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观 | 《七月与安生》好口碑折射IP热的虚火

来源:腾讯电影 2016-09-19 00:51:14

腾讯娱乐专稿(文/今天道)

如果某一部国产电影的简介中显示以下任意一条信息:它由星二代担任导演、改编自著名网络作家的青春小说、由两位青春片出身的人气女演员担任双女一号、主题还是闺蜜之间的三角恋:都有极大可能成为一部烂片。但是这部电影的神奇在于,在四条都命中的情况下,还成了今年中秋档的最佳口碑之作,这就是《七月与安生》。

就像恶人谷突然出了一个善良的小鱼儿,宁荣二府里偏出了一个贾宝玉一样奇葩,《七月与安生》的口碑逆袭确实令人大感意外。这部电影一路通过了一个个生产暗礁:它的成功在证明,即使导演是年纪轻轻的曾国祥,即使原著来自文艺腔极浓改编风险较大的安妮宝贝,即使主演马思纯周冬雨之前的作品在演技上并没有太强的市场说服力,即使闺蜜、北漂、怀孕、复合这些剧情早已经被其他青春片反复演绎,在认真专业的改编、符合影视规律的再创作下,在陈可辛徐月珍这样的把关人加持下,依然可以独辟蹊径、自成一派,成为合格甚至优异的影视产品。

《七月与安生》几乎成了近年来影视圈IP热、票房惨、口碑差大军中难得的一股清流,这个案例对于如同军备竞赛一样储备IP的影视公司来说,无疑又是一次启示。

2016年号称电影的IP大年,随着2014年以来资本的大举进入电影行业,影视公司在热钱催生下,开始疯狂收购各类IP作品,从小说、手游一直到综艺节目、歌曲。价格最高者如《九州》改编权高达上亿元,像《盗墓笔记》更是衍生出了电影、话剧、网剧、游戏等多形态衍生品。在上影节上各家影视公司拉的片单中,未来两年内有400部影片将和观众们见面,形势颇为壮观。

然而,IP大热的背后,则是大把的IP资源被糟蹋式浪费、胡乱改编上映,致使原著粉失望、新电影仆街、观众倒胃口。以2016年上映的新片为例,在目前上映的新片272部中,由IP改编而来的作品有数十部,但是除《盗墓笔记》收获10亿票房,《微微一笑》2.7亿,《青茫》1.8亿、《睡兄弟》1.2亿以外,其他绝大多数IP改编作品大多票房惨淡。即使这几部票房不错的所谓优等生,豆瓣评分也基本没有超过6分及格线的。而像《谋杀似水年华》、《泡沫之夏》、《喜乐长安》《舌尖上的新年》等都是血本无归、口碑稀烂,连原作者都不屑。

即便如此,依然还有大把的玄幻、盗墓、古装、青春题材的IP改编作品准备提刀杀入:数据显示,2016年有近300个IP改编剧项目运作。各家公司的片单中,不乏万达的《斗破苍穹》、阿里的《激荡三十年》、《古剑奇谭》,熙颐影业的《海地两万里》等强IP项目。但是,因为市场开始趋于理性,在目前300个项目中,能顺利实现转化的不到1/5,更多的IP产品是被粗暴地囤积搁置起来。

而对于这些影视公司来说,抢IP无非是杀到IP市场撒钱的粗暴行为,运作起来并不困难,据称某文学网站目前排名前20的作品都已经被哄抢一空。然而如何把这一碗碗生米煮成可口的熟饭,却是影视生产的另一个课题,而大部分作坊的人力物力财力都值得怀疑。毕竟,资本可以爆炸、IP资源可以快速囤积、可以爆棚,但是生产环节最关键的核心人才却是稀缺的。

以最基本、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基本改编为例,编剧专业人才不可能随行业火热而短时间爆棚增长,每年进入产业流程的有近5000个剧本,这就造成大部分出品方都没有足够水准的编剧团队,去重构、打磨这些IP作品。在剧本尚未完善、不符合电影产品基本规律的情形下,受资本催逼、同类题材票房火爆引诱和观众群体不成熟等因素共同影响,很多作品被急功近利地推向了拍摄生产环节。加上更短的生产周期、更不专业的从业人员、更投机的宣发策划,总之除了热钱和IP外,一切都是捉襟见肘:于是,人物立不住、台词让人出戏、表演无内涵、故事不符逻辑、特效粗制滥造等等问题产品层出不穷,在IP大作的一袭华丽的长袍下,藏满了影视圈跟风圈钱的虱子。

在这种背景下,《七月与安生》在故事叙事、演员表演、视听语言、情感价值观等多个层面居然能涉险过关,让它成为这个躁狂市场里出类拔萃的特例,实属难得。这部电影也折射出电影市场之前IP改编的虚火过旺。这个项目的实际运作效果,也非常值得业界去反思与借鉴:电影的大IP热和明星高片酬怪象一样,本质上是这个市场的发育过快导致畸形生长的几个毒瘤。的确,IP、明星这些是最容易被资本抓住的影视生产资料,但如何把握让IP转化持续发生的真正规律,踏踏实实去做IP改编这件事,真正交出市场叫好叫座的作品,还需要更多像陈可辛、曾国祥这样的影视手艺人。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