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超女变超男呢? 萌妹御姐二次元4强都有

来源:腾讯音乐 2016-08-31 15:08:01

[摘要]有了商业价值这个标准,圈9、王金金、方圆和张晓钰四位选手,最终成为今年《超级女声》四强,也就变得更容易让人理解了,因为从商业价值这个角度考虑,她们无疑都是分众领域最突出的选手。

查看原网站视频

腾讯娱乐讯随着黄汐源在5进4的比赛中失利出局,2016年的《超级女声》,也随之进入到最后的收官阶段。总决赛即将开战,冠军的归属尤其让人瞩目,毕竟对于大部分人来讲,看体育比赛也好,看选秀节目也罢,守候最终不就是为了最后那个冠军吗?

但历史上,《超级女声》的意义并不仅仅止于李宇春和尚雯婕这样的冠军。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很好地体现不同选手的商业价值,才让《超级女声》这个品牌,在流行音乐产业中体现出了自身的商业价值,而不仅仅只是当成流行乐坛的新人搬运工。

有了商业价值这个标准,圈9、王金金、方圆和张晓钰四位选手,最终成为今年《超级女声》四强,也就变得更容易让人理解了,因为从商业价值这个角度考虑,她们无疑都是分众领域最突出的选手,其中有的歌手甚至还具有非常突出的领域代表性。

学院派方圆实力见长古典流行乐市场无人争抢

四位选手中,方圆在音乐上是最异类的选手。作为一个学院派的歌手,方圆既擅长民歌,又能演唱音乐剧,而且还擅长将自己的这些传统特色,与现代音乐结合到一起。比如用音乐剧的唱法来演唱歌剧摇滚,以及用民歌的素养去表演《回到拉萨》这样的摇滚作品。

在《超级女声》这个年轻的舞台,方圆在接地气这方面,或许有点吃亏。但有比较专业的音乐底子,也让她的可塑性变得很强。在歌坛闯荡,虽然有硬实力的未必一定笑到最后,但有硬实力的肯定不吃亏。尤其是像方圆这样接近00后的歌手,同年龄的很多人,要么去当网红了,要么去当独立音乐人了,反倒让方圆这种传统路子的歌手,成了其中的少数派。根据物以稀为贵的市场准则,方圆反倒能在影视剧歌曲、各种活动及晚会,以及一些需要大歌的平台,更有发展的空间。

当然,如果方圆能够有挑战自己的勇气,前辈学姐谭维维也是一个很好的榜样,但至少方圆如今的音乐定位,已经决定了她有了一个明确的市场发展方向,即使按部就班走,至少这届《超级女声》的学员,抢不了方圆的饭碗,因为方圆会的,大部分歌手真不会。

美少年张晓钰综合实力高圈粉有道走偶像派路线

另一位歌手张晓钰可以说是十年后的李宇春,走的同样是帅气美少年的路子,甚至在5进4的比赛中,她还选择了《普通Disco》和《女人心》这些李宇春曾经翻唱过的歌曲,可见就算是张晓钰本人,都在有意模仿和借鉴李宇春的成功秘诀。

张晓钰同样没有过人的唱功,但却在《超级女声》这个舞台,通过音乐与表演的结合,一步步成长。从市场定位来讲,张晓钰无疑是今年《超级女声》小鲜肉的代表,也是中性帅气女少年歌手的换时代新款。在李宇春已经开始转型的年代,张晓钰可以很好地利用这个市场空白,继续着自己的美少年音乐之路。

重点还是要说说王金金和圈9这两位歌手。

怪物级王金金借亚文化上位独特定位创造商业价值

王金金的自我定位非常清晰,那就是EDM(电子舞曲)歌手。EDM是目前国际最主流的音乐曲风,它就像九十年代末的嘻哈和R&B音乐一样,已经从分类曲风,上升到通类音乐的高度,甚至它的结构和元素,还渗透到其它各种的流行音乐元素里。

华语流行音乐之前其实也不缺EDM类型的歌手,比如早期的萧亚轩、蔡依林、罗志祥等等,就都是这个领域的天王、天后。但舞曲之所以一直很难成为华语乐坛的主流,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它不接地气,而仅仅只是以一种外来曲风输入的方式,在唱片工业的制作体系中复制呈现。

但现在不同了,如今的夜店(Club)文化,不管还算不算亚文化,但至少已经成了年轻人的一种主流文化,EDM也不再是一种类型化的曲风,而是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很多年轻人听EDM,不仅仅只是听一种潮流和元素,而就是听到自己的生活。作为从Club走出来的王金金,因此就显得非常接地气。她或者不会被对夜店文化陌生的人接受,但反过来,对那些习惯夜店生活的人来讲,王金金就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邻家女孩,她的声音、她的表达方式,都会让人感到特别的亲切。

夜店文化的普及,加上EDM这种曲风的国际化,也让王金金刚好赶上了这个潮流,很大程度上,她甚至可以在未来成为中国EDM一个指标性的人物,可以成为一个流行文化符号,就像当年的张靓颖“推广”R&B和海豚音一样。王金金与EDM的尝试捆绑,或许会让她的音乐之路,因为类型化而变得很窄,但在事业初期,有着如此清晰的定位,再加上EDM巨大的商业发展背景,也就能让王金金尤其可以体现出自身的商业价值。

二次元圈9独打细分市场产业链效应或商机无限

与王金金类似的就是圈9。圈9从今年《超级女声》一开始,就和二次元这个名词联系到了一起,即使她远非国内唯一的二次元歌手,但却因为在这个时间节点,站到了芒果TV这个巨型的平台,俨然就成为了国内二次元的代表歌手。

在走上《超级女声》舞台之前,圈9曾经和丫东组成“走音系动圈组”,参加了去年的日本Niconico超Party。这也是日本二次元世界的一次盛会,而且在历史上也是第一次有日本以外的歌手加入,“走音系动圈组”的亮相,也标志着中国二次元文化的渐成气候。

圈9在这个时间节点,以二次元歌手的身份出现在《超级女声》,可以说正是赶上了好时候。因为在日本,二次元早就发展成一个包括动漫、录音硬件和软件、网站等组成部分的完整产业链。而在国内,随着网络文化的普及,虚拟偶像这个概念也已经扎下了根。加上宅男、宅女,AcFun这种弹幕网站的出现,也让二次元的世界已经初步成型,这个时候仅仅只需要一个代表性的歌手,进行最后的一推。

圈9很幸运的成为了这样一位歌手,不管她有没有消费二次元,但事实就是她在一个更大的平台,推广了二次元这个名词,让喜欢二次元的群体,从二次元来到了三次元世界。所以说,这次圈9能够一路杀到决赛,靠的就是二次元这个非常有体系的概念。她推广了二次元,二次元又为她进行了最好的定位包装。

这种概念体现在舞台上,就是每次圈9的演出,都会被唱歌当成其中的一部分,真正的整体则是整个舞台的表演,那种充满着动漫氛围的二次元世界,从而形成一个类似Show的表演。就拿5进4的比赛来讲,圈9以一首《樱桃小丸子》主题曲,就能在一挑四环节闯关成功,并不是她唱的音有多高,技术有多炫,而就是整个二次元世界与音乐的合而为一,让人就像欣赏一部动漫,并且随着音符感知二次元世界。

从这一点上来讲,圈9的身上,似乎就有一种自带中国二次元文化产业链的效果,虽然二次元文化在目前国内的环境中,因为话语权等等的原因,还属于一种次文化和非主流文化,但假以时日,一旦产业链成熟,却有着巨大的发展前景,作为这个产业的代表歌手,圈9自然有着非常高的商业价值。就像王金金可以在这个时代的主流平台,代言EDM一样。

所以,《超级女声》进行到这个关头,似乎已经不再是纯粹音乐层面的竞技,更多是各自商业价值的展示。而且和音乐曲风、审美的不同一样,《超级女声》最后留下的四强选手,其本身的商业价值,往往需要依靠自身的特点,以及分众领域的支持才能最大化。甚至可以说几个选手各自的商业价值,在现实的乐坛反倒没有太多冲突的地方,只要做法自己领域的功课,就能体现自己的价值。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超级女声》的决赛之夜已经没有输家,选手该完成的任务其实已经完成,决赛之夜其实就是ShowTime……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