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耘教坛四十余年,荣获白玉兰纪念奖的世外小学外方校长有三招杀手锏

来源:搜狐教育 2016-10-11 23:10:00

o如何订阅我们?

o搜微信号“diyijiaoyu”或公众号“第一教育”

-------------?-----------

“你叫TianYin!”握着小编递过去的名片,来自澳大利亚的世界外国语小学外方校长Halina准确地读出了小编的名字,这短短的招呼,瞬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自从2005年首次踏上中国的土地,原本只打算逗留四个月的Halina在世外小学一待就是11年,从一名普通的外教升任学校PYP部协调员兼外方校长,并帮助世外成为第一家由华人创办的国际文凭组织(IBO)小学项目学校(以下简称PYP)。

由于在教育领域的出色工作,Halina于不久前获得2016年度上海市白玉兰纪念奖

“我刚来的时候,世外小学还是一所PYP项目的候选学校,只有4个班级,90名学生;2年后学校通过了国际文凭组织的认证;其后3年经历了第一次验收;又过了5年,也就是去年,接受了第二次验收。现在PYP部一共有15个班级,50名教职员工。”

作为国际教育领域响当当的本土品牌,世外小学这些年的每一步成长,都有Halina的心血与付出。

已过耳顺之年的Halina耕耘教坛四十余年,先后在澳洲和中国担任过教师和校长。11年前,她把西方先进的教育理念带到中国,并在世外的沃土中生根发芽。与她朝夕相处的同仁们都知道,校长Halina有三招杀手锏

第一招:探究式课堂(Inquiry-basedTeaching)

“初到世外的一段时间,我和校方在教学上发生过争论,幸运的是,我遇到了一群开明的人,在不断的交流和探索中,逐渐达成一致。”

Halina为教育带来新的内涵,她和每位老师见面并交流,不厌其烦地和他们探讨PYP的实质与精神,即在探究式的学习方式下,通过教师循循善诱的引导,培养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

备课的时候,Halina主动参与,和老师们探讨教学策略和教学方法,共同设计既有趣又富有挑战的课程;有新教师入职了,她会腾出时间逐一交谈,娓娓道来PYP的教育理念和特色。

“PYP进入中国的时间还不长,大部分教师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会经常提醒他们要打破常规,大胆创新,创造不同于传统课堂的教学设计。”

由于PYP项目没有固定教材,只有课程框架,因此老师不能再像从前那样照本宣科,而是需要自行制定校本课程,这对他们的课堂驾驭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Halina的推动及教学团队的努力下,如今,以问题为线索串联整个课堂,已经成为世外小学PYP部的教学常态。

在探究式的课堂上,老师往往先抛出一个问题并提供一堆信息,让学生一边讨论一边提问。大问题引出小问题,小问题又串起大问题,在一问一答的热烈讨论中,学生们潜移默化地完成了对于知识的理解和运用。

“以问题为牵引的探究式学习在几十年前的澳大利亚已经十分普遍,现在又在世外得到了广泛的实践。”Halina见证了世外小学教学模式的革新。

在走访中,小编看到有的课堂被分成不同的小组,一部分孩子在安静地写作,另一部分孩子则在轻声地讨论,老师游走于不同的小组之间,时不时地做出相应的指导。

“根据学生的不同个性,老师把他们分成不同的小组,让他们在学习的时候充分发挥自己的特点和优势。”

Halina向小编介绍别出心裁的教学方法。除此以外,还有老师在讲解诸如地震等自然灾害的时候,故意把教室弄得一片狼藉,为学生创造身临其境的感觉,在此基础上,激发他们的好奇心和探究精神。

“和传统教学相比,这些新颖的想法与创新的做法对教师的综合协调能力要求更高,做PYP的老师,胆识要大,脑洞也要大!”Halina补充。

第二招:推门听课(Pop-inObservation)

在世外小学,Halina是出了名的“加班狂”,七点下班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对此,Halina的解释是,白天需要处理的杂事比较多,遇到整合反思、制定计划安排和著述理论研究的事情,只能留到下班后完成。

身为PYP部的外方校长,Halina习惯于凡事亲力亲为,她所谓的杂事中,有一一项固定的节目,就是多年来雷打不动的每日听课。

Halina把听课分为三类,第一类称为每日必练,即使工作再忙,她也会每天到每位教师的课堂转上一圈,进行必要的检查与指导。

第二类是推门听课,即在没有预先通知当事人的情况下,每日随机进入课堂,认真地听完一整堂课。

第三类指的是固定的听课时间,每逢周二上午,定期开放某位教师的公开课,供全体教职员工听课取经与教学探讨。

每天,Halina都要花大量的时间用于听课,她总是随身携带一本厚厚的笔记本,记录每一堂课的步骤和内容,并把记录在笔记本上的东西第一时间反馈到授课教师那里。

通过面对面交流,Halina孜孜不倦地把自己的经验和想法传授给老师们,同时听取对方的想法与意见。

除了和教师对话,Halina还注意倾听学生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为什么这么做?获得了哪些帮助?”这是每次课后,Halina最常问学生的三个问题。

“虽然这些孩子的年纪小,但是他们已经有表达自己看法的能力,我希望和他们交流的频率每天至少保持1-2次。”一来二去之间,Halina同PYP部的每一名教师和学生都变得很熟悉。

第三招:开门办校(Open-doorPolicy)

办好一所学校,教师、学生和家长是不可或缺的三要素,三足鼎立,缺一不可。因此,Halina还要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获得家长的理解和支持。

“我们请家长到学校实地参观,当他们看到自己的孩子喜欢上学,在教室里学习得很开心,自然会对我们的教育产生由衷的肯定。”Halina信奉开门办校的原则,和校方一起致力于在家长、学生和教师三者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

当她初到世外小学的时候,家校沟通的机制尚不完备,也是从那时起,她在每学期伊始都会做好日历表,将一学期的学校安排都在校历上标明,帮助老师和家长及时了解信息,做好准备与安排。

每周的《学校通讯》由Halina亲自撰写,作为家校沟通的重要渠道,内容涉及国际文凭组织的最新动态、学生学习活动的开展情况等。《学校通讯》还会贴心地附上学生上课、活动或集会的照片及评论,供家长们了解孩子的在校表现。

每学期,Halina坚持同家长见面和交流,并通过讲座,告知PYP项目的最新进展,同时耐心地解答家长提出的每一个问题。

除了和家长保持高频率的互动,Halina还留心与教师之间的信息畅通,她会在每周末写好“每周公告”,让老师们提前知晓下一周的安排,即使工作到再晚,也会确保工作安排于周五发出。

家校联系的畅通无阻也拓宽了学校的办学空间。PYP部的孩子大部分家庭优渥,对人世间的疾苦少有了解,为此,Halina热心地组织学生开展公益和慈善活动,让他们知道这些行动的重要性,不少家长亦积极响应并加入其中。

每年一次的大型义卖是世外小学的重大活动,所得善款用于购买小药箱送至贫困地区。“迄今为止,受资助的学校从最初的10所增加到58所,而这些资源都是学生家长帮忙联系的。”Halina说。

作为一名国际教育理念的传播者,Halina是名副其实的国际教育家。采访间隙,小编还就关心的教育话题,向Halina进行讨教。

第一教育:目前中国的国际教育方兴未艾,但与此同时,各类国际课程涌入国内,又让人好坏难辨,你对从事的IB-PYP项目有什么看法?

Halina:十多年前我还在澳洲的时候,就开始接触IB,一直以来,我都是IB的笃信者。首先,IB课程的体系包罗万象,从客观的知识习得到主观的课题研究,再到社会实践和公益事业,全面培养学生的各方面的能力。

其次,IB对研究和质疑的提倡,让我真切地体会到活到老,学到老的含义。人无完人,即便是老师也不可避免地会犯错,何况是学生,这就需要我们不停地反思,并在此基础上学会质疑,这是IB教会我的能力。

第一教育:基于澳洲和中国两地的教学经验,你如何看待中国当前的教育?

Halina:把东西方教育融合起来是一种挑战,这也是我刚到中国时遇到的最大的困难。中国教育有理想的一面,比如其中蕴含的丰富的文化元素;同时,我也看到中国教师在认识到传统教育不足的情况下,正在尝试改变,世外的老师就是其中的一份子。

但是我不得不说,这样的改变有的时候是艰难的,甚至不得不触及到根深蒂固的文化传统。比如,IB对过程的重视远远大于结果,但是中国人往往看重结果。

因此,即便新的教育理念开展得再好,一到考试的时候,有些做法还是会退回到传统教育的模式,对此,我也在努力尝试不再纠结。

第一教育:你反对中国人重视结果的思维,那么在你看来,衡量教育好坏的标准是什么?

Halina:我在世外小学十一年,经历的最大变化是孩子们发自内心地变得开心了,他们喜欢来学校学习;员工们也感到非常开心,乐于接纳新的教学理念并努力实践新的教学方法。

我想,这就是衡量教育好坏的标准,这才是真正的PYP。

*小编个人微信号:2432274540,对“第一教育”内容感兴趣的朋友,欢迎私信深入交流哦~

关注“第一教育”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