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监管新政满月有余 互金平台转型加速

来源:南方数码 2016-10-09 09:26:00

自网贷行业监管办法发布日起已有一月有余,互金行业的洗牌格局正在加速进行,而资本逐鹿网贷业的热情也在逐渐退潮。

8月24日,银监会等四部委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野蛮生长的网贷行业在监管政策逐渐明晰之后,迎来艰难的整改期。在网贷监管新政刚刚满月的当下,P2P网贷行业具体产生了怎样的变化?

监管新政下网贷成交量变化不大平台针对监管细则开始整改

据盈灿咨询的最新统计显示,自8月24日至9月23日,P2P网贷行业这一个月的总体成交量约为1880亿元,与整个完整8月的1910亿元相比出现了小幅度的下降,总体下跌幅度不大,表明监管细则目前对于P2P网贷行业总体成交量的影响不大。

其中,8月24日至9月23日成交量前100的平台,成交量占比为75.85%。而这一数据在8月,为75.80%,表明行业暂时没有更加集中的情况出现。成交量前100的平台的行业集中度在近半年时间内,基本在76%附近窄幅波动。

此外,8月平均每个标的借款金额约为4.54万元,而8月24日至9月23日一个月内平均每个标的借款金额约为4.39万元,下降幅度约为3.30%。调查分析认为,这或许说明已有平台针对P2P网贷监管细则借款限额的条款开始进行整改。

同时,调查以47家平台为分析样本,样本范围涵盖大中小三类平台。通过数据统计汇总发现,8月24日至9月23日,这47家平台的人均借款金额为3.02万元,而在7月24日至8月23日,这47家平台的人均借款金额为3.49万元,表明这47家平台的人均借款金额环比下降了13.32%。这也与平台针对监管细则借款限额的条款开始进行了整改有所关联。

运营平台数量呈进一步下降态势

未来停业转型平台将占据主导

不过,运营平台数量呈现进一步下降态势。截至9月23日,9月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70家,其中停业平台数量远超问题平台数量,停业平台为45家,问题平台为25家。从近半年停业转型平台数量占比及问题平台数量占比走势看,5月、6月、8月、近一个月停业转型平台的数量占比要明显多于问题平台。

盈灿咨询认为,伴随着监管细则的落地和逐步推进,很多原有的P2P网贷业务模式已经无法适应当前的合规性需求。虽然平台及业内人士对于一些问题(例如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依然存有争议,但是业务转型和升级已经成为了绝大多数P2P网贷平台的共识。“消费金融”、“普惠金融”、“小微金融”已经成为了P2P网贷行业新的热点。而停业退出平台数量将在日后一长段时间内占据主导。

而随着行业的大浪淘沙,网贷平台的综合收益率继续延续下降的态势,近一个月行业综合收益率已经下降至9.78%,相比8月10.08%的综合收益率水平,下降了30个基点(1个基点=0.01%)。借款限额将会短时间导致平台供需平衡打破,这样也会使得综合收益率进一步下降。

银行资金存管在蠕动中推进新规实施一月仅3家上线

根据《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征求意见稿)》中规定,“存管银行应对客户资金履行监督责任,不应外包或由合作机构承担,不得委托网贷机构和第三方机构代开出借人和借款人交易结算资金账户”。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下发《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后,1个多月的时间里,全国正式上线银行资金存管业务的P2P平台仅有3家。而截至2016年9月底,全国约有55家P2P平台上线了银行资金存管业务(不包括联合存管模式),占正常运营平台数量2235家的2.46%。业内人士用了“蠕动”一词,来形容银行资金存管的进展速度。

从此前宣称已签订银行资金存管系统的平台来看,存管业务主要分三种模式:银行直连、银行存管和“银行+支付公司”联合存管。根据《办法》所提出的“存管银行不应外包或由合作机构承担,不得委托网贷机构和第三方机构代开出借人和借款人交易结算资金账户”,联合存管这种模式或许已经被判“死刑”。但随着监管日趋明确,P2P平台要想坚持合规之路,只有建立银行存管系统,才能从根本上杜绝资金池,保障客户资金安全。

上市公司掀起互金资产甩卖潮

网贷平台纷纷转型综合理财

在监管细则发布后,资本逐鹿网贷业的热情也在逐渐退潮,不少上市公司开始停止收购互金资产,有些甚至直接出售已有的互金资产。熊猫金控(600599,股吧)、银之杰(300085,股吧)、西藏旅游(600749,股吧)、永大集团(002622,股吧)、大连友谊(000679,股吧)等多家上市公司相继终止收购互联网金融资产。有些甚至直接变卖互金资产,比如匹凸匹(600696,股吧)、梦洁家纺(002397,股吧)、高鸿股份(000851,股吧)等。对于变卖资产的原因,则主要是受到监管的影响。

业内人士分析称,监管新政后,互联网金融的合规门槛大大提高,对于之前一些玩票性质或以提升估值为目的涉足互金领域的上市企业而言,若达不到合规要求,互金资产可能会变成拖累企业估值的负资产,所以要么踏踏实实投入资源和精力做好互金业务,要么出手转让、撇清关系。

此外,从平台自身发展前景来看,未来要想在行业内合规、发展、壮大,转型升级是必然的。在监管细则发布后的一个月内,停业转型平台数量渐多正好说明了这一点。

从近期互金平台的发展来看,不少网贷平台将转型方向定位在综合理财平台,开始销售保险、基金等理财产品。陆金所从去年开始就宣布要做一站式财富管理平台,除了网贷业务,还可以提供信托、票据、基金等多种理财服务。转型短短数月,该平台用户规模从1000万增至2000万。而在监管办法征求意见期间,网贷平台积木盒子也早早宣布变身综合理财平台。红岭创投的董事长周世平也在新政满月后对外表示,红岭大标的倒计时,已经开始。“大单模式一直存在争议,因为监管办法的出台,为避免投资者对政策风险的担忧,平台一直在做转型准备工作。”据了解,从2017年3月28日起,红岭创投的线上平台在限额以上的大单产品,将全部停止发新标。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