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学生校园贷超50万失联 曾借用18位同学身份证

来源:南方数码 2016-10-09 09:33:00

记者登录某平台尝试借贷,发现该平台审核过程较为简易。

王明(化名)提供的“优分期”借款详情显示,9月份逾期待还。

名校贷首页的“新生贷款”宣传页。网络截图

方飞扬(化名)失联了。

这位湖南某学院体育专业的大四学生,从去年10月左右至今,通过借用18位同学的个人身份信息,以“梦想基金”、“校园贷款”等名目,在名校贷、京东白条、极速学贷、钱米等12家P2P贷款平台上,共借本金和各项费用50多万元。

有同学表示,方飞扬10月初前往长沙打工。走前,他还把借钱数目、在哪家平台借贷,一一打了欠条,并写下承诺书,所有本金、手续费和滞纳金均由本人承担。

“听说在QQ上玩什么赌博游戏。”方飞扬的父亲称,他已在学院要求下为孩子办理休学手续。律师表示,校园贷款乱象存在已久,缺乏具体的监管措施,而大学生风险防范意识和承受能力低下,该现象应引起重视。

同学的身份信息被拿去借贷

方飞扬同专业的同学李宽(化名)透露,方飞扬于去年11月初找自己借钱,说要买电脑。第一次通过“优分期”平台借了4000元,之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又用相同的身份信息,在分期乐上借了2200元。今年5月,他再一次以自己名义,在名校贷上借款9000元左右。

“需要还钱的日期到了,接到短信后,才发现自己的身份信息被拿去借贷用了。”李宽回忆,方飞扬开始借的钱都还了,所以不好意思不继续借。而自己不知情的那次,可能是因为此前将个人信息告诉了他,对方就直接用了。

方飞扬的朋友王明(化名)表示,从去年10月开始,自己陆续借给他46000多元,涉及的借贷平台多达12家。

“为方飞扬还贷款”的不止上述两位。记者加入到被他借钱的群里时发现,从去年10月左右,他借用18位同学的身份信息,登录名校贷、京东白条、现金巴士、极速学贷等P2P借贷平台,借贷共计本息50余万元。

其中多则八九万,少的也有一万余元。有些同学表示,大部分情况下,确实经过本人允许,但也有个别借贷平台上显示的借款信息,是事后才知情。

李宽出示的账单显示,名校贷上的还款金额为12000元,分24个月还清。“其中2400元为押金费,如果逾期还钱,这个钱就拿不回来了”。他解释,平均算下来,一个月利息100多元。之前都是方飞扬负责还钱,9月应还618.80元,因迟交了53分钟,还被多扣了两元。

“家里无力替他还钱”

王明算了算通过借贷平台借给方飞扬的钱,共计46800元。他记得,第一次借钱时,自己提供了身份证、照片、父母电话,学校名称和银行卡号等基本信息,很快就注册成功。拿到钱后,他当即把钱打到方飞扬的支付宝上。“还钱时,他也是通过支付宝把钱打给我,我的银行卡绑定了支付宝,直接扣钱。”

然而,9月底极速学贷催他还钱时,因为逾期一天,扣了50元手续费,次日又被扣了30元。“方飞扬通过极速学贷借了1000元,给到的金额只有800元。他说多余的是手续费,我没看合同,所以不清楚怎么回事,就觉得被骗了。”

昨日,方飞扬手机已关机。周围同学称,他10月初已离家,前往长沙打工。走之前,从18位同学那里借了多少钱、分别在哪家平台借贷,一一打了欠条。

方飞扬按压指印的承诺书和欠条显示,其通过李宽等人向贷款平台APP借的钱,所有本金、手续费和滞纳金均由本人承担,并画押签字生效,还完钱后承诺失效。

同学们和学院主任找到家里后,方飞扬父亲才知道孩子欠钱的事情。在学院要求下,他于10月1日去学校为孩子办理休学手续。“也不知道他用这些钱具体做什么了,只是听说在QQ上玩什么赌博游戏,我们也不太懂。”

他表示,已经去派出所报案,因属于民事纠纷,周围借钱同学多出于自愿,派出所不便立案。现在已经联系不到孩子,但家里无力替他还钱,也不会替他还钱。

借贷平台借款流程简易

昨日,记者登录多家借贷平台尝试通过借贷审核时发现,极速学贷、闪电学贷和钱米的审核过程较为简易。通过客服咨询,钱米只需要审核手持身份证的照片信息即可贷款,一次最高可贷3000元。

在填写信息中,有关父母姓名和电话一栏的设置,客服表示,是为了在学生还款无力时,可打电话告知,由父母代还剩余金额。

其中,极速学贷的微信公号上,业务包括手机借钱、现金借钱、信用卡贷三种。手机借钱的选项中,又出现“钱站”、“2345贷款网”、“我来贷”等共计5家贷款平台,而钱站的链接已因投诉关停。另一家“我来贷”客服反映,从十月一日起已关停对学生群体的业务,公司要进行转型,将业务面向上班族。

客服表示,之前可以保证正常放款,其中学生借贷金额为1500元到8000元,利息为1.02%到1.82%,借款5000元以下,每月缴纳滞纳金100元,借款5000元到10000元,每月缴纳滞纳金200元。下载“我来贷”APP后,注册也较为简单,除基本信息的填写外,有学生证、身份证拍照即可。闪电学贷的界面与极速学贷一致。

根据今年8月出台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简称《办法》),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承担客观、真实、全面、及时进行信息披露的责任,有义务对借款人的资格条件、信息的真实性进行必要审核,有义务进行客户身份识别,采取措施防范欺诈行为。

“但具体到每个平台该如何审核借贷人信息、保证真实性,并没有具体规范,所以才有借贷平台钻法律的空子”。北京瀛和律师事务所的王巍律师谈到。

“问题主要出在冒名借贷”

《办法》规定,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当对出借人的年龄、财务状况、投资经验、风险偏好、风险承受能力等进行尽职评估,不得向未进行风险评估的出借人提供交易服务。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当根据风险评估结果对出借人实行分级管理,设置可动态调整的出借限额和出借标的限制。

王巍律师建议,公安、教育和银监应共同出台相关行业规范或者采取一些必要举措,如借贷的起点和分级如何对应,核实个人信息的具体方法。

“银行曾被银监会要求给学生做信贷业务必须要求第二还款人,也就是借款人的父母签字,银行基本放弃了这块市场,因为要符合要求会很难办”。91征信的CEO薛本川说,校园贷很难去控制,其本质是民间借贷,只要学生符合借款条件或借款的法律过程,即可借贷。

而校园贷不同于其他贷款平台的主要区别就是,借款人是学生。薛本川分析,他们社会经验、法律意识、风险意识、信用意识都比较薄弱,对后果的认识不足。据新京报此前报道,部分平台恶意放贷,通过各种方式催收本金利息,谋取暴利。

此外,网贷之家联合创始人石鹏峰提到,问题主要出在利用他人信息进行借贷。“相比其他借贷平台,这种情况在校园借贷中更加常见,原因更多在于大学生对自身信息安全的保护意识更弱,个人信息、身份证件、手机等容易被同学获得或借到”。

对此,王巍律师认为,多数同学在知情状况下主动提供个人信息,且缺乏举证表明所借钱款均被方飞扬使用,个人需要先行承担债务风险和责任,再向其追责。

针对校园贷问题,石鹏峰表示,平台应加强身份核验,通过更多技术手段排除被冒名借贷情况,同时加强风控标准、内控流程,减少恶性竞争。此外,还应加强对学生群体的财务知识和风险意识教育,加强对资金使用的合理规划、对自身信息安全保护的意识,更好地从源头上减少不良事件甚至恶性事件的发生。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