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南通:教育高地再出发

来源:搜狐教育 2016-10-12 00:50:00

“全国教育看江苏,江苏教育看南通。”近年来,南通基础教育取得的成绩,不仅是一串串闪闪发光的数字,更重要的是,每一个数字后面,都有一个鲜活的生命。

四五所地处偏远的农村初中,条件一般,生源一般,却长期“霸占”全市教学质量榜单的前10名,上演了一个农村包围城市的教育奇迹;同一个市的10个区县,没有雷同的教育模式,没有统一的教学方法,情境教育、自学·议论·引导教学、高效课堂、新教育……众多教育流派在这里生根发芽、各放异彩;这里还活跃着两位荣获全国教书育人楷模称号的“国宝级”教育名家——李吉林和李庾南,“双李”的教育思想,深刻影响着当地以及全国各地的学校和教师。

这里是一个教育人无法绕过的地方——江苏南通。

“十二字意见”极简表述背后的深度演绎

“限时讲授、合作学习、踊跃展示”看上去平淡无奇,但围绕这12个字,南通各县(市、区)一大批学校做出了一篇篇各不相同的“文章”。

南通市如东县教育局副局长于建华清晰地记得,11年前高考之后,如东教育面临一道难解之题。

“当年,如东县高考总均分高出全省第二名20多分,全省前35名如东占5席,包括香港、澳门在内的全国各地教育人前来交流学习,络绎不绝。”于建华说,在抵达这样的“巅峰”之后,他的心里除了欣喜,更有一丝茫然——接下来的路该往哪里走?

如东的难题正是南通教育面临困境的一个缩影。从古至今,深厚的人文积淀与教育传统,造就了南通教育一直处于高位发展的态势。北宋教育家胡瑗、近代实业家张謇等一批本土名士,为南通教育留下了丰厚的遗产,在承继传统的基础上,南通教育人如何与古为新,超越自我?

答案是改革。事实上,南通教育改革从未止步,39年前“二李”就开始了教育教学改革的探索,特别是2001年全国第八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启动后,南通更是积极投身到课改洪流之中,并在反复磨砺后得出一个共识:课改必须从改课开始。

“在我看来,课程实施最重要的载体是课堂,课堂的问题不解决,课程改革就可能成为一个空壳。”南通市教育局副局长金海清认识到,以课堂教学改革为龙头,带动区域教育教学质量的整体提升,将是南通教育走向下一个山峰的可行路径。

放眼国内,本世纪初,以江苏洋思中学、山东杜郎口中学等为代表的一批课改校开始声名斐然,南通市有大批校长、教师前往取经。

与一些学校仅学得皮毛不同,南通并没有轻易模仿,更多的是“取乎其神,忘乎其形”。南通不少学校课堂教学改革大幕开启后,没有设定固有的模式,没有追求热热闹闹的场景,没有运动式强力推广,各县(市、区)根据不同的发展阶段和诉求,灵活选择引领方式推进课改。比如,如皋市创生以“活动单”为媒介,引导学生通过自主学习、合作学习等多元活动的“活动单导学”教学模式,在实践和研究中,又不断向“活动教学”范式、“活动教育”创新升级,实现了各学段、各学科、各课型个性化范式全覆盖。如东县则在“改革是质量提升的最大空间”的共识下,以“主题年”的形式,先后锁定有效教学、高效课堂和“真学课堂”,人人过关、校校过关……南通市教育局根据区域教育特点综合考量后,在区域内提出了“限时讲授、合作学习、踊跃展示”的课改要求,这就是后来被称为“十二字意见”的南通课改真经。

“限时讲授、合作学习、踊跃展示”看上去平淡无奇,但围绕这12个字,南通各县(市、区)一大批学校做出了一篇篇各不相同的“文章”。例如,关于自主学习,海安实验中学为了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体地位,在“十二字意见”引导下,提出了“262”教学模式以及六大原则:问题让学生提,以学定教;书本让学生读,分层实施;实验让学生做,当堂达标;思路让学生讲,平等参与;错误让学生析,适时激励;规律让学生找,以学评教。正是因为充分放手,该校学生变得敢于发言、敢于质疑、敢于动手。

新加坡师生在南通师范第二附属小学开展“浸儒”活动

“课改的根本目的是促进学生发展,学生发展的关键在于激发主动性、能动性、互动性。”海安县教育局局长汪宁说,“我们不拘泥于某一种模式,而是要求学校根据自身实际,因地制宜,设计好推进的形式,掌握好实施的力度。”

长期以来,各种课堂教学模式广为诟病的地方,在于流程僵化,违背学习规律;合作不真实,徒有表面热闹;交流不深入,难有思维火花迸发;点评不深刻,难有情感升华。但南通的课改学校却在细节上下足了工夫,别创了一番新天地。

在如皋市安定小学,记者看到两个学生在互助学习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一诗,一个学生读到“却看妻子愁何在”时,将“妻子”连起来读,“妻”字读重音,另一个学生立即指出,这里的“妻子”不是单指夫人,而是指“妻子和儿子”,读的时候应该用同样的音调……能够提出这样的质疑补充,说明学生是有所思考地在听。

“学生如何有质量地发言?我们鼓励学生大方地说、清楚地说、完整地说、有序地说、有个性地说;别人发言时,我们鼓励学生带着‘疑’来倾听,静心地听、耐心地听、细心地听、用心地听、欣赏地听。”安定小学教导处主任徐丹阳说:“只有说到点子上,听见重点,学习与交流才是真实有效的,否则只是表面文章。”

一位来南通考察的校长说,传言中的南通教育是靠“拼时间”“讲奉献”,但真正走近南通教育才发现,“拼时间”“讲奉献”的背后,更强调对教育规律的遵循,着力于让深度学习在课堂真正发生,让学生真正学会、学通。

如今,在“十二字意见”引领下,南通各学校将教学研究的切入点一再缩小:基于问题进行研究,再落实到课堂的每一个环节,静心钻研,从细微处创新。“改革过程中问题会不断产生,但总会有想办法的人,而且办法总比问题多。”如东县景安初中校长孙刘华的这句话,道出了南通课改真正做到细处、做到实处的秘诀。

“课改即均衡”让每个孩子得到应有的公平

南通的教育均衡,除了学校之间的硬件和师资等软件的均衡,还有另一层重要含义,就是在教学过程中,让每个孩子得到应有的公平——面向全体,让每个人都能认知自己,充分发挥自己的潜能,释放个性,成就个体。

8万教师,百万学生,作为教育重镇,面对如此庞大的体量,如何让不同区域的每个学生平等地接受教育?

看上去很难,但南通的教育均衡已经走在全国前列。作为全国首批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地级市,南通通过调整城乡学校布局、集团化办学、教育共同体建设和结对共建等举措,2013年市所辖县(市、区)全部通过义务教育发展均衡国家督导评估认定,成为首批通过验收的地级市。

当然,在南通市教育局局长郭毅浩看来,南通的教育均衡,除了学校之间的硬件和师资等软件的均衡,还有另一层重要含义,就是在教学过程中,让每个孩子得到应有的公平——面向全体,让每个人都能认知自己,充分发挥自己的潜能,释放个性,成就个体。

如皋市“活动单导学”教学范式,就是基于课堂均衡的深度思考。他们认为,县级教育部门作为一个独立、完整的行政单元,推进均衡教学是可为的、能为的,更是必为的。如皋抓住课堂主阵地,确保每位教师、每所学校教学达标,并在保底的基础上,依托个性化范式实践,真正实现了教学质量高位均衡,同时促进了学校特色发展。

当下许多学校存在的大班额现状,由于教师精力与课堂时间有限,因材施教、个性化教学很难真正在课堂上实现。但“课堂教学改革带来的小组合作模式较好地解决了中国相对发达地区班额较大状态下个性化学习的问题,真正照顾到了学生的需求”。金海清同时认为,仅有分组还不够,要最大化实现个性化教学,最好的办法是实行选课走班。

虹桥二中是南通市崇川区老城区的一所初中,近年来因为本地居民搬迁至新城,学校教学质量一度下滑。为了振兴学校,校长姜建新思虑良久,决定大胆往前走一步——尝试选课走班。让姜建新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大胆尝试,不仅给学校带来了新的生机,而且其成功示范还被视为南通市课改走向深入的方向之一。

虹桥二中的选课走班在英语和数学两个学科中进行,学校根据学生特点,将学生分成A、B、C三个层次,教师根据个人性格、教学风格、技能水平和主观意愿选择所教班级,通过集体备课,教师对应3个层次,有针对性地拟定3份教学内容,真正让各层级学生学得会、吃得饱。同时,在课堂采取小组合作学习,学生学习积极性更加高涨。一轮过后,学生较为薄弱的英语、数学学科成绩上升明显。与此同时,学生在选课走班过程中普遍提振了自信心,享受到学习的乐趣。

只有不抛弃、不放弃任何一个学生,才会有真正的公平与均衡。在距虹桥二中不远的南通市跃龙中学,他们创造性提出了“蓝色计划”,即力争使原有学困生成绩报告册上各门功课不再是一片“红色”不及格,而是普遍成为用“蓝色”书写的及格成绩。学校将各班学习水平和能力基本相近的学生重新编成A、B、C三个层次班,使不同层次学生在自己原有起点查漏补缺,或夯实基础,或提高能力,从而达到共同进步的目的。

“对学生而言,‘蓝色计划’通过平等对待每一个学生,合理进行分层教学,有效帮助学生实现了成绩的提升和学习能力的增强。”校长胡健说。而如皋搬经初中在课改的深化中,同样不放弃任何一个孩子,正在探索分层评价、人人成功的新体验……

以改革促公平的另一个突出体现是,农村学校教育在南通市全面“逆袭”。如东县的“乡村教育集群”,正是这一现象的缩影。

世界著名课程专家、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教授小威廉·多尔来如到如皋调研“活动单导学”教学模式

以该县初中为例,22所初中学校在学生品德发展水平、学业发展水平、身心发展水平、兴趣特长养成等指标呈全面提升态势,其中七八所农村初中更是长期排在县域学校的前20名。在高手如林的南通教育界,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而这一奇迹的出现,同样与课堂教学改革分不开。

以近年来名声大振的景安初级中学为龙头,如东县聚集了于港初中、直夫初中、邱升中学、袁庄中学、先民中学等一批乡村学校,通过组建乡村教育联盟,以课堂教学改革为共同抓手,通过教学研究、同课异构等多种交流方式,实现了捆绑式、跨越式发展。

地处如东的江苏省栟茶高级中学,更被视为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作为一所不起眼的农村学校,多年来坚持课堂教学改革实践,高考连创辉煌,被教育专家们誉为“栟中现象”。

一所所农村学校通过课改“打了翻身仗”,这些切切实实发生在南通土地上的奇迹,让南通教育人更加坚信,以课改解决学生“学”的均衡、促进教育均衡,不仅可能,而且易于操作。

当然,学校课改不仅有改课,还有在课程方面的探索与尝试。基于学生的核心素养,南通师范第一附属小学建构了具有学校特色的“和爱教育课程体系”,他们坚持“活动课程化”,将学校的活动进行系统化改造,形成较为完整的课程序列;如皋师范学校附属小学在“主题整合”中让学生充分参与学校的各项活动,包括常规活动课程、学科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综合类主题活动课程等;如皋市白蒲小学则把一根跳绳玩出了国际水准,人人会跳、能跳,还跳出了专业水平,在全国的跳绳比赛中与成人专业团队一较高下……

“课改是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它带来的不仅仅是课堂的变化,而且可能引发区域教育生态的一场新变。”金海清坚信,课改之路不仅改变着走路的人,也定会改变教育乃至整个社会。

通往核心素养多元价值取向的殊途同归

真正成就一个学生,“仅就教学抓教学很难真正抓下去”,南通教育的发展,无论就区域还是学校而言,都在于构建了一个完整的教育生态。

南通课改究竟带来了什么?如皋市白蒲高级中学校长范建银向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个案例。

几年前,该校学生王明(化名)高考分数过了二本线,未及一本线,为此他参加了南京邮电大学贝尔英才学院的自主招生。在笔试中王明表现一般,此后的面试环节,考官给出一个话题,让前来应试的学生分小组进行讨论发言。

在学校长期的小组学习经历让王明表现出很强的现场组织能力,他很快组建起一个团队并担任组长。最终,凭借其出色的表达、组织与应变能力,征服了现场的评委,最终被贝尔英才学院录取。

近年来,在南通,像王明这样文化基础、自主发展、社会参与等多种核心素养健全发展的学生不断涌现,这得益于南通一直致力于培养“全面发展的人”。

正如于建华所说,真正成就一个学生,“仅就教学抓教学很难真正抓下去”,南通教育的发展,无论就区域还是学校而言,都在于构建了一个完整的教育生态。如今,南通许多学校由课堂教学改革切入,在德育、自主管理、课程建设、教师培训等方面一起发力,为学生的自由呼吸种下了一片森林。

海门市以书香校园、兴趣课堂、完美教室、卓越课程、特色文化等项目为重点深入推进新教育实验。12年来,海门教育人用自己的创造性实践,丰富着新教育实验的内涵,在海门大地上催生了一个区域新教育实验的典型。

曹文轩走进校园,与孩子谈论阅读和写作

崇川区基于对情境教育的区域性传承与推广,在情境教育学派思想的滋养下,“情境大单元教学”“和润课堂”“和实课堂”“情理课堂”“四步阶进法”等教学主张,在崇川教育的肥田沃土中生根发芽、拔节生长。

通州区通过组建中学和小学教学协作区,由每一个教学协作区的牵头学校建构一个课堂教学模式。

港闸区依托区教师发展中心,分年段、分学科构建“大教研组“活动模式,由各学科专兼职研训员牵头,定期组织集体备课、课标研读、素质拓展、教学基本功比武、同课异构等活动,有力促进了全区教师业务素质的整体提升。

启东市为了寻找区域整体提高教育质量的办法,组织教学研训人员深入基层调查研究,提出“三段·四模块”课改模式。通过组织开展同课异构、示范教学、教学论坛等接地气的教科研活动,不仅营造了模式推广的氛围,而且让一线的学校和教师在课堂教学中提振信心,切实感受“三段·四模块”课堂教学研究的魅力……如今,在南通市“十二字意见”的价值引领下,各县(市、区)的课改既呈现出各具特色的品质,又无一例外地指向学生核心素养的培育。

教育之乡作为一种典范的地方性教育文化形态,一种典型的、本土的教育生长方式,业已成为南通教育的特色和文化标识。在近现代教育发展历程中,南通教育人和南通人共同塑造了以“教育为父,适地为民”为基本文化特点的南通教育之乡品格。“南通教育现象”和“通派教育”是南通教育之乡文化品格的当代写照,实现区域教育现代化则是构建新时期南通教育之乡的战略目标。南通市教育局局长郭毅浩非常认同市政府教育督导室原主任钱炜的这番阐释,这正可为兼容并蓄的南通教育注脚,也恰好印证了南通城市精神——“包容会通、敢为人先”。

内容来源:中国教师报(转载请注明出处)

微信编辑:冬慈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