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为寻亲生父母 在走失处立寻亲牌发传单13年

来源:网易 2016-08-07 02:30:00

(原标题:为寻父母她在铜元局徘徊13年)

王敏讲述寻亲经历

南岸区铜元局正街芭蕉湾的铜元局公交车站旁,不起眼的报刊亭边上,立着一块蓝色牌子,上面写着一个1977年走失的小女孩寻找父母的寻亲启事。

“那个女娃娃年年都过来发传单,都好多年了。”寻亲的牌子已经立了一年零一个月,而在铜元局老房子里住了几十年的赵阿姨和邻居们都知道,立牌子的女子每年都会到这附近发几次传单。

3岁和父母出游在渡口走丢

“这边的人天天路过都能看到,最开始还有些稀奇,现在都习惯了。”昨天中午,报刊亭老板说。去年7月,一个40多岁的女人把牌子立在他门口,每个月给他100元照看费,“她一个多月前还来发过传单,找爹妈。”

这个女人叫王敏,她身份证上的生日是1974年12月,但对于这个日期,她一直抱怀疑态度,“我爸妈(养父母)也不知道我到底多大,他们抱养我的时候,我看起来也就三四岁。”

虽然已是很多年前的事,但对于自己走丢的那个下午,王敏依旧记忆深刻,“那天我爸开着一辆解放牌的车,拉着我和我亲妈出去耍。”车子开了很久,到了铜元局的轮渡码头,一家三口坐在码头边上耍了很久。

王敏记得,那天妈还开玩笑说“娃娃如果走丢了,妈就认你手上那颗痣”。看着右手虎口旁的黑痣,王敏苦笑:“哪个晓得就说中了呢?”

傍晚时分,爸妈好像说要去买什么东西,让当时只有三四岁的王敏坐在石头上不要乱走,“我记得过了很久他们都没有回来,我哭得很大声,到处找不到他们。”天越来越晚,一个好心的爷爷把她带到了附近派出所。

被綦江夫妻抱养成家中独女

已经80多岁的钱婆婆在铜元局住了一辈子,她记得,自己在1977年5月初第一次见到了小王敏,“我们楼下邻居知道我有个妹妹没生养,就说派出所捡到个孩子找不到爹妈。”

和在綦江的表妹联系了以后,钱婆婆赶到了派出所,当时的王敏瘦瘦小小,穿着一件花衣裳,脖子上系着一根方巾,上面有一只大公鸡图案,“确定娃儿没人要,我就办了手续把孩子抱到了綦江隆盛镇新屋村,交到了妹妹手里。

“我爸妈特别宠爱我。”虽然是养父母,但提起他们,王敏总是很亲昵。

但邻居们的流言一刻没有停过,对她指指点点。在学校,“捡来的”是大多数同学对她一致的认知。王敏偷偷哭过好几回,但从不告诉养父母,“他们对我太好,我不想再给他们添麻烦了。”

已在铜元局附近寻亲13年

学校让王敏感到压抑,初中读完,她就辍学了。1993年,20岁的王敏和老公封大哥一起前往厦门打工,在一家家具厂干了7年,有了一些积蓄的小两口带着快上小学的儿子回到隆盛镇开了一家家具厂,“经济好了,家庭也稳定了,我就准备找亲生父母了。”

看到女儿下定决心要找亲人,养父王开华拿出了一个泛黄的笔记本,“这是你到家里来时我记下的,你拿去或许有用。”笔记本上,养父用钢笔写着:“1977年5月8日下午3点,女儿被抱回来……”

2003年,王敏开始了漫漫寻亲路,至今已13年。最初,她根据记忆推断,亲生父母或许是住在巴南片区,因为解放牌汽车当时没有过河也没有过江,从家里开到南岸江边,也并没有过夜。

“我妈妈应该是个赤脚医生,我记得我小时候常生病,都是她自己给我打针。我还记得生父好像姓周,我好像还有个姐姐。”凭着这些记忆,2003年开始,只要工厂有空闲,王敏每年都会到主城两三次,在铜元局附近街头发传单寻亲。

2013年,养父去世,王敏夫妻陪着儿子一起搬到重庆,在沙坪坝开了新厂,去铜元局一带就更勤了,几乎隔两个月就会去一次。

70岁的养母每次到重庆耍,都会主动要求和王敏一起去发传单,“我也想在走之前帮娃儿了了这个愿。”

声音

“找不到,就一直找下去”

十几年间,铜元局临江的轮渡码头已经消失,菜园坝长江大桥已立起多年。

铜元局附近大街小巷里的每一个变化,王敏都看在眼里,异常熟悉,但亲生父母的消息却还是没有……

钱婆婆带着她去过铜元局派出所,但因时间久远,也并没有找到什么,王敏的决心没有动摇,“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但我不会放弃,找不到就一直找下去!”

本文来源:华龙网-重庆晨报责任编辑:雷晶_BJS2754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