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城市公布网约车细则 对外地车说不

来源:南方数码 2016-10-11 08:40:00

各地网约车征求意见稿相继出台,京沪细则或全国最严,杭州对网约车车辆条件限制宽松

(记者郭超吴为)继北京、上海公布网约车实施细则之后,全国多城市相继跟进公布,近期进入了网约车落地细则密集公布阶段。记者整理已经发布的细则发现,外地车一律被这些城市拒绝。

杭州网约车细则宽松

10月8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发布网约车细则。新京报记者发现,京沪两地发布的细则,实质规定大致相同,体现为三限:限制司机(本市户籍或有居住证)、限制车辆(一两年内新车,排量在1.8或2.0,轴距车长也都是B级车)、限制牌照(本市车牌)。

随后两天,重庆、天津、杭州、惠州也公布了当地的网约车细则。这轮公布的城市中,天津对司机和车辆的要求与北京相同。广州、重庆限制车辆的注册登记地是本地,但不限制驾驶员的户籍。深圳、杭州则限制了车辆注册地,对司机的要求放宽到持有本地居住证一定时间即可从业。

杭州的落地细则是昨天公布的,相比北上广深的网约车管理细则,杭州的细则更宽松。在近期的政策讨论中,杭州的网约车管理细则也引来一阵叫好,被部分专家学者称为“温和新政”。

杭州细则没有对户籍和车型有强制要求,本市户籍或在本市取得《浙江省居住证》6个月以上即可从业。

对车型指标的要求,杭州也显然更加宽松,例如北京、上海、深圳要求燃油车车辆轴距达到2700毫米、新能源车车辆轴距达到2650毫米以上,杭州则允许“燃油车车辆轴距达到2700毫米以上或者车辆购置的计税价格在12万元以上,新能源车车辆轴距达到2600毫米以上或者综合工况续航里程达到250千米以上”。

各地还将密集出台细则

记者了解到,由于交通运输部给各地制定网约车管理细则的时间是三个月,11月1日要正式实施网约车新政。所以,10月15日之前,各地还会密集出台落地细则。

据交通业内专家向记者透露,从城市功能定位以及网约车管理需求来看,北京、上海等超大型城市,管理细则必然是最严格的,这也透露出城市对网约车的定位。“不会再有比北京上海还严格的政策了,有的城市可能会比杭州还要宽松。”他说,与一线城市相比,惠州的网约车落地细则可以窥见,车路矛盾不是那么大的城市,对车辆数量也会放开。

从目前公布的细则来看,外地车禁止进入本地从事网约车经营达成共识,这条限制一是从乘客安全考虑,二是从城市交通拥堵考虑,尤其是已经实施了限购限行政策的城市,一定不会将外地车从业放开。根据交通运输部的要求,网约车细则要一城一策,充分体现网约车与巡游车相互融合发展。

网约车平台一位负责人昨天向新京报记者透露,近期网约车落地细则对平台经营带来影响并不明显,因为大部分司机还在观望。“目前各城市还是征求意见中,我们希望看到争议比较大的内容有调整。”上述负责人说。

■专家

“各地政策应避免跟风一线城市”

北京上海的细则会不会对各地有影响?交通运输部公路研究院副研究员程国华认为,出租车和网约车的管理是地方事权,具体的车辆、驾驶员怎么定,数量如何管、实行什么样的价格调控方式应该由各城市自己确定。不过他也认为,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作为一线城市,确实会产生一些示范作用,有“风向标”的意思。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认为,按照交通部文件的精神,各地应该根据地方实际情况制定具体的实施细则。各地的政策不能一窝蜂,都来模仿一线城市,而是要根据自己的特点,符合本地的发展定位。

“中央提出信息化驱动现代化,我们从过去的历史经验来看,实行好的政策应该符合未来发展的趋势。”姜奇平表示,目前互联网+是大趋势,各地各方面的政策不应该与这一趋势背道而驰。

“限户籍是沿用出租车管理制度”

对于这几个城市细则的异同,程国华认为,从户籍要求来讲,北京和上海不仅是对网约车要求户籍限制,对传统的出租汽车也是这样限制的。而深圳这样的城市,原本就没有对出租车司机的户籍进行限制,目前各个城市的各种规定体现了对新老业态的公平。

“从去年到现在,全国许多地方都出现过出租车司机的不稳定事件,政策的制定者考虑两种业态的平衡发展。”程国华说。

也有专家表示,目前公布的各个城市限不限户籍也是从各自的城市功能考虑。“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如果放开区域运营限制,会有很强的虹吸效应,把周边的车辆和人口吸引来从业。”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表示,网约车要健康发展,也不能无序放开准入数量,到最后将面临车辆超饱和,司机收入下降的风险。

国家发改委综合交通研究院院长张国华则认为,在上海40万网约车司机里,仅有1万人左右为本市户籍,占比在2.5%左右。他表示:“一个好的规定,应该是参与各方,特别是网约车司机能够接受的。像上海这样的情况,就意味着绝大多数的车辆和司机很难执行这个办法,那这个办法执行的成本就很大。”

“北京周边部分城市可能不限户籍”

北京周边的河北城市会不会也跟进限制户籍,以达到京津冀一盘棋的局面?程国华认为,决定权在地方,虽然北京、天津实行了户籍限制,但并不意味着河北的城市也要实行这样的政策。“像河北一些城市,即使不限制户籍,因为目前的情况,从事出租车和网约车的人也并不是大量人群,就没有必要作出这样的规定。”程国华说。

张国华认为,在我国推行新型城镇化的进程中,户籍改革应该是不断剥离附着在户籍上的红利。

此外,张国华还表示,京津冀协同发展也好,其他的城市政策也好,都应该领会中央城市工作会议的精神,尊重城市发展的规律。“城市是创新的摇篮、创业的乐园。应该想到的是如何通过交通的改善让城市的经济更加有活力,让到城市里生活的人出行更加方便。”张国华说。

“征求意见时间过短恐难审慎决定”

“一周的时间确实太短,交通部相关文件征求意见花了一年的时间。”姜奇平说,在这么短时间内作出成熟的判断是很难的。他认为,网约车的管理规定与背后的利益仍然有着相当的关系。他认为,各地不能匆匆忙忙地征求意见、作出决定,应该审慎地研究自己的发展特点。

“总理说了,发展新经济要创造新动能,如果在创造新动能的问题上稍有闪失,城市未来的发展将会承受更大的损失。”姜奇平说。

张国华则表示,在这样短的时间里征求意见,还是政府管理部门没有从“管理”的思路向“治理”的思路转变。“所谓管理,是政府单向的;而治理则体现了多方的协商。”张国华认为,政策制定应该体现政府、企业、市场多方博弈后取得的共识。

“这一系列问题都反映了当下改革发展的困境。地方政府应该增加探索的勇气和改革的担当。希望对目前社会关注度高、争议大的进行充分的探讨后再作决定。”张国华说。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