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坚守 80后男教师守护留守儿童16年

来源:搜狐教育 2016-07-03 08:34:00

初夏时节,湖南郴州市苏仙区教育基金会负责人来到马头岭乡太和小学,看望这里的40名留守儿童,送来了孩子们期盼的书包、文具盒、笔记本等礼物。

去年5月16日,该村一对留守儿童姐妹从家里拿走600元,准备坐车到广东找爸妈,幸好被班主任刘黑华发现后及时找回。此事引起了当地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随即出台了加强留守儿童管理的相关措施。

在见面会上,和孩子们一样开心的是刘黑华。16年来,他默默无闻地在山区辛勤耕耘,把一个个学生送到山外去继续学习,自己却放弃了一个个机会,甘当留守儿童“守护神”。

面对抉择,他毅然选择回乡教书

太和村离马头岭乡有15里路,全村散居着400多户人家、1800多人,长期以来靠种烟或种田为生,生活贫苦。

2000年,因太和村小地处偏僻,未通公交车,没有一个老师愿意去那里教书,学校面临撤并的困境,当地的学生家长为此忧心忡忡。学区主任、村支书一起找到忠厚老实、刚中师毕业的刘黑华谈心,希望他能回家乡教书。刘黑华决定先去一两年。谁知,这一去就是16年。

19岁回到村里教书的刘黑华,被安排教当时学校的最高年级四年级。很快,孩子们对这位吹、拉、弹、唱、画样样都会的老师佩服得五体投地,激发出无限的学习热情。

2009级南华大学毕业生曹婷说,那段时光,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记忆。那年10月,这个仅有36人的班级派出两名学生参加全乡作文比赛,分获第一名、第三名。“从那以后,我发誓要向刘老师学习,做一名多才多艺的好孩子……”

因材施教,一个也不能少

山区留守儿童多,“不落下一个孩子”是刘黑华的育人目标。刘黑华说,不管在哪里教书,班上总会有几个在学习、纪律等方面较差的学生。这些学生因屡遭失败导致心灰意冷,有破罐子破摔现象,对班级有一定的“破坏力”。

刘黑华每接一个班,都要先检测一下学生们的学习成绩,然后根据每个学生的成绩设置不同的“作业套餐”。针对优秀生,重在能力的培养,题目多难一些;针对后进生,重在基础知识的巩固,题少而简单,让学生根据自己的能力选择,让每个学生都能体会到学习进步的快乐。这种教学方法,刘黑华屡试屡胜,教学成绩一直在全乡名列前茅。

面对学生,他以慈父般的爱相待

郴州市临近广东,农民大都外出务工,村小多是留守儿童。因工作需要,刘黑华先后到太和、钟家、株梓塘等村小教书。在3个村庄,家喻户晓的是,刘老师有颗慈父般的心。

去年5月6日,太和村两个五六岁的姐妹吃了早饭,就背着书包出门了。然而,她们不是去学校,而是沿着简易公路走了。没见到孩子来上学的刘黑华,课间操没休息直奔孩子家里询问,爷爷奶奶以为孙女上学去了,也不知道两个孩子的去向。

刘黑华一下急得不得了,气愤地琢磨着,找到两个孩子后一定要惩罚一下。他沿途打听,才知道两个孩子是朝着公路走了。当他骑着摩托车追到107国道路口时,才找到爬了10里山路、水都没喝一口的两个孩子。

抱着这两个懵懂的孩子,刘黑华哪里还有半点怒火,心里一阵酸痛,蹲下来语重心长劝导两姐妹,把她们带回了学校。

株子塘小学校长罗祥平说,刘黑华一直视学生为己出,路途较远的孩子带的中饭,都是他负责煮热;教具、玩具也是他制作的。多年来,他都是一个人孤独地住在学校。

2013年春,株梓塘村李仁菊的孙子胡宇鑫,一天清早出现了发烧、感冒的症状,上早读课时已处于半昏迷状态。刘黑华赶快背着孩子去村卫生所,不巧医生去了别的村民家就诊。他不敢等待,马上又折回学校,骑着摩托车送孩子去马头岭卫生院看病,并为孩子垫付了医疗费。打完两瓶吊针后,刘黑华又赶紧送孩子回了家。

一个人的坚守

16年来,与刘黑华一起从郴州师范分到苏仙区的有15人,如今都调离了村小,有的同学还担任了领导职务,有的评上了高级职称。

每次同学聚会时,老同学们都劝刘黑华想办法调离村小,不理解的家人和亲友甚至质问他还待在山区到底图什么。

2015年9月,刘黑华的女儿已上小学一年级,原准备让女儿有个较好的学习环境,刘黑华拟写申请调往乡中心校教书。但他思来想去,不但主动拿回了申请调动报告,而且下定决心要带好每一个学生,让更多的孩子走出山里。

近年来,刘黑华70多岁的双亲体弱多病,每年都要去乡医院治疗。妻子在家既要照顾老人,又要看管小孩,还要忙家务和田地里的农活儿,忙得晕头转向。妻子对刘黑华有时埋怨:“你一个正规师范生还不如原来的民办老师,别人不是进乡中心校,就是调到城区教书。要是你到乡里或城区教书,我也不用这样两头忙……”

“说实话,欠父母妻儿的太多,特别是对我的女儿,在她的成长过程中,几乎没有陪伴过她。可既然干上了这工作,哪怕是苦累一点,清贫一点,我也认了。”刘黑华憨憨地说。(来源:中国青年报)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