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了不少书成绩还上不去,原来问题出在这(特级教师教你怎么思辨阅读)| 实操秀

来源:搜狐教育 2016-10-11 19:30:00

欢迎您关注中国教育报刊社出品的“好老师”微信,点击标题下方的“好老师”可以订阅哦!

有语文老师曾说:学好语文要从广泛阅读做起。于是一些学生开始阅读大量的书籍,可是到头来这些学生的语文成绩不仅没上去,知识也没收获多少。导致这个结果的首因就在于许多学生没有真正掌握读书的正确方法,甚至误解了语文老师鼓励广泛阅读的建议。

针对当下阅读教学中的弊端,上海市特级语文教师余党绪,提出了自己对阅读的改进之道,提倡思辨式阅读的方法。余老师可是教育部中国教师发展基金会独立重点课题“中学生批判性思维培养与思辨读写实践研究”课题组组长,长期研究这方面,听他的准没错!

到底什么是“思辨式阅读”呢?快跟小编一起来学习一下吧!

一、当下的阅读教学,现状堪忧

我对当下阅读教学的基本评价是:量少,质次,结构不合理,效率低下。

首先是量的问题。在当下教学环境和选拔体制下,教材依然是多数学生阅读的主体。以上海高中教材为例。一个学期一本教材,一本教材6个单元,其中4个现代文单元,2个文言文单元;每单元3~5篇课文,讲读2篇,其余为泛读。考虑到泛读课文的教学现状,一个学期学习8篇现代文、4篇文言文,就算合规了。这个阅读量够吗?

量不够,还在其次。关键是这有限的量,其质也不能让人信服。首先,课文在长度与容量上与初中缺乏明显区分,这就是温儒敏先生批评的缺乏“梯度”的问题。

量不足,质不高,结构比例也不合理。其实,长文与短文、节选与全本,并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问题,而是一个比例是否得当的问题。高品质的短文当然要读;经典那么多,都读全本也不现实,片段式的浏览自然有其不可替代之用。其他诸如浅文与深文、感性文与理性文、文言文与现代文、文学与实用文等,都存在着比例上的安排问题。

感性文与理性文的比例问题,也值得商榷。高中阶段是价值观、思维方式和人格形成的关键时期。从人的认知方式和思维特点看,高中阶段是理性精神与批判性思维、抽象思维和逻辑判断力形成的关键时期。在我看来,这方面的强调还远远不够,与人们对想象力的鼓吹比较一下,就不难明白。

量少,质次,结构偏,阅读教法也死板、低效。

二、我的阅读改进之道:思辨性阅读

基于上述判断,我一直以教材为基础,探索阅读教学的改进之道,既拓展,又深化,弥补阅读在量、质和结构上的遗憾。在实践中,我倾向于指导学生以批判性的态度阅读理性的文本,我称之为“思辨性阅读”。

我的思辨性阅读实践,主要考虑三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在内容选择上,我偏向于理性化阅读。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学生中开展杂文阅读与“万字时文”阅读,一个重要的考虑,就是其内容的理性化与思辨性。现代杂文的特点,在于它独立自由的精神姿态以及批判性的思维方式。若无此两点,杂文就不能自成一“体”,鲁迅等杂文家也就失去了独立存在的价值。要养成独立自主的思想习惯和多元、理性的思维方式,读杂文是一条有效的途径。

另一个较有成效的探索,是我钟爱的“万字时文”阅读,我也称之为“极限式阅读”。“万字”这个词,主要是强调读物在长度、容量和难度上的挑战性,同时也暗示了其在内容建构上的理性化与思辨性。一般说来,长文的展开,依凭的是知识与视野,依靠的是逻辑与思辨,总体上倾向于理性化和思辨性。多年实践下来,在选文上我秉持三个标准:一是思想理念上,要略高于学生;二是文化视野上,要略宽于学生;三是在写作艺术上,既要优于学生,能给学生以便于吸收的营养,同时又要具有一定的可读性。

二是在阅读态度上,我强调批判性阅读。

阅读教学缺少批判精神,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不独学生缺乏,教师缺乏、教材缺乏,考纲与课标也缺乏明确标准与具体要求。结果,教古诗文,就是为了继承传统文化;教名著,就是为了仰视经典。王栋生老师主张“不跪着教书”,其实也有一个“不跪着读书”的问题。读《过秦论》,大都服膺于贾谊的滔滔气象和仁政思想,却少有人质疑“仁政”与民主的区别,也少有人质疑这篇以帝王为读者、也被历代储君反复诵读的华美之文,它传达的政治理念与现代民主政治有何差异。这样的阅读,不是跪着读,又是什么呢?

文学名著教学大概是阅读教学的软肋吧,泛泛号召的多,精心耕耘的少,有限的教学也多停留在作家介绍、创作背景介绍、人物分析、艺术特点分析等八股式流程。我一直试图引导学生读名著,并将名著的阅读教学定位在“人生智慧的理性反思”上。好的经典一定是人生的教科书,它所呈现的生命形式与人生内容,正是我们体悟生命、省察人生的“镜子”。

三是阅读过程的思辨性。

阅读教学与一般阅读的区别,在于阅读内容与阅读过程的组织性。没有对阅读过程的指导、调控、反馈与评估,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教学。“万字时文”阅读,除了在选文上用心和用意,我更注重阅读过程的反馈与指导。从写摘要开始,写好一篇“万字时文”的摘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再写读后感,写自己的感想与感悟,写自己的理解与思考。再后来,鼓励有想法的学生就文章展开争鸣或商榷,或就某个问题开展切入角度较小的体验式研究。这样的过程很艰苦,但循序渐进,收效还是比较显著的。

我理解的思辨性阅读,是理性的阅读,是对话式的阅读,是批判性的阅读。当然,它也是一种建构性的阅读,帮助学生的精神建构、文化建构以及语言建构。

本文摘自《祛魅与祛蔽—批判性思辨读写系列》,内容有删改

实习编辑:李天恕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