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牛津大学人工智能博士仇学颖: 人工智能就在我们身边

来源:搜狐教育 2016-10-11 18:10:00

仇学颖,2000年赴英留学,本科就读于伦敦大学学院机械工程专业,其后进入牛津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研究方向是人工智能

提起人工智能(ArtificialIntelligence,A.I.),可能很多人的印象仅仅停留在科幻电影里的机器人或者苹果手机里的Siri。直到今年初,谷歌人工智能系统AlphaGo以压倒性优势击败韩国职业围棋棋手李世石九段,人类因此哗然:在围棋这个“人类最后的智力骄傲”上,也被人工智能攻城拔寨了吗?

牛津大学人工智能博士仇学颖表示,人工智能正以飞速发展,未来将极有可能完全改变我们的世界。可能智能机器人曾经离我们很远,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很多的科学知识将会变成常识。

和象棋相比,围棋的棋盘更大、走法更复杂,比赛中对战略和推理的要求更具有挑战性,因此被看成是对人工智能发展的里程碑。仇学颖解释道,其实AlphaGo是通过建立不同的虚拟决策网络,并通过树状搜索来完成复杂的数据处理和深度学习的,从而在下棋时作出最优决策。

仇学颖,2000年赴英留学,本科就读于伦敦大学学院机械工程专业,其后进入牛津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研究方向是人工智能。2009年他回国投身教育事业,2015年8月创立了蟹壳兵团。

几乎所有人都喜欢讨论人工智能这个话题。人工智能的现在和未来是什么,人类需要怎样的人工智能,强人工智能会实现吗,它会不会反客为主威胁人类……自1956年人工智能成为独立学科起,围绕人工智能的思考和争论就从未止息。

但与满怀好奇、期待的围观者不同,科学家眼中却满是谨慎与忧虑。2014年初,早在AlphaGo震惊世界之前,SpaceX创始人伊隆·马斯克(ElonMusk)就曾公开表示:“我们应该非常小心人工智能。如果我没有猜错,我们最大的生存威胁就是人工智能,我们正在召唤恶魔。”同年,英国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StephenHawking)指出:“成功制造出一台人工智能机器人将是人类历史上的里程碑。但不幸的是,它也可能会成为我们历史上最后的一个里程碑,除非我们能学会如何去规避这种风险。”

在谈及人工智能是否有可能威胁到人类的这个话题时,仇学颖指出,所谓的威胁,大概可以分成直接威胁和简介威胁两种情况吧。直接威胁所指的是在人人工智能视乎神秘的面纱背后,是否隐藏着智能机器与人为敌的危险。这大概已经拍成了不少相关的电影了吧,我们也只能拭目以待吧。而间接威胁,则可能离我们更近,比如说大家会担心智能机器会抢走很多就业岗位,会让失业率飙升。这确实是会出现的,但另一方面,这些机器也会在一定程度上解决社会的老龄化问题,让劳动力得到了保障,所以也是一把双刃剑吧。

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Gates)则既关注和肯定人工智能的发展,对强人工智能也不敢掉以轻心,他曾公开表示,人类应该敬畏人工智能的崛起。“人工智能将最终构成一个现实性的威胁,但它在此之前会使我们的生活更轻松。”确实,得益于计算机运算能力的大幅提升、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大数据的汇集与共享,人工智能取得了飞跃性的发展。AI距离人类越来越近,为我们完成了很多工作、带来了很多便利。例如它能够更接近地理解和模仿人类智力,苹果手机中的Siri能够理解人类的语音指令,并做出相应反应;图像识别软件可以根据照片识别出人和动物的脸。

仇学颖在牛津大学研究人工智能正正是十年之前,他的博士毕业设计是“赶鸭机器人”,他谦虚地说:”本来的设计是‘赶羊机器人’,但是当时太难找到羊群了,只能改成赶鸭子。其实机器人的研发是相通的,无论是赶羊还是赶鸭子,只需要在设计时改变程序的一些参数,让机器人识别图像时‘认出’目标对象,就能实现。同样地,能造出会自动避开其他车的无人车,也就能造出会避开障碍物的扫地机器人。当时牛津同学研究的物联网、智能识别系统等项目也都有着广泛的应用。”

仇学颖目前专注于少儿科技启蒙教育,简单来说,蟹壳兵团就是教4-15岁的孩子做智能机器人。他说:“听起来可能有点难以置信,但其实四五岁的孩子就可以做出简单的机器人,例如家里的扫地机器人。”

仇学颖仔细地解释道:“其实机器人只有三个核心板块——机械、电子、编程。这些对小孩来说都不是很难理解。在讲解机械知识时我们会举例,如何让车跑快三倍?我们用一个十个齿的齿轮与一个三十个齿的齿轮组合起来,大的齿轮转一圈带动小的齿轮转三圈,车就跑快了三倍。至于编程,目前程序大多是英语,这是小孩学编程的一道门槛,我们并不要求小孩把程序语言写出来,但是我们会使他们理解其中的逻辑。”

对于为什么想教孩子做机器人,这位人工智能科学家充满人文关怀地说道:“我们的教育理念其实是源于美国的教育概念‘STEM(S-Science,T-Technology,E-Engineering,M-Mathematics)’,是一种包含着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的跨学科基础教育,目的是让科学的学习方式和内容低龄化。我们选择以做机器人为教学内容,把科技带到更小年龄层里。”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