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正常运营平台跌破两千家 民间金融或再回地下

来源:南方数码 2016-10-10 09:27:00

P2P监管新政的威力显现。自网贷监管办法发布一个多月,互金行业的洗牌格局正在加速,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正常运营的平台首次跌破2000家仅剩1912家,较最高峰时4600多家平台已下降一大半。

由于监管新政对银行存管、电信增值许可证等硬性要求,主动停运的平台越来越多,这些平台线上运营的时间多为半年甚至一年以上,退出涉及到网站、待收、用户等遗留问题。

《记者了解到,最近就有P2P为卖掉线上平台或寻资金合作而奔忙,但是行业退出潮来临,有这样想法的平台不止一两家。

虽然新政对行业规范发展有利,但对民间金融而言,监管仍挡不住市场的内生需求。不少行业人士认为,部分的民间金融经历P2P阳光化可能会因这次监管新政而重新被打回地下。

P2P卖线上平台

老赵(化名)是国内一家P2P平台的老总,最近一直忙于解决线上平台的问题,“要么卖了要么找人并购。”老赵对《记者说。

老赵的P2P平台目前成交规模不到8000万,只能算小型平台,在监管新政之下,他越来越感觉到线上运营成本和难度加大。

8月24日,银监会等四部委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对电信增值业务许可证、银行存管、借款上限等均有严格规定,如果要想合规都需要成本。

“资金存管至少百万,还有ICP证还是EDI证都没有说清楚,我们去金融局咨询,答复说等着吧,如果继续线上运营,我们的成本很大。”老赵无奈地说。

监管门槛之下,不少平台自觉转型升级无望,萌生退意,主动停运的平台越来越多。但是老赵并不希望退出网贷江湖,“我们平台是自己一手做起来的,扔了也可惜,但维持运营需要投入很大的合规成本。”

目前,老赵的线上平台除了积累不到一个亿的成交量,还有7000多名投资用户。“这些投资用户都很忠诚,有些人自平台创办起就一直在。”老赵说。

与其他平台发展路径有些不一样的是,老赵是通过企业事务代理切入P2P。“我们做中小微企业的事务代理,对企业的财务状况都很了解,很多企业都有资金需求。”

最初,老赵以个人名义无息或低息提供给有资金需求的客户,但苦于个人资金有限,对这些企业的帮助只算是杯水车薪。

“互联网金融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我们是应时而生,应势而生。”这是几句写在平台上的话,但当初的豪情已难掩眼下的尴尬。

现在老赵最后悔的是,在平台发展过程中没有迅速融资,让其规模做大,而在监管整治之下,资本对网贷行业的热情已退潮。

“我们做企业事务代理掌握了很多企业的数据,相当于优质资产。”老赵说,即使卖掉平台,但仍然不会结束自己在P2P之旅,而是希望转型做资产端。

国庆节前,老赵一直在深圳大型P2P谈合作,或引入资金合作,或求并购。老赵告诉记者,目前对接了资金方,同时根据自身优势转为全资产端的服务商。

盈灿咨询高级研究员张叶霞认为,转型做资产端适合在资产端有自身核心竞争力和资源的平台,还有些平台由于大标模式无法满足转而走线下通道,这也是一种选择路径。

民间金融或转为地下

事实上,遇到困境的P2P平台远不止老赵这一家,这些平台面临着艰难的选择:要么转型退出,要么接受高成本的运营。

早在7月20日,美利金融宣布,正式停止线上理财平台的运营,并专注运营资产端。而监管细则出台之后,无疑加速了这种趋势,从第三方机构的数据可以印证,网贷之家数据显示,在停业及问题平台方面, 9月停业及问题平台共有98家,历史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达到了2076家。

零壹财经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9月有54家平台出问题,其中网站无故关闭的平台共有35家,占到68.6%的比例。

紫马财行CEO唐学庆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监管细则落地这意味着平台主动寻求理性退出将成为白热化竞争下的发展常态,行业投资人和资金的集中度会越来越高, “问题平台只有理性退出,杜绝失联、跑路、倒闭、警方介入等恶性爆雷,才能避免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才能为存量市场奠定互信、宽容的生态环境。”

合力贷CEO刘丰认为,网贷行业专业要求高,风险性高,涉众面广,受关注高等因素,洗牌的节奏更加激烈,阵痛更明显。“面对行业洗牌加速的现状,但还是希望这个洗牌的节奏能稳健些,平滑些,理性对待对各方都更有利。”

对于整个民间金融而言,P2P的大规模退出,意味着不少民间金融又重回地下。有数据统计显示,中国民间借贷的规模在10万亿左右,而P2P的年交易量已达万亿。

融道网·生菜金融副总经理郑海阳向记者表示,P2P的出现使得这些本来处在地下的民间借贷借由互联网之道浮出水面,“P2P的交易在网上完成,有相当多的P2P是采用第三方来作为支付通道,再加上众多网贷第三方资讯平台用爬虫来抓取网站的交易数据,使得这些由民间借贷转来的P2P可以被统计、追踪,由原来的完全地下变得阳光化。”

郑海阳认为,新政出台却有可能将这些交易重新打回地下。“尤其是限额政策显然不能满足借款人的需求,而这部分需求在P2P不能得到满足的话,就只能转头再进入地下——新政实则上是起到了 为渊驱鱼的反作用。”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