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开东:男人为什么好色

来源:搜狐教育 2016-10-12 05:54:00

男人为什么好色

曾经有朋友调侃我:“开东,你又不抽烟,又不喝酒,又不好色,作为男人,你活着还有鸟意思?”

我如孔乙己一样反驳。读书人的事,怎么、怎么能说鸟呢。我喜欢掼蛋,还有,还有……我没有说出口,其实也不好意思说出口。哪个男人不好一点色呢。

男人喜欢花姑娘,女人喜欢花衣裳。这是人之常情嘛。

有个笑话很传神。

老俩口看电视,突然转播选美比赛,女孩子都穿着比基尼,丰乳肥臀。

老头子脸红了,转身进屋。

老太太笑着说:死老头子还挺封建!

一会功夫,老头跌跌撞撞的跑回来了,鼻梁上架了一副老花眼镜!

故事讲到这里,戛然而止,意味深长。

男人就算是老了,残了,废了,色还是要好的。无色不男人。

那么,那么男人为什么好色呢?

文化传统

有人说,男人好色是有传统滴。孔子编订《诗经》,开篇就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孟子才不跟你“关关雎鸠”,干脆直接挑明了:“食色性也。”好色就像吃饭一样,是人的正常需要。

孔老夫子奔走六国,如丧家之犬,但并不妨碍他去见南子。南子是卫灵公的宠妃,漂亮而淫荡,为了这个人间尤物,卫国曾经发生过争斗。孔子不可能不知道,但还是高高兴兴的去了。

“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这里就非常暧昧了,南子的环珮之声,让我们感到了孔老夫子内心的怦怦直跳……至于后事如何,大家都不知道。

我们只知道,老夫子出来后,长叹一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好色乃人之天性,可好德却要后天练就。如果好德就如好色,也是人的天性,那该有多好啊。

但子路很生气,直接甩脸色给孔子,弄得孔子只有发誓说:“予所不者,天厌之!天厌之!”

我如果做了见不得人的事,雷打死我啊!雷打死我啊!

雷不会打死孔子的,我们不要担心,我们要关注的是子路为何要生气?子路为人刚直,也许他自己也认为他生气的原因是孔子不达己意。但我们还是隐隐感到子路内心的羡慕嫉妒恨。如果孔子去见一个丑女,子路还会如此心浮气躁吗?

两个和尚行路,路遇大水,一个女子无法过水。大师兄毫不犹豫蹲下身去,把女人背过河。然后和师弟继续行走。走了好几里地之后,师弟终于忍不住,责怪师兄为什么要背一个女人。师兄嘿嘿一笑,那个女人我早就放下了,你还背在身上啊。

子路之所以生气,就说明他还是被南子诱惑,还把南子背在身上,只是他自己还没有意识到。

本能需要

从动物学上来说,男人喜欢漂亮女人是由男人的动物本能性决定的。《闲情偶寄》作者李笠翁说,人生就是戏台,历史也不过是戏台,而且只有两个人唱戏,没有第三个人。哪两个人呢?一个是男人,一个是女人。

男人和女人构成了整个世界。上帝造人,用男人的肋骨造出女人,盖因没有肋骨的男人不成其为男人,而缺少血脉滋润的女人也终究不过是肋骨。所以男人要千方百计找回肋骨,女人要千方百计找回母体。男人和女人最终合体,合体才能造人。能造人的人也成了上帝。

由此看来,男人爱女人是一种本能,男人爱漂亮女人则是一种强烈本能。这种本能,不是一种羞耻,而是一种道德。

我们不妨看马克·吐温《亚当夏娃的秘密日记》中夏娃的一段独白。

我爱他并不是因为他的体贴;

我爱他并不是因为他的歌声;

我爱他并不是因为他的聪明;

我爱他并不是因为他的骑士风度;

我爱他也并不是因为他的刻苦耐劳;

我爱他更不是因为他的教养。

那么,我为什么爱他?

我想,只因为他是男人吧!

女人如此,男人更甚。我们不妨看《西游记》,几乎所有的大人和孩子都不太讨厌猪八戒。这个问题很值得研究。

这其中大有讲究。因为取经的根本就是一个人。按照佛洛依德所说,人分为本我、自我和超我。唐僧代表着超我,悟空代表着自我,猪八戒代表着本我。沙僧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木讷呆板,实质上代表我们的肉身。本我充满着本能,所以猪八戒懒惰、贪吃,最最重要的是八戒好色。明知极有可能是妖精,仍然忍不住要偷腥,很多次被妖精诱惑,高高的吊在哪里,要蒸着吃烤着吃,一旦脱险,他依然故我,好色就是不改,所以这才叫做本能。

但我关心的是,为什么所有的人,都不讨厌猪八戒?甚至都喜欢猪八戒?为什么?

这就是我们最真实的人性啊。我们在猪八戒的身上看到了我们自己,尽管悟空很厉害,七十二变,一个筋头十万八千里,但他可敬而不可亲,更不可爱。

每个男人都是猪八戒。恸哭三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历史上从来就有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人。所以美人计总是屡试不爽。每个人男人都梦想着漂亮女人,连癞蛤蟆也不例外。

爱美之心

美色不分家,男人好色,实质上是男人好美色,好色之美。你弄一个凤姐罗玉凤,保证很多男人退避三舍,魂飞魄散,鞋子和裤衩都要跑掉。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人明眸皓齿,顾盼神飞,凹凸有致,吹气若兰,教人如何不想她?

美丽是一场战争,既是女人之间的战争,更是男人之间的战争,甚至是国家之间的战争。

古希腊和特洛伊为了一个海伦,整整打了十年仗,死了十多万人,尸横遍野。最后木马屠城记,历史名城特洛伊毁于熊熊大火之中。

在特洛伊熊熊烈火中,海伦一袭白衣出现在特洛伊的城头,她简直比美丽本身还要美丽,比高贵本身还要高贵,比诱惑本身还要诱惑。那些元老院的长老们一看,全部惊呆了,流着哈喇子说:为这样的女人即使再打十年的仗,也值得啊!

这就是美的力量。

美丽的力量,甚至使得屠夫也变得柔软,比如亲爱的斯大林。

1942年,正在疗伤的罗科索夫斯基元帅偶然结识了著名的电影演员瓦连京娜·谢罗娃。

谢罗娃貌美如花,肤白如雪,追求者不计其数。著名诗人西蒙诺夫那首脍炙人口的诗歌《等我归来》便是献给她的。罗科索夫斯基与谢罗娃相识后,如胶似漆。

贝利亚向斯大林告密说,谢罗娃去前线探望罗科索夫斯基,并一直在司令部内留宿。斯大林羡慕不已:“谢罗娃?是那个美丽的女演员吗?啊,她真是美若天仙!”

贝利亚插话说:“但元帅的声誉会因此一落千丈,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办?”斯大林喃喃自语:“我们该羡慕,贝利亚同志,我们该羡慕才是!”

美丽居然能够使得一个杀人魔王变得心胸开阔,这是何等的魅力超群!

虽然好色有理,但男人要好色不淫。这方面我非常欣赏贾宝玉,宝玉同学尽管非常好色,一会儿爱姐姐,一会儿爱妹妹,有时候竟至于男女色都来者不拒。但他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淫,爱博而心劳,而忧患也日甚。最终以出家来与色告别,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啊。

伟大的契诃夫的《美人》小说,极有意味。其中有一个小男孩就是现代版的贾宝玉。

这个小男孩和他爷爷去一个草原,一路上满是灰尘,干燥,毒辣的太阳,白花花的沙子,苍蝇嗡嗡嗡的追逐,两个人累得半死,浑身都是尘土。

好容易来到一个亚美利亚朋友家,爷爷带着小男孩休息下来,但是那是一个荒凉的家庭,尤其是旧家具上的漆都剥落了,被烈日暴晒得发出难闻的怪味,苍蝇蜂拥而来,爷爷和那个亚美利亚老头絮絮叨叨的说话,小男孩只觉得烦、烦、烦。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老人突然喊了一声,“玛霞,快给客人倒茶。”

于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挽着头发,赤着脚出来了。

“我就在桌旁坐下,瞧着递给我茶杯的姑娘的脸,突然间,我觉得仿佛有一股风吹过我的灵魂,吹掉灵魂里这一天的种种印象、烦闷和尘土。”

你看,美就这样吹过了人的灵魂,并且吹走了一切不快。这就是美无可比拟的力量。

“如同一道闪电似的,我第一眼就瞧出来了。我愿意起誓:玛霞,是个真正的美人,不过要证明这一点我却办不到。”

我没办法证明,因为美无需证明,美何许证明?美本身就是一种美。但很快就有了最好的证明。对美从来漠不关心的爷爷,居然看了玛霞足足有一分钟,然后问那个亚美利亚人,“她是您的女儿吗,阿威特?纳扎雷奇?她真太漂亮了。”

美对美具有免疫力的一个人,一个老爷爷,形成了威压和杀伤,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美?

“您看着她就会渐渐生出一种愿望,想对玛霞说一点异常愉快、诚恳而且跟她本人一样美丽的话才好。”

美对人的心灵产生净化,一切粗俗都在美的面前自惭形秽,悄然隐去。因为人们总是不由自主的倾向美,为美倾倒,为美停留。

“起初我不高兴,害臊,因为玛霞一点也不理睬我,始终低下眼睛瞧着地下。我觉得,似乎有一种特别的、幸福而骄傲的空气,把她和我隔开,严密地保护着她,不让我的眼光接触到她。”

这是不能亲近美的一种失落,美如此吸引人,却又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要知道美本身就是一种保护,一种高贵的拒绝。要不怎么有一个词叫自惭形秽?

“不过后来我渐渐忘掉自己,把全身心都投进美的感觉里去了。我已经想不起草原的乏味,想不起尘土,听不见苍蝇的嗡嗡声,尝不出茶的味道,只觉得在我对面,隔着一张桌子,站着一个美丽的姑娘。”

美使得我失去了感觉,味觉,听觉,我被美填满了,而且心甘情愿的被美俘虏,做美的奴仆。

“玛霞在我心里引起的既不是欲望,也不是痴迷,又不是快乐,而是一种虽然愉快却又沉重的忧郁心情。”

一切古怪情感的诞生,都是有缘由的。这种美对人的净化,到了不是占有,不是痴迷,而是精神上对美的一种忧郁的地步。我如此幸福,如同悲伤。

“不知什么缘故,我忽然怜惜我自己,怜惜我爷爷,怜惜那个亚美尼亚人,甚至怜惜亚美尼亚姑娘本人了。我有一种心情,仿佛我们四个人都失去了一种人生中很重大而必要的东西,一种从此再也找不回来的东西。”

这种怜惜,是对美的珍惜,这样的美,沦落在这样荒凉的地方,美不被人发现,美不能长久的存在,自己与这种美偶然相遇,但马上就交错而过,这样的美不会属于我,而且永远不会属于我。又岂止不属于我,这种美短暂的在我生命里绽放之后,马上就会从我生命里滑出,陨落,暗淡,消逝,以至永不再现。

这对所有的人都是一种伤害,所以,我怜惜自己,怜惜爷爷,怜惜那个亚美尼亚人,甚至怜惜亚美尼亚姑娘本人了。

但正如作者所言,“或者,莫非我惋惜这个姑娘不属于我,而且永远也不会属于我,我在她眼里是个陌生人?或者,这是因为我隐隐感到她那种少有的美是偶然的,不必要的,而且象人间万物一样,不会长久存在?”

这才是真正的男人好色,我觉得达到了极致,从灵魂和骨子里欣赏美,感到忧郁和忧伤,不仅仅是因为美不属于我自己,更因为如此的美不为人所知,不为谁停留,并且终究有一天会陨落,这多么令人痛心!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好色之人。色之不专,则为之耻;色之一心,则为之敬,色之不淫,则为之爱。

男人好色,女人好色。各好其色,色人之色,色色与共,天下大同!

公众号:王开东

heimawangziwkd

wkd001@126.com

只为苍生说人话,不为君王唱赞歌

但书人间善与恶,哪管湮没与流传

情怀|热血|能量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