怨眼前的苟且,你们已经开始大步走向远方的田野。你们的许多精神都非常值得学习,是许多人的榜样。我们会在这里与你们一起,为中国的葡萄酒的将来而努力。”

最后,感谢所有为宁夏葡萄酒而奋斗、努力、坚持的人。都说宁夏贺兰山产区是一匹黑马,我们更相信这是一匹已经遇到了伯乐的千里马。

-End-

酒斛网官方公众号(葡萄酒,ID:vinehoo),关注我们,每天推送原创实用内容,陪你一起聊天喝酒涨姿势。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