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 |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来源:北京文艺网 2016-07-15 15:24:00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其实人跟树是一样的,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它的根就越要伸向黑暗的地底。

我感到难过,不是因为你欺骗了我,而是因为我再也不能相信你了。

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

但凡不能杀死你的,最终都会使你更强大。

谁终将声震人间,必长久深自缄默;

谁终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漂泊。

那些听不见音乐的人认为那些跳舞的人疯了。

不能听命于自己者,就要受命于他人。

|抓住本能,才是最顶级的智者

不吃饭,身体就会衰弱,最终死亡。睡眠不足四天后,身体状况就会与糖尿病人无异。若是完全不睡觉,第三天开始便会出现幻觉,最终一命呜呼。知性对我们的生活帮助很大,但我们也能将知性用在坏事上。可以说,知性是一种极为方便的道具。我们将本能看做兽性的、野蛮的东西,但本能也会替我们保命。本能乃是救济的知性,是人人都有的能力。因此,知性的顶端应该是本能,而本能,才是最为知性的。——《善恶的彼岸》

|看清本质再判断

矿泉的流量各有不同。有的咕咚咕咚不断往外冒,有的细水长流,也有的滴滴答答。不了解情况的人,会根据水量多少来判断矿泉的价值。而熟知矿泉效用的人,则会根据水之外的因素,比如所含成分来判断矿泉的好坏。其他事物也是如此。我们不能被外表的数量与压倒性的魄力所迷惑。对人来说,什么品质才是有意义、有价值的?拥有一双认清本质的慧眼尤为重要。——《漂泊者及其影子》

|时代在变,视点也要变

何为善?何为恶?作为人类的伦理为何?其定义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甚至会完全相反。在古代,不符合传统与习惯的自由举动便是恶行。单独行动、超越身份的平等、无法预测之事、无法习惯之事、难以看透之事也是恶。在现代显得理所当然的行动与想法,在古代人眼中就是罪大恶极。这就是所谓的改变视点。想象对方或所处的情况并不是改变视点。学习古代的事物,对改变视点有很大帮助。——《曙光》

|不令自己蒙羞者,将获自由

何为恶?侮辱他人便是恶。何为人性?不让任何人蒙羞便是人性。何为人所能得到的自由?那便是无论采取何种行为,都不会令自己蒙羞。|《快乐的知识》

|学习是好好生活的基础

比如,你要理解同对方的约定,并遵守这项约定,就必须具备足够的理解力与记忆力。而理解力与记忆力,是能够通过锻炼获得的知性的一部分。要对对方,或是对遥远的某人产生同情,就必须具备充分的想象力。而想象力,也是知性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人性的伦理与道德,与知性有密不可分的联系。而没有知识的知性是不存在的。因此,即便你现在学习的东西看起来毫无用处,它也会成为能好好生活的基础。——《人性的,太人性的》

|判断之前,先放下热情

不要用热情来判断一个观点是否为真理。满腔热情,并不能成为它是真理的证据。然而不少人总是心存误解。历史之长、传统悠久也绝不能作为真理的论据。强调这一点的人,极有可能是捏造历史的人,需要多加小心。——《曙光》

|最糟糕的读者,用窃贼的眼光来读书

看书时要小心,不要成为最糟糕的读者。最糟糕的读者,就好像不断掠夺的士兵。他们随意翻阅着书本,用窃贼的眼光扫视着书页,寻找有无对自己有益的、能立刻用得上的东西。他们将能够变成有用道具的东西偷出来,占为己有。接着,他们将自己偷来的东西(他们唯一能够理解的东西)认作整本书的全部,大肆宣扬。这不仅导致书本完全变了味,还污蔑了整本书与作者。——《各种意见与箴言》

|人常常会被“解释”束缚住,失去思考的本质

事物总能从不同角度去解释。好事、坏事并非浑然天成。是好是坏,是美是丑,是有用还是无用,做出解释的终究还是自己。然而,无论你如何解释,从你解释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你已将自己置身于解释之中。这意味着你已被解释所束缚,只能从解释得通的视角来观察事物了。也就是说,解释,以及诞生于解释中的价值判断将扼住你的喉咙。可是不做出解释,就无法处理事物。这便是解读人生时所要面临的两难境地。——《玩笑、欺骗与复仇》

|想要找到自我,请先回答这些问题

如果你想真正理解自己的本质,那就请老实回答以下几个问题:自己真正爱过的究竟是什么?让自己的灵魂升华的究竟是什么?是什么填满自己的心灵,让心中充满愉悦?自己究竟为什么东西入迷过?只要回答这些问题,便能探明自己的本质。那便是真正的你。——《作为教育家的叔本华》

|帮助他人的喜悦是最纯粹的

不快的原因之一,是自己所做之事与其产生的后果没能帮到他人。所以有许多老人郁郁寡欢。而理应讴歌青春年华的年轻人们不悦的原因,是自己还难以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所以欢乐永驻的诀窍,便是帮助他人,成为对他人有用的人。这样你便会感到自己存在的意义,享受最为纯粹的喜悦。——《人性的,太人性的》

(编辑:郑娜)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北京文艺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北京文艺网的价值判断。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