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沐:保险业参与艺术品市场治理的意义与创新取向

来源:北京文艺网 2016-06-13 11:13:00

目前,我国艺术品市场及艺术金融发展的关注度比较高,我国人均GDP已接近达到8000美元,消费结构的快速转型已经到来,并且迅速地深化发展。

近日,我国首家文化产业类保险公司——东方文化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筹)启动申报工作会议召开,标志着专业化的文化产业保险的大幕即将拉开。中国艺术产业研究院副院长西沐作为特邀专家代表,在工作会议上作了《保险业参与艺术品市场治理的意义与创新取向》的专题报告。以下是根据西沐先生的发言录音整理而成,供广大读者参考。

文化产业是一个非常大的集群性产业业态。由于其资源特质的非标性特征,不同业态之间的资源特质差异巨大,从而也带来了不同行业发展中的巨大的差异特性。为了在短时间内更好地理解与认识文化产业发展过程中的一些规律与特质,我拟从艺术品市场这一前沿及自主性较强的业态分析入手,通过分析保险在艺术品市场及其产业发展过程中的地位及创新取向,来更为具体地认识保险业在文化产业发展过程中的一些趋势与互动关系。下面,我从三个方面,简要阐释一下自己的一些感悟。

一、中国艺术品及艺术金融发展的一些状况

目前,我国艺术品市场及艺术金融发展的关注度比较高,我国人均GDP已接近达到8000美元,消费结构的快速转型已经到来,并且迅速地深化发展。从我国艺术品市场的发展的态势来看,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到了2015年底,整个艺术品市场的总交易额已近4000亿元,拍卖市场的交易额也达六七百亿元,在高潮时的2011年,拍卖市场交易额达1000多亿元。与此相对应,近几年,我国艺术金融的发展速度也是非常快,2013年、2014年艺术金融发展的规模大约是200亿元左右,2015年有了迅速发展,规模达到近600亿元。虽然我国艺术品市场的总交易规模自2011年以来,没有很大的变化,我们讲是处在一个平台期。但是,艺术金融的发展规模增长了好几倍。这种变化给我们提出来一个警示,那就是艺术品市场的结构正在发生大的转型。

中国艺术品市场虽然经过三十多年的快速发展,但一些根本性的问题并没有随着市场的快速发展而得到有效的解决,比如诚信问题,其中最核心的“三假”问题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比如定价机制问题,官本位、市场明星等的侵蚀等,也没有得到很好地建构、解决;比如交易体系的扭曲问题、一二级市场的倒挂问题、退出机制问题等等,都没能有效地得到化解,有的方面甚至还有了新的积累。所以,人们就得出一个这样结论:艺术品市场存在的这些问题,已经不能或者是很难仅仅依靠艺术品市场本身系统已有的力量来解决,必须要寻找新的发展动力。

艺术品市场新的发展动力可以来自很多方面,比如政策方面、国际化进程方面等,可是,人们越来越发现,重要的是要聚焦资本和金融的力量,特别是金融体系对艺术品市场的广泛参与及影响。2015年,艺术金融的规模从200亿左右发展到近600亿左右,是否意味着现有的传统金融体系对艺术品市场进行了广泛的介入?我们可以从我主笔的《中国艺术金融发展年度研究报告(2015)》分析看出,答案却是否定的。艺术金融规模的迅速发展,并不是因为现有传统金融体系对艺术品市场的介入而得到提升,而是一些创新的体系业态,特别是平台化交易,比如文交所平台进行的艺术品实物集成电子化交易,做出的贡献是非常巨大的。而相比较而言,我们传统的金融体系做出的贡献微乎其微。在这里,银行业介入艺术品市场的积极性非常高,有成功的案例,如潍坊银行的艺术品质押实践,但银行做出的贡献只有二三十亿的规模,难成气候;而保险业就更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说明,我们面对巨大的艺术品市场需求,传统的金融体系的创新能力没有得到很好地发挥,没有跟上市场发展的步伐。这也许是传统金融体系的日子太好过了,看不上目前并不大的非标准化的这样一个艺术品市场的需求。并且,这样一个市场盈利的风险也比较大,需要建立一套有难度的风控体系,建立一支专业人才队伍,运作难度的确比较大。但是,这也反映出传统金融体系,特别是保险业参与艺术品市场不够、创新不足,特别是创新动力(310328,基金吧)不足,创新能力严重缺失的事实。随着艺术品市场的发展,对于艺术金融的不断创新,银行业的介入非常重要,但是保险业的进入我们认为也是至关重要的,保险业的地位与作用,并不亚于银行业对艺术品市场及艺术金融发展的作用。

二、保险业产品层面的发掘

我们认为,保险业进入艺术品市场与艺术金融产业的发展,需要关注两大方面,第一,不仅仅要关注保险产品层面的发展;第二,更要关注机制管理层面对于艺术品市场及艺术金融发展的贡献。当下,我们大家在谈的文化产业保险问题、艺术品保险等问题都是基于产品层面的。这可能与保险业的业务发展的领域比较狭窄,现在发展的差异化不大,同质化竞争比较严重,而文化产业或文化资产的保险是一个差异化极大的领域,它要求的是更加专业化、精细化的管理有关。事实上,目前,对文化产业或文化资产的保险的支撑体系的建构与能力远远不足。主要可能是文化艺术品市场本身的发展都一直存在这个问题,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就无所作为,特别是当我们面临巨大的发展机遇的时候,就更应该进一步挖掘、丰富文化资产或者艺术资产保险产品的设计,深入挖掘市场潜力。

以前,我们曾经做过一个测算,目前艺术品市场的总成交额不到4000亿,但是显现出来的投资的需求或是潜在的需求大约是是6万亿。我们可以看到,四大金融体系中的证券体系的资产规模大概是8万亿,银行体系资产规模大概是150万亿,信托体系资产规模大概是20万亿,保险体系资产规模大概是10万亿,而我们的理财产品的规模,2015年就已经达到25万亿之多。对比艺术品市场的规模才只有不到4000亿的规模,可见这潜在的发展规模会有多大?潜力会有多大?为此,我们只能说,不是没有需求,只是我们没有针对性的产品,个性化的产品来应对与发掘需求,释放需求,没有挖掘出市场的潜力,没有相应的发掘手段。这是我们看到的只是在产品挖掘这一层面,就有如此大的空间与潜力,急需去开发。

三、重视保险业机制、管理层面的创新

事实上,关于保险业在艺术品市场及艺术金融发展过程中的应用方面,现在我们还有另外一个更大的空间,特别是在艺术资产、艺术财富的管理层面发展的空间巨大。

我们强调,保险不仅仅只是产品,它还是一种机制,还有一种机制建构层面的力量,它对于资产除了保险保障层面的功能以外,还有一种管理与建构的能力,我们需要特别强调保险管理层面的力量,在保险的法律法规比较健全和保险产品架构的基础上,创新新的业态,把保险的机制变成艺术金融产业创新的平台,这个平台就是在我们面临货币超发和优质资产荒的状况下,把我们优秀的文化艺术资源资产化,资产金融化,并将这些金融化的资产融合到艺术资产与艺术财富的管理过程中,这可以说是保险机制和基于保险机制的平台化发展的一个非常巨大的发展空间。

目前,在这个资产与财富管理的平台上,做艺术品资产管理、财富传承管理,有两个大的发展方向是社会发展到今天,资产界和财富管理界非常热门的话题,一个是,比如,家族管理办公室,这几年发展的非常快,在这其中,保险是非常基础的一个架构,只有依托保险的机制、保险的架构、保险的平台,才能成功地实现将资产与财富隔离,实现传承,保证资产的安全、保值、增值。

另一个是,进一步拓展创新的业务模式,由业务创新、平台创新、体系创新,不断地实现产业链创新培育,这是保险业面临的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我们讲,保险业在艺术品市场与艺术金融发展的过程中,除了在产品层面不断地挖掘、丰富之外,更需要在业务模式和平台模式上进行创新,这是保险业,特别是东方文化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文化产业有所作为,形成自己核心竞争力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基点,即围绕产品挖掘、平台创新多做文章,使东方文化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能够独树一帜、为文化产业的发展起到应有的作用。

(编辑:杨晶)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北京文艺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北京文艺网的价值判断。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