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里出现的场景 或许真要出现在VR世界

来源:17173游戏新闻 2016-07-06 15:45:00

从OculusRift、HTCVive到最简单的谷歌Cardboard,VR已俨然成为了当今科技的前线。但实际上早在实体产品出现以前,关于VR的构思已经出现在不少科幻小说之中。

17173新闻导语

从OculusRift、HTCVive到最简单的谷歌Cardboard,VR已俨然成为了当今科技的前线。但实际上早在实体产品出现以前,关于VR的构思已经出现在不少科幻小说之中。

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科幻小说作家已经在作品中多次尝试描写自己关于“虚拟世界”的想法。RayBradbury1951年的作品“TheVeldt”描写了关于一群小孩和虚拟看护的故事;FrederikPohl1955年的短篇“TheTunnelUndertheWorld”讲述一个男人重复活在同一天,在最后发现自己其实已经被困在残忍的营销圈套中。

不过在以往的科幻小说中还没有出现过的场景是,作者们现在可以利用VR得到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科技的进步创造了另一个可能的“平行世界”,在这个平行世界里,真实与虚假的界限已经逐渐变得模糊。VR创造的世界不仅能看到,还能被我们的各种感官所感受,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之间正不断拉近的距离也正颠覆着人类的旧有认知。科幻小说作家现在不仅仅是描写角色被操控的故事了,他们也开始质疑,我们所认为的“真实”究竟是什么?

JamesTiptreeJr.在1973年的创作“TheGirlWhoWasPluggedIn”就是有关操纵的典型例子。虽然在这部作品中,作者并没有直接预测未来VR的出现,但是却成为了“Cyberpunk”(数字朋克)这一类别作品的开山鼻祖。

在这部作品中,一个名叫PhiladelphiaBurke的女人患上了脑垂体萎缩症,在她尝试终结自己的生命未遂后,她得到了以另外一种方式继续自己生命的机会。在这个未来世界中,广告是完全被禁止的,取而代之的是利用各种方式对消费者的潜意识植入。

“放眼四周,连一个广告牌、标志、宣传语都看不见。那品牌名称呢?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商铺店面前的小块屏幕,但是这也不能算是广告了。”

实际上,这个世界依旧是被企业的利润所驱动的,它们宣传自己产品的方式就是在各种媒体上播放公司经过精心安排的名人购物的材料。但是这些“代言人”并不是真实的人,它们只是对周围人类的模拟。对主人公PhiladelphiaBurke而言,也是一个体验另一种生活方式的肉体寄托。

这部作品是Tiptree的一部主要作品,作者凭借这部作品在1974年夺得了雨果最佳小说奖。这部作品对后来的科幻小说影响很大,并且改变了人们对虚拟现实的看法。

目前为止,影响最大的Cyberpunk小说是WilliamGibson的《神经漫游者》(“Neuromancer”)。这部小说在Tiptree的小说完成10年之后才出现。当时,Gibson在温哥华的一次经历让他对科技产生了前所未有的震撼感:“即使是如此简单的游戏也能让儿童如此专注地参与进去。在我看来,他们巴不得能够真正进入到这些游戏当中,进入由机器创造的一个理念世界。对于他们而言,真实世界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次经历之后,Gibson开始创作这部《神经漫游者》,这部作品在后来也成为了许多科幻小说的源头。这部小说的故事新颖奇特,内容饱满:主人公Case在被Matrix组织通缉后被一个名叫Armitage的神秘跨国组织雇佣,及之后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神经漫游者》是在互联网正蓬勃发展起来的时期最好的一部科幻小说之一。作者对科技及其作用的理解非常深刻。而在当时,很多人还不知道互联网是什么。

“虚拟空间,一个每天有数百万计的运营者置身其中的交感幻境。每个国家的儿童都在学习这个空间的数学算法,接受这个理念。人类社会的每一台电脑都储存着这些复杂数据形成的图形表象。一切都充满联系,错综复杂。无数的光线在缥缈的思维中交错。数据的交集就像是城市中的灯光,慢慢褪去…”

Gibson不仅理解网络和虚拟空间这些概念,提出了自己对于这个虚拟世界未来发展的预想,而且还更进一步地猜想个体会如何进入这个空间,如何与这个空间互动。在一段关于虚拟空间的生动描写中,他讲述了Case进入Matrix组织的场景:

“周围的一切都在向前流动,世界慢慢在他眼前扩展开来,就像是流动的霓虹折纸。他看见了自己的家,他的祖国,透明的3D棋盘在他眼前伸向远方。他看到了核电厂正熊熊燃烧的棕红金字塔,看了美国银行,看到了军队系统。而这些全部都是他完全不可能到达的地方。”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