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借了17万娶妻 结婚半月发现媳妇怀孕两月

来源:凤凰网 2016-08-08 09:03:00

小伙借了17万娶媳妇,娶过门发现媳妇

主持人:结婚是人生当中一大喜事,可是对于运城市的一位26岁的王伟来说,现在这喜事却让他挺心疼的,去年年底他刚大办酒席结婚,结果还没过一个月的时间,这妻子突然失踪了,而直到现在都毫无音讯。

王师傅:儿子26岁属羊的,那个女孩是20岁,当初没领结婚证,这个女孩年龄差两三个月,到三月初七就满20岁,说结了婚以后再补结婚证,这还没补结婚证她就跑了。

解说:6月23号下午,在运城市北成村见到王师傅,他又急又气,说自己去年腊月28张罗着给儿子操办婚礼,可还没过正月儿媳妇就突然不见了,说起这事儿,王师傅的王伟也是一肚子苦水。

王伟(王师傅的儿子):刚开始觉得挺不错的,就没啥问题,她姨妈说,孩子既然都了解五天了,女方现在也愿意,咱们先订婚,先给我拿三万块钱。

解说:王伟告诉我们,他和爱人苗苗是通过媒人介绍认识的,短短相处五天后,感觉双方人都不错,两家人就定了这门婚事,可是结婚当天,王伟就感觉苗苗有些不对劲。

王伟:刚结婚那天她妈就说她肚子疼,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过了正月初三早上,她在外面吐了,我说到医院检查一下,她说不去。她说等到正月初八,到她妈那里的时候再检查,我说行。

解说:按照当地的习俗,新媳妇过年要回娘家住上几天,正月初八,王伟将苗苗送回了她母亲家,得知女儿身体不舒服,苗苗的母亲也找人带着她去医院做了检查。

王伟:到医院检查就确定已经怀孕了。

王师傅:她妈到正月十七给我打电话,说这个孩子有两个多月了,不是你家王伟的。

记者:孩子不是咱们家孩子?

王师傅:不是咱们家孩子。

解说:本来这结婚添子是喜上加喜的事儿,可这小两口结婚才半个月,苗苗肚子里的孩子,都有两个多月了,这让王师傅一家人都无法接受,尤其是王伟,他跑到丈母娘家本想问个清楚,却意外听到了这样一通电话。

王伟:正月十七那天,我去她家的时候,那个男的给她妈打电话说,我把你女儿睡了。

解说:打电话的人是谁,苗苗肚子里的孩子和这个人有关吗?虽然王伟也有一连串的疑问,可村里人碍于面子,为了息事宁人王伟的父亲提出了他的想法。

王师傅:我说你俩还愿意过吗?她说愿意。

记者:媳妇说愿意?

王师傅:嗯,我说你愿意这个孩子怎么处理?她说打了。

解说:王师傅告诉我们,那天之后苗苗打掉了孩子,还从娘家住回了他们家,本想着这件事也就这样过去了,然而正月二十二下午,让他们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王伟:从地里面干活回来,发现电动车不在,人不在。到了晚上还没回来,我说这奇怪了,到了第二天等了一天还没回来,当时觉得不对劲就报了案。

记者:你们找了吗?

王师傅:我找了几个月,花了五六千块钱。

记者:到处找,找不见?

王师傅:找不见,没有办法了。

记者:她妈也不知道去哪了?

王师傅:她跟上邻村的人跑了。

王伟:就怀疑她跟那个男的走了。

解说:王伟说苗苗从那天走了之后就音讯全无,他本能的怀疑苗苗是不是跟那天打电话的那个男人走了。

记者:你联系那个人了吗?

王伟:联系不到,打电话一直关机,要不有无法接通,要不就暂停服务。

解说:都市110记者报道。

主持人:没到法定的结婚年龄,不是法律上的夫妻关系,可是按照传统还是给了彩礼,并且办了酒席,可是我们又说这刚刚结婚就查出来怀孕,而且孩子还不是自己的,这换了谁谁能接受。那么这事儿还没有完全弄明白呢,苗苗又失踪了,那她现在人在哪儿呢?

女:一共在了22天,连一个月都没有。

王师傅:这简直就是天塌下来了。

记者:彩礼是咱们家里的?还是借的?

王师傅:全是借的,全部是借的,花了17万。

解说:对于一个农村家庭,花17万娶个媳妇谈何容易,一提起这事王师傅都声音哽咽,眼里含着泪花,可现在苗苗人到底去了哪儿呢?

王伟:QQ在线你问她在哪儿,人家那边也不回答。

记者:打电话呢?

王伟:她的电话,她妈就把她手机摔了,号码留在家里。

记者:就没有带电话?

解说:王伟说,家里除了电动车,苗苗什么都没有带走,包括衣服、电话、身份证都留在他们家,为了能更多的了解情况,帮忙记者陪同王师傅一家人前往了苗苗家所在的,西谷村在村口处,我们意外遇上了苗苗的母亲。

记者:您好,阿姨。

苗苗的母亲:你好。

记者:姑娘呢?

苗苗的母亲:姑娘他爸爸没有跟你说。

记者:说了,说是不知道去哪儿了。

苗苗的母亲:他爸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要知道,我们两家人能走到这个地步。

记者:您也不知道姑娘去哪儿了,没有回来。

苗苗的母亲:不但没有回来,连个电话都没有。

解说:得知我们的来意苗苗的母亲也招呼我们到家里坐下说,提起这门亲事她也叹了口气。

记者:说是当时怀的身孕了是不是当时。

苗苗的母亲:对。

记者:怀了谁的孩子?

苗苗的母亲:她说怀的是人家的。

记者:谁的呢?

苗苗的母亲:我问两方,这头不说话,那头说不是他的孩子,这就是做错的事情,不要怪她20岁的孩子,也有30岁,40岁人做错事的,只要老人和女婿能原谅还是一番亲事。

记者:还向着能好好过。

苗苗的母亲:我和孩子说,你好好过,你妈是个残疾人。

解说:苗苗的母亲患有先天性眼疾,一只眼没有视力,能给女儿找上这样的婆家,她说她已经很知足了,而对于苗苗结婚前就怀有身孕的事,她说她也是事后才知道的。

苗苗的母亲:因为我那天接了一个电话,说我要得到苗苗。

记者:谁打的电话呢?

苗苗的母亲: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我不认识,我也没有见过,我也不认识,就是个陌生的电话。

记者:他说什么了?

苗苗的母亲:他说我要得到苗苗,得不到苗苗我就杀你两头的人。

解说:苗苗的母亲回忆说,在苗苗检查出怀孕两个月后,正月十七那天她接到了这个电话,可对于打电话的人是谁她也含含胡胡说不清楚恩

记者:苗苗怎么跟您说的?这个人是谁?他打电话的目的是什么?

苗苗的母亲:她没有跟我说。

记者:您没有问她?

苗苗的母亲:我没有问她,他说要得到我女儿,我就没有问。

解说:这时一旁苗苗的表哥告诉我们,这件事情发生后苗苗的母亲也很着急,因为眼睛看不见,只能靠着他每天跑着四处寻找表妹苗苗。

苗苗的表哥:现在哪里都跑,到处跑。

记者:是不是跟上这个男人走了。

苗苗的母亲:那谁知道了。

苗苗的表哥:是不是我也没见,他们也没见,没有目击者,只是有证据,这是她的QQ,这是我转换成文字。

解说:苗苗的表哥拿出一张纸,说他们事后在苗苗的QQ上看到有个男的曾经在群里问过苗苗的情况,而这个男人正是之前给苗苗母亲打电话的无名。

苗苗的表哥:怀疑就是说把我妹妹拐走了,或者是已经卖掉了,卖掉或者暗杀掉了,现在都极有可能。

主持人:哎呀,那听到这儿我们也感觉非常的奇怪,这名陌生的男子他究竟是谁呢?而他的出现跟苗苗肚子里的孩子,还有苗苗的失踪又有没有关系呢?虽然说苗苗和王伟举办了婚礼,还有孕在身,可是就她目前的这些行为来看还不是非常的成熟,那么她现在究竟在哪儿我们能不能够找到她,或者说弄明白这个神秘的男人他究竟是谁,和苗苗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呢,一起来关注消息,那继续来关注刚才说到的王伟和苗苗的事。现在王师傅一家都怀疑这个苗苗是不是跟上这个神秘的男人走了,可是苗苗的表哥却担心,现在最担心的全家人考虑最多的问题,那就是苗苗现在身处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她又是否安全呢,而从正月二十二到现在已经过去四个月的时间了,苗苗不但没有回王伟家,而且没有回丈母娘家,甚至是连一次电话都没有给家人打过,那她现在到底在哪儿呢?

苗苗的表哥:怀疑就是吴明把我妹妹拐走了,或者是已经卖掉了,卖掉或者暗杀掉了,现在都极有可能。

解说:苗苗的表哥的话让一家人都担心了起来,可这时王师傅的弟弟却突然说,他也曾打听去过吴明所在的这个村子,确实没有找到这个人,但却意外见到了吴明的母亲。

王师傅的弟弟:我就拿着照片让他们看,人家说这个女孩老在我这儿了,她要和我儿子订婚,我嫌她个子矮,我不想要。

记者:意思是在这之前他们要订婚吗?

王师傅的弟弟:这是那家母亲说的。

解说:在这之前就要订婚,如果王师傅的弟弟所说属实,那苗苗的母亲就该知道吴明这个人,就说着突然听见砰的一声苗苗的母亲从炕上掉了下来。

记者:阿姨,怎么回事这是,慢点慢点,没事吧,怎么了这是。

苗苗的表哥:她心脏不行。

解说:在炕上躺了一阵子,苗苗的母亲才慢慢苏醒过来,因为她的身体不好苗苗的表哥提议,让她休息一会儿,我们到院子里慢慢商量。

记者:他说之前就要和那家人订婚,你知道这事吗?

苗苗的表哥:我肯定不知道,我舅妈也不知道。

记者:你舅妈也不知道。

苗苗的表哥:她肯定不知道,假如说要和那边订婚的话,那肯定不会嫁给我这个妹夫。

解说:苗苗的表哥说,事后他也几次去过吴明家里找过,但是都没有人在,虽然这一切都是家里人的猜测,帮忙记者还是尝试着拨通了当时给苗苗的母亲打电话的那个无名的号码。

王师傅的弟弟:我的意思就是人家这个女孩不情愿和咱的孩子过,你把我彩礼钱退了,就是这么简单,两家就没有这回事了,我已经是让步再让步了。

苗苗的表哥:当事人是王伟和苗苗,当事人都不在你现在怎么处理。

解说:对于王师傅家人提出的要求,苗苗的表哥说现在苗苗生死未卜,他们不能作出任何决定。可王师傅说事情已经报警,现在到底该怎么处理呢?

代江涛(律师):女方是离家出走,还是发生意外,这个确实需要他们落实一下情况,但是退还彩礼是另外一个法律关系,他们到现在就没有领取结婚证,而且在一起居住时间也比较短才20天左右,像这样的情况根据法律规定是可以要求返还彩礼的。

解说:听了代律师的话,精神好了一些的苗苗母亲也说出了她的想法。

苗苗的母亲:我还人家我答应,我不是不答应,问题是我现在没有钱。

记者:钱呢?

苗苗的母亲:我还了债了,我现在就没有剩下钱,只剩下一万六千块钱,这个钱姑娘不在,密码我还不知道。

代江涛:没钱是现在没钱,男方可以通过诉讼的方式先把这个权利先确定下来,等他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就可以了。

记者:先向法院起诉。

代江涛:因为时间长了法院可能就不受理了。

王师傅:她人回来我还要,没有人我就要有钱。

解说:王师傅表示事情走到这一步,两家人谁都不想,但现在他也很无奈,接下来会通过法律途径来进一步处理,而对于苗苗每个人都希望她平安无事,如果能看到节目也希望苗苗能及时和家人取得联系。

主持人:现在苗苗在哪儿我们非常的牵挂,一方面是和王伟举办了典礼的她应该对这件事有个交代,二来是还怀着孕身体到底怎么样,现在在哪儿是否安全呢,那其实苗苗才20岁,对于生活对于感情还是缺乏认识的,那盲目的走进婚姻有更多的问题需要克服,但是不管怎么样都要面对,不管最终选择谁都不能够这么不清不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