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薇访谈 | 刘和达:赴一场与母校的51年之约

来源:搜狐教育 2016-10-11 14:53:00

刘和达,重庆大学采矿系1960级毕业生。10月4日,国庆小长假的第四天,这位阔别母校五十余年的老学长重新踏入沙正街174号用山城石头筑起的校门,完成了一个心心念念了多年的愿望——带着老伴看看母校。

他说:“宝贵的时光不能倒流,但值得细细回味。”

昆明到重庆,890公里的距离,10多个小时的车程,51年的思念。

1965年,结束五年的大学时光,刘和达从重庆大学采矿系毕业,被分配到距离重庆890公里的云南省昆明市昆阳磷矿矿务局工作。

矿山的工作繁忙,空闲时间不多,而等到退休之后,孩子们也不放心老人出远门,因此刘和达多次想再回母校看看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2015年,刘和达本准备在与妻子的金婚之际完成多年的心愿——带老伴回母校看看,却一时病倒。

身体恢复得差不多时,刘和达就说一定要带老伴再回一次母校。今年国庆,在儿子儿媳开车陪同下,老人终于完成了放在心里很久的心愿,赴了一场与重大的51年之约。

山城,记忆中最温暖的地方

山城午后,艳阳高照。在约定地点,小薇见到了满头鹤发的刘和达老人,老人亲切地笑着,与人交谈起来精神抖擞,时不时配合些手势。谈到自己的专业时老人格外激动:“我小时候爱看小说,经常在小说里看到山。但是我出生在成都平原地区,没见过大山,所以想读地质采矿这个专业。一想到祖国的美好河山啊,真是太向往了!后来高考填志愿的时候填的也都是和地质相关的专业。”后来被重庆大学采矿系录取,刘和达非常高兴,他依然清晰地记得入学那天的场景:“我刚来到学校的时候,学校门口拉了一个大横幅,上面写着‘欢迎你,未来的工程师’,当时听到这个口号,好自豪啊!”

像现在的大学生一样,高等数学和大学物理也是那个时代大学生们的难题,“那个高等数学真是难,贝塞尔函数、拉不拉斯方程等等。我们大学才接触的微积分,所以学起来的确很难。当时王教授讲高斯方程讲了好多天,特别有耐心,所以学起来很有趣。”回想起大学的学习,刘和达老人又列举了一连串的老师、课程,每个老师每门课程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当然除了课程之外,学习生活中也有很多让他印象深刻的事。“我们当时的校长是郑思群,一个老红军,对待学生就像慈父一般。那时候修图书馆后面的广场,学生去抬石料,要抬到机械学院后面,大热天累得很。校长来看到,说娃娃可怜了。当时有个计算站,需要冷却的,就拿来做冰棍儿,生姜红糖冰棍。校长就让做大批冰棍,送到工地现场,说娃娃那么苦,给他们发冰棍。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学校给我们发冰棍啊,虽然只是个冰棍,吃着甜啊,心里头可高兴了。我们放假回家的时候,校长说这些娃娃勤工俭学累,发十块钱给他们买双鞋。那时候一个月的伙食费才十二块钱啊。还有当时的系主任江教授,温文尔雅非常有学者的风度……”回想起曾经的老师们,刘和达觉得深受影响。热心地处事待人、温文尔雅的风度、艰苦朴素的作风,这些品质都是在潜移默化之中形成的。

奋斗,是重大人写给母校的承诺

回忆到当年的学习生活时,老人满脸都是自豪。“我们那个时候的学习风气很好。老师教得认真,我们也学得认真。不管家里条件怎么样,大家都学习很刻苦。重庆的夏天很热,那时候不像现在每个教室都有空调,嘉陵江边那所教学大楼是石头房子,最凉快,于是大家都早早去占位子看书。晚自习的时候,满教室的同学,不同年级不同专业,大家都互不认识,专心致志地学习。”

但是当年的生活条件远不如现在,重大是工科院校,男生多,经常有力气活要干,饭却吃不饱。实在饿得不行了,就躺在床上保存体力。躺是躺在床上,但还是要看点书。还要去教室抢座位自习。“尽管当时工作压力那么紧,但我们还是要学习,把基础知识打牢,对于我们今后走上工作岗位大有好处。当时觉得好繁琐的内容,在后来走上岗位发现很有用。”刘和达老人说,重大人走出社会就是要顶杆子的,不管去哪儿,研究机构也好,事业单位也好,就是要顶杆子,所以学校非常注重培养学生扎实的基础。

从工作一直到现在,刘和达还保持着经常学习的习惯,尽管已经退休十余年,他讲起炸药的生产过程、长壁式采矿这样的专业知识的时候还是条理十分清楚。刘和达老人兴致勃勃地讲着专业知识,老伴便坐在一旁微笑,她说:“他很喜欢他的这份工作,他很喜欢矿山,当时矿山的条件非常艰苦。爷爷在山上,从普通工人、到技术工人、工程师、高级工程师,一步一步走来相当不容易,但是他说,我们在单位工作如果做得不好,别人会说重大人做得不好,在外面也不能丢母校的脸。他为重大骄傲,我为他骄傲。”

发展,是母校给重大学子的骄傲

国庆小长假的第四天,重返母校的刘和达老人非常兴奋想去寻找当年求学的印记。

奶奶给我们看爷爷的毕业证,“爷爷还在是老观念,说一定要带着他的毕业证来,不然怕学校不给进,我们那个时候,是要戴着校徽才能进学校。”爷爷连忙补充道:“我说学校是个教学单位,我进去是干扰,我拿着我的本子给人家一看说,我毕业51年了你让我进去一下嘛(笑)。”

老人到了重大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自己原来住的六宿舍,花了好长时间也没找到,发现还保留的标志性的建筑只剩五教、寅初厅、民主湖、和三教等几个地方。但是失落之余更多的其实是欣慰和高兴,“看到主教大楼伫立在江边,宿舍教室都装修得很好,有空调,同学们的学习环境变得更好了。你们是幸运的、幸福的,对我们这些重大老学生来说也是一种欣慰,学校发展得好我们很高兴。以前是重大是专科大学,现在是综合大学,多学科、多门类,为社会输送了很多人才,我们老一辈的重大人感到非常自豪。希望你们今后更有发展,重大的名声,还靠你们。你们这一代,知识全面,思想开放,要让重大这块牌子响当当的。”

你说,看到母校的发展很骄傲。

母校说,有你们,学校很骄傲!

文:罗阳旋唐荣欣

图:罗阳旋(部分照片由采访者提供)

编辑:唐荣欣

指导:深言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