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专访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谭志源(上集)

来源:凤凰新闻 2016-08-26 21:26:00

《问答神州》专访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谭志源(上集)

2016年9月4日,香港即将迎来第六届立法会选举。新一届的立法会的70名议员将会由地方选区和功能界别分别选出。近年来,香港社会政治化氛围浓厚,在这个背景下,这次的立法会选举,更是被媒体喻为“步步惊心”。在中国全面迈入“十三五”新时期之际,香港如何顺利完成即将到来的立法会选举,以及明年的行政长官选举,在未来的5年发展中,又如何排除干扰,持续地发展地区经济,对于港人来说,是亟需解决的艰巨任务。前不久,我来到了香港,在金钟添马舰政府总部与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谭志源,就香港的政制发展等话题进行了一次相约问答。

主持人:局长好。

谭志源:小莉你好。非常高兴你今天过来我办公室。

主持人:对,第一次有机会在这里,你的办公室来看看你,这个地方可以看到维港。我介绍一下,这里是立法会,现在他们在开这个大会。

主持人:通常你要参加的会主要是哪一些?

谭志源:主要就是每个星期三的大会,比如说以昨天为例,是有关这个选举委员会,立法会跟行政长官选举有关的一些法律的修订,然后一直到今天早上才完成整个过程。

主持人:所幸这次没有拉布。

谭志源:还有一点点,还有一点点,可是也不是,也不是什么的拉布,主要是二读的辩论的时候,主要是一些技术性的,比如说选举打风的时候怎么安排,点票的程序怎么去改善,候选人提交这个,他们的开支的报告的时候,怎么可以更方便等等。他的发言跟这次的草案通过的内容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谭志源:可是因为他们说,志源,这个是跟立法会选举有关,我就发表一下对功能组别的看法。

主持人:但是这样的辩论你们都必须在做,来聆听。

谭志源:我们必须在做,我们必须在做。

2016年发布的“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港澳部分再次单列成章。与“十二五”时期相比,此次的港澳专章加入了支持港澳“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推进民主、促进和谐”“提升港澳在国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中的地位和功能”等内容。有不少学者分析,虽然近年来内港两地民间发生不少矛盾,然而在专章的涉港部分中,仍反映出中央支持香港发展的坚定决心,而香港“超级联络人”的重要角色,也被纳入国家整体的发展脉络之中。

主持人:我们知道“十三五”规划草案里面,再把港澳列为专章,在您来看,您觉得“十二五”和“十三五”的港澳专章有什么最大的不同?

谭志源:其实呢,就“十二五”跟“十三五”,我都有参与它制定的过程。

当然首先在“十二五”里面,在香港有人就认为一国两制,那究竟我们跟内地的这一个五年规划的关系是怎样的。那到“十二五”的时候,这个问题就用最好的方式处理了,就是用一个叫《港澳专章》,就写了香港在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时期,我们的角色功能,是国家特别支持我们去发展的。那到了“十三五”的时候,“十三五”是对国家进一步改革开放和对外开放的关键的时刻,香港是有我们可以贡献给国家发展,同时带来给香港机遇的地方,在“十三五”里面提出,特别是就国际金融中心这一部分,它提到起码有三个比较具体的,第一个呢,就是香港作为全球的离岸人民币业务的枢纽。离岸人民币的业务除了香港以外,很多其他地方都很想做。伦敦、新加坡等都很想做,但是香港肯定是做得最大、最好的。香港的发展跟香港的成功一定是从很激烈的竞争里取得的。尤其是金融中心这一个地位,我们是跟全球最强的地方去竞争,很多时候我们国际交易的标准,都是跟全世界国际金融中心去看齐的,所以到了今天,我们有信心可以做到全球的枢纽。

那在这种时候,这样的表述对我们这个离岸人民币业务的枢纽地位,而且它加上“全球的”枢纽地位,对我们来说,都是有很强的鼓励作用。

第二部分,就是在“十三五”里,对专业服务和未来经济结构,这样的表述是更加具体一些。我们相信以香港的服务业来说,我们不能够停留在一些没有那么高增值的服务行业里,我们对国家在“十三五”中,也提到服务业占GDP百分比要增加,走向高端的服务业,这个是可以配合发展的。

第三个就是进一步推广,和推深区域合作。刚才我说过,在“十二五”里,主要是说粤港合作,那在“十三五”中,我也想特别提出来,第一呢,就是这次是第一次在五年规划里面呢,提到泛珠三角这个区域的合作,而且跟发改委讨论的过程中,泛珠三角的发展摆到《港澳专章》中,原来中央是有深意在的。意思是说他们看到泛珠三角这个区域的优势,就是一国两制的优势。我们有我们的法律体系,我们的制度。我们的国际化的程度,在这个区域的发展和合作中,跟其他区域有所不同。

最后不得不提的一点,其实都是横跨刚才那几部分,就是对青年的描述。是中央特别看到,我们香港未来青年人发展的需要和空间、机遇,也跟内地的发展是息息相关,所以特意在“十三五”写了这一句话在这里,就是说我们的下一代,我们的青年人,如何把握内地发展机遇去创业,去有更加好的发展等等。所以整个“十三五”的规划,我觉得内容很丰富,而且也很有鼓舞性。

主持人:这个“十二五”到“十三五”的当中,一些政治的话语的不同。比如说“十二五”是“坚定不移地贯彻一国两制”,现在是全面准确地贯彻一国两制。有些人觉得那是因为很多港人在过去的几年对于一国两制可能有一些曲解,所以必须在这个专章当中,做到从“坚定不移地贯彻”到“全面准确地贯彻”。

谭志源:其实在很多的不同场合,“坚定不移贯彻”和“全面贯彻”都会交替使用,或者一起使用。国家领导近年比较多的是加入“全面、准确”。我相信这个跟我们香港过往一段时间,特别是过往十年、八年的政治体制改革工作有关。在回归之初,政府的宣传很多时候说我们有自己的区旗,自己的护照,我们的其他的权利自由等等。因为在回归的初期,我们都希望社会继续保持繁荣稳定,在过去十年、八年的政改工作中,也带出了一个议题,就是中央在宪法,及透过基本法在宪制上对香港这个地方,一国两制的原则下,究竟宪制权责是怎样的。在回归初期,香港的朋友跟市民,未必能够全面的认识跟理解。我相信这都是应有之意,因为要落实基本法,不能够片面,一定是要全面。所以“全面贯彻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也是蕴含在基本法中,“全面准确”落实基本法,就可以做到真正的一国两制。

主持人:您刚才跟我们解释的,感觉在过去七、八年,香港在着重经济发展的同时,因为要进行政制改革,所以政治的议题不可避免地进入了香港主流的视线。这也使得在“十三五”规划当中有了一些变化。但是我们看到“十三五”的内容里面,会有一些不同了,包括旅游业也不在“十三五”的支持行业的范围了。

谭志源:都有说香港有四大支柱行业,旅游是其中一个。原因是旅游业对我们经济转型发挥了稳定的贡献。“十三五”里面比较多提到香港经济发展的大方向,一些策略性部署,大家都看到,在我们的功能定位和“一带一路”的参与,在专业服务走向高端、高增值,创新跟科技等方面,都是突出的重点。旅游在区域合作,或者在“一带一路”民心相通,仍然是有一个不可代替的地位。

主持人:就像您说的,您也多次和发改委以及港澳办的朋友一起讨论“十三五”规划。我们提出了哪些意见,哪些被采纳了,哪些是发改委的创意?

谭志源:我们每提一个意见不可以只提一句话,我们是需要客观的分析,有数据的支持,为什么这件事,是需要中央的支持,为什么不是香港自己去做,因为中央的支持也很重要。譬如说“一带一路”,我们最初谈的时候,没有刻意将“一带一路”跟“十三五”结合起来,后来当特区政府去谈怎样参与“一带一路”的时候,因为已经正在做“十三五”规划的工作,我就说不如将“一带一路”也放入“十三五”规划里面,令两者挂钩。后来得到中央的接纳,这个也是中央觉得香港有一国两制的优势,可以贡献给区域合作,所以放进去。两者之间呢我们也是在考虑怎样为国家、为香港,尽量将更多的元素放在“十三五”的规划中。

吴小莉:张德江委员长到香港来,到底是来视察,还是到访?

谭志源:香港一直都是政治很敏感,一点小事都可以变得很大,但有时候很大的事情,一两天就突然间变得没事了,其实这个是香港特色。

2016年5月在香港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提出,香港在对接一带一路方面有“先发、区位、人文以及专业”方面的优势。“一手牵内地,一手连世界”,香港作为国际金融贸易信息中心,在“一带一路”国家大战略全面铺开之际,以其独特的“超级联络人”的优势,被外界评价为“握得一手好牌”。7月4日,为了更好地解决“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巨大的基建发展需求,香港基建融资促进办公室正式成立,此举也被视为是推动香港成为“一带一路”投资和融资枢纽的举措。

主持人:关于“一带一路”,前不久张德江委员长也来香港参加“一带一路”的座谈会。那一次来,他也对香港有了很多的指导。您怎么看?

谭志源:我觉得对香港参与“一带一路”有一个非常好鼓励的作用,包括张德江所提到的人文的优势。我看到后立刻跟旁边的同事说委员长说得好,他说特别是我们跟广东、华南一带,以及跟澳门都有这个粤语文化的优势在。因为香港很长时间跟内地的合作,以及跟世界各地的合作,这个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透过贸易、透过旅游,透过生活的交往,已经很有优势。香港、澳门跟广东,青年人来说,最共通的就是广东话,变成了大家可以有共同的方言或者语言,一起来交流,是没有障碍的。交流起来会比较顺一些,而且比较亲切,对归属感呢,也是有所作用的。这就是我们说的,除了刚才所谓人文优势代入,其实在“一带一路”中,这也是民心相通的一个很主要的因素。所以委员长提的内容,我觉得真的很有启发性,特别是他提到人文优势、粤语文化的联系,我觉得是非常有前瞻性跟启发性。

主持人:您也多次提到,“一带一路”,香港可以扮演超级联络人的角色。但是随着中国内地的开放,很多海归的回来,很多国际总部可能不一定首选香港,这种超级联络人的角色,对香港还存在优势吗?

谭志源:香港的成功是有赖于竞争,我们要面对竞争,要继续自强不息。我们的先发优势主要是对外开放。在这一方面,我们已经有很悠久的开放制度跟历史,基本法中提到,我们的资金自由流通,人员自由流通,资讯自由流通,货物自由流通等,这些都是国家在进一步对外开放,以及“一带一路”中,很重要的方面。

对于香港特区政府及工商各界来说,融入国家经济发展大局,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寻找机遇,是香港寻求重振经济的一条新路。然而与之相对的是,香港的普通市民并未对“一带一路”表现出特别的关注。有媒体在香港街头访问十名市民,其中仅两人能基本解释“一带一路”。与此同时,在特区政府就“一带一路”推广工作做出引导、铺垫的同时,也遭遇“污名化”,导致相关的财政预算受到杯葛。因此也有评论分析,在讲究实际的香港社会,要想更好地推广“一带一路”等相关国家政策,或许还需要更多实例的示范与牵引。

主持人:“一带一路”给香港带来商机,不过香港总商会前任主席彭耀佳就说,如果在立法会没完没了的拉布,这个商机香港也得不到,您怎么看?

谭志源:我是受害人之一,当然很反对拉布,第一个拉布的受害人就是我。几年前,当我刚刚接手局长的时候,提交了一个全新的修正案,结果我们的方案在社会上得到大部分市民支持,但在立法会里,就让极少数的立法会委员拉布,拉了我接近三个月,其实这种拉布对议会的形象、效率都有很大的损害,市民对立法会的观感更加是一落千丈,市民感觉香港为什么会这么乱,那么慢呢?香港是慢了很多,尤其是过往一段时间的拉布令事情慢了很多。譬如,财政预算案,过往几年都有拉布。香港人一方面很想,也很需要公屋跟私楼的土地,希望能够尽早地得到,但在我们要申请拨款,做这些前期工作和顾问工程工作等,也会在立法会里,因为拉布阻延了一段时间。有时差点要让整个的招标重新来过,损失了时间,损失了金钱,我们就说,拉布究竟达到什么目标的呢,我想不到。幸好市民看到这方面的危害,所以越来越多主流民意非常反对拉布,在舆论的压力底下,拉布的议员近期都有一点稍微收敛的迹象,希望他们继续可以更加尊重议会正常运作和秩序。

主持人:这次张德江委员长到香港来,有一个词,大家比较敏感。就觉得说到底是来视察,还是到访?有人觉得说香港现在成为了一个政治非常敏感的地方,您怎么看?

谭志源:香港一直都政治很敏感的,一点小事都可以变得很大,但往往很大的事情,一两天就突然间变得没事,这是香港特色。视察这个用语在几年前,国家领导来的时候,在新华社的新闻稿都有用到。但我们也要理解,用语是有它的特色,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用语,可能在香港来说,对视察就会觉得好像很认真、很严谨的感觉。事实上也应该是这样子的。因为委员长作为我们国家的领导,也有负责香港事务,他亲自来了解,也会体会到香港不同声音,香港最新的发展是怎样,中央在制定对香港政策的时候,能够有第一手的经验,这个过程来说,我相信是有好处的。

吴小莉:要在内地再复制几个香港,也是有可能的?

谭志源:我们不怕竞争,我们怕的就是自己打击自己。

2016年8月2日,中国商务部公布,上海、广东、天津、福建4大自贸试验区在今年的1到5月,设立企业将近7万家,总体方案实施率超过90%,形成了新一批可复制推广的改革试点经验。与此同时,陕西、甘肃、河南和广西等内陆省份也陆续地开始了自贸区的申报工作。

其实早在2013年上海自贸区成立之时,由于其贸易自由化、金融产品创新、涉及离岸服务以及低税收环境的独特优势,使得香港担忧“被替代并边缘化”。而香港富商李嘉诚就曾经提醒:内地自贸区对香港的影响会很大,若再不急起直追,香港定会落后于人。

主持人:我们知道您去过天津自贸区?

谭志源:是。

主持人:您还去了前海自贸区,

谭志源:对。

前海自贸区可以说是离香港最近的。您去看了以后,自己心中有何感触?

谭志源:其实最主要都是制度改革,除非是明文规定不准做,否则都可以做,这就给市场更多空间灵活应对,我觉得这个方向是自贸区对国家未来发展最大的贡献。当然了,如果看回香港的经验来说,我们肯定是200%赞成的,因为香港政府的角色一向都是很低的,所以最近我不厌其烦所指出,瑞士洛桑那个全球竞争力报告,香港之所以第一,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们的效率,就是对商业是友善的政策。从这方面来说,我觉得自贸区其实都是朝这个方向走。

主持人:那有人就在问了,现在自贸区有很多,在内地越来越多的自贸区被批出来,都有不同的使命和任务,那在内地再复制几个香港也是有可能的,担不担心香港会受到挑战?

谭志源:其实香港如果没有竞争,没有挑战,就会停滞不前。我们的成功是不断地受到新的挑战。我们不怕竞争,怕的是什么呢?自己打击自己!我们内部有一些程序是不是可以减省呢?在立法会可不可以快点,可以不拉布拉那么多呢,等等这些,我们都是要注意的。

主持人:在这《港澳专章》当中也特别提到,一直强调的是要支持港澳经济的竞争力的提升。我们也看到了一个数字,这几年,香港经济持续下滑,2015年广州的GDP已经超越了香港,据说深圳的GDP已经趋近,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超过香港。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谭志源:这个是必然的现象,也都是我们国家进一步发展壮大的必然现象。因为香港毕竟是只有730万人口。面积是1100平方公里,我们开发的地方只有25%,我们仍然有很多地方未完全开发,我们有一些山,有一些石头山,是很难开发,我们的经济不能够像内地很多省市那样,有广阔的土地,跟密集的人口等等。香港地方小,我们必须要向创新跟科技,以及高增值的方向去走,这才符合经济转型以及地域性,人口限制,市场限制等。

因为香港是一个成熟的经济体系,如果说GDP的增长跟内地其他的一些省市去比较,未必一定适用。你看全世界,一个基本上发展成熟,先进的经济体系,GDP增长都是单位数,都是比较低的,因为我们的总量已经有一定水平了。所以我觉得国家的发展应该值得高兴。同时,这也给予我们庞大市场,所谓的腹地。一个hinterland。广东跟深圳发展越大,我们服务业的发展空间就会越大。所以这是相辅相成的,是一个双赢。

由美国牵头大力推动,被不少分析人士视作在经济上“排挤”和“围堵”中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眼下日益成为2016美国大选年的激烈争议话题。这项简称为TPP的合作协定,覆盖了40%的全球经济总量,由此成为历史上最大的区域贸易和投资协议。

虽然被置身事外,然而也有分析认为,“一国两制”的香港,可以充当中国在新国际经贸规则中的“安全通道”。

主持人:美国副助理国务卿曾经提到过,欢迎香港加入TPP,因为目前为止,美国并没有邀请中国加入TPP,所以有人提到可能香港会成为中国和TPP成员之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桥梁。

谭志源:一直以来,我们是世界上最自由的经济体,我们很相信这自由贸易主义,相信这个东西是对香港好的。

我们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太自由了。所以人家就会觉得跟香港有时单独谈自由贸易协定好像是没什么好处,因为我们都是零关税,他们的产品进来,根本是不需要给关税,我们的产品去到是要给关税,现在它要降低关税给我们,它们就觉得这不划算。

大概在上一两任的特区政府已经将策略稍微调整,比较着重在全球贸易、世界贸易组织的这个定位,转为加入在区域自由贸易合作。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