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军如此执着跑圈 这样的军事比赛还有什么要学

来源:凤凰新闻 2016-08-15 08:26:00

这样的军事比赛,还有什么要学?

上周六深夜,2016国际军事比赛的最重头项目,也是最后一个项目“坦克两项”在莫斯科阿拉比诺结束。中国队获得第二名。除了这个项目外,中国代表队在其他诸多项目上也都获得了不错的名次。尽管从不少比赛来看,裁判依旧是本次国际军事比赛最大的不确定因素,不过比起前两届比赛,今年的军事比赛可谓是渐入佳境。

“坦克两项”决赛成绩

“苏沃洛夫突击”决赛成绩

“坦克两项”比赛中,因为俄罗斯东道主在坦克装备上给本国和其他国家选手的差别对待,使得使用T-72B3坦克的参赛队在面对俄罗斯功率升级传动也改进的T-72B3M坦克时,只能指望本国在国内“月月火水木金金”的训练能够尽量弥补;中国队的情况稍好,在加强训练的同时,得益于本国成熟的坦克研制产业和强大的经济实力,能够不断派出在技术上经过改进的主战坦克参加比赛。本次参赛的96B坦克虽然因为发动机功率所限,在极速指标上依然不如T-72B3M,但是在操纵体验和各种细微动作的操作性上都远胜于后者,即使在比赛中出现了负重轮意外脱落这种极小概率的故障,也仅仅落后东道主获得第二;至于俄罗斯代表队,虽然其T-72B3M至今没有服役,但这并不妨碍俄军使用该型坦克参加比赛,更不妨碍俄罗斯各种更改规则甚至利用规则“合理调整”比赛结果。虽然这种“东欧队靠人、中国队靠车、俄罗斯队靠裁判”的说法有些极端,但也多少反映了这种比赛的特点。

决赛比赛中俄罗斯队使用了T72B3M

从第一年比赛起,有关“坦克两项”赛程赛制是否符合实战情况的讨论就没有断绝过。俄罗斯东道主在比赛中对“跑圈”的过度钟爱似乎已经到达了癔症的程度,此不断逐年减少射击比赛的难度和在比赛中的权重。而且除了如“坦克两项”、“苏沃洛夫突击”这样一些主战装备竞赛以及“汽车能手”这样本来就是跑圈的比赛外,几乎每一组比赛都会有看起来毫无必要的“跑圈”阶段:防化兵比赛(“安全环境”)要比防化侦察车跑圈、防空导弹比赛(“天空之钥”)要比防空导弹发射车跑圈、连工程兵比赛和后勤部队比赛也要比跑圈……虽然说大多数观众是第一次有机会看装甲抢修车、装甲工程车、装甲掘壕车这样的装备在地面上以飙车的速度狂奔,但这样的赛程,的确会让人们好奇:为什么俄军如此执着于“跑”?

“安全环境”防化兵比赛包括“复杂地形条件下的车辆驾驶”和“人员通过450米障碍”,“射击技能”,“道路侦查”等项目

“天空之钥”地空导弹兵比赛包括导弹装填、特种车辆单兵驾驶、导弹营战术机动、团营协同抗击空中大规模集群目标作战以及实弹射击空中靶标5个比赛项目

俄军的作战思想和理念脱胎于苏军,其训练标准和要求很多也继承自苏军。而苏军的一切理念,都是基于大规模全面世界大战下的大纵深快速突击作战,也就是一般说来的一周抵达安特卫普。在这样的作战环境下,不仅要求坦克和机械化部队要有极高的推进速度,所有围绕装甲部队的支援部队也要维持这样的高速。这其中就包括了在行军纵队前方的侦察兵、工程兵分队和行军纵队后方的炮兵、后勤分队。从这个角度看,俄军无论装备的性能还是其平时训练的科目都是相当有针对性。

以比赛中的装备为例,俄军在比赛中使用的БАТ-2型野战掘壕车使用的是加长的T-64主战坦克底盘,而ИМР-2野战工程车和БРЭМ野战装甲抢修车则都使用T-72主战坦克底盘。这些与俄军主战坦克相同级别的底盘赋予这些后勤装备以极佳的机动性。相比之下,我军的后勤、工程兵部队则基本还是演戏我军在上世纪80年代想定下的作战情境下进行作战。这些基本作战形态是防御大规模机械化部队入侵的想定方案中,无论是工程兵、防化兵还是后勤部队,其主要作战环境都是战线己方一侧,已有相当基础设施的作战地幅。在这样的环境里,部队不需要进行长距离复杂环境下的机动,因此也就对机动性降低了要求。在去年,我军防化兵还使用着国内环境下使用的“勇士”吉普车作为机动载具,而今年比赛中使用的包括装甲抢修车、装甲工程车等装备使用的88式坦克底盘和红旗17防空导弹发射车底盘虽然在机动性上已经和俄军装备接近,但却并没有大规模列装部队。可以说,在先进装备上,我军不仅没有落后俄军太多,很多领域还大大领先于俄罗斯。但因为装备数量的问题,当我军许多摩步旅还在使用59式主战坦克时,配套的装甲车也是59坦克底盘改进而来的各类后勤车辆,不仅抢救能力有限,机动性也无法满足比赛的需求。

在“工程方程式”竞赛中中国队获得第二名,参赛选手高举国旗欢庆胜利。

当然,我军早已经越过了全盘照抄外国“先进经验技术”的时代了。尽管2014年赴俄参加坦克两项比赛的第1集团军某装甲旅在回国后就建设了酷似俄罗斯阿拉比诺赛场的训练场地,但我军对于“坦克两项”这一概念的第一个真正深入的体现,则正是前不久举办的“中部铁拳”坦克技能竞赛。在这场比赛中,我军一方面继续强调与西方“北约银杯奖”类似的射击科目,另一方面又借鉴俄罗斯坦克两项的”跑圈“部分,设置了富有实战背景的行军科目,最后综合考察两类科目的成绩,决定比赛的真正成绩。

中国陆军“中部铁拳一坦克·铁骑”竞赛

比起在坦克两项比赛中执着于几发炮弹的脱靶或者一次过弯的精确与否,我军派出如此大规模参赛部队的目的,除了促进中外军队交往外,从外军的比赛组织和赛事表现中吸取更多实战化科目,探索我军新时期训练的方向,才是最为重要的演习任务。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