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论《爵迹》是件高危的事情?

来源:搜狐文化 2016-10-12 12:02:00

鹦鹉史航,顶尖编剧,《小时代》的超级黑,摇身变成《爵迹》的辩护律师不惜开罪一干导演铁哥儿们。

为啥?都是玫瑰惹的祸!

光头夏辰,南方周末副总编,疯狂抨击郭敬明,历数《爵迹》七宗罪。

凭啥?都是辣椒闹的!

看电影需要犯急吗?

史航:看电影就是要爱憎分明!

夏辰:看电影犯不着大喜大怒。

夏辰:我看电影从来没有那种强烈的爱和憎。

史航:那我跟你正相反,我成天动感情,咱们星座不一样。

夏辰:不用带着很多的成见去看电影,我们浑身带着很多格尺进来,这是很可笑的一件事情。

史航:人是这样的,你看任何一个电影的时候,都把自己从前所有的想法、成见、印象、立场,当影院黑灯这一刻,你是格式化掉了,重新面对这些。人可以有任何判断,但不与电影本身为仇,今天这部电影达标达到什么程度,在你心里映射到什么程度,那就是你的态度。

陈学冬是个易拉宝

史航:因为导演最主要的事是管人,编剧是管词的。管虎拍《老炮儿》,就让你看到不一样的许晴,最后人家得百花奖影后是唯一没有争议的。但是你在《小时代》和《爵迹》中间,你没有看到对哪个演员的创造性台阶,比如说已经成名的杨幂,或者没有成名的陈学冬这样的,你都看不到创造什么台阶。其实他有点像是一个从小不干胶变成一个大易拉宝,但还是个平面状态,这是作为导演特别失职的东西。

《爵迹》不够黑

夏辰:爵迹不够黑暗。

史航:燃比黑暗重要

夏辰:我给爵迹打低分还有一个道理,因为我看了小说,小说里头的这个血腥度、残酷度和黑暗度,远远地超过电影,所以我没法给他打高分。

史航:这么有野心的一位郭敬明,他一定是圈粉状态,而不是固粉,稳固粉丝。所以在这里面我觉得他那些暗黑的因素变成了视觉残留,而他那些所谓带一些感情、起音乐、起范的东西,就是燃的东西取代暗黑,成为他这个片子的主要诉求,因为燃更容易成为口碑来买票;暗黑,我今天看完一个很暗黑的东西,我心里很高兴,因为我也这么暗黑,好爽。但我这么暗黑的人何必刷朋友圈推荐这个电影。

看不出演技是《爵迹》的优势

史航:以前我曾经评论过《小时代》的一段话,我说导演把关把得好,就是全篇没有一个演技派,这个不算是对他的一个贬损,因为均衡有时候更重要。就怕一帮人中间突然出现一个演技神勇的,那整个这个戏前后就全都不着调了,那就真成《捉妖记》了,就是真人跟那个胡巴在一起了。就是现在《爵迹》这样我觉得他们整体演技水准是比较一致的,相对比较老资格一点的,表演艺术家形的,范冰冰老师,在这里略微收一些,因为范冰冰老师是一个特别有趣的人,她近朱必赤,近墨必黑,她要跟黄晓明演《白发魔女传》,你觉得她就是一个——当然很得罪人的话,叫演艺圈的两个蓝领在一起合作;但你要说她跑到那边《观音山》去了,你觉得她也不错,《我不是潘金莲》她也不错。反正总之,近朱近赤她是动静皆宜。所以我觉得你认为他们这种方式看不出演技,我认为看不出演技是这个片子的优势。

脸谱很重要

夏辰:首先他选对了吴亦凡,吴亦凡这张脸跟动漫时代特别贴,非常对。其他人先不论表演这个层面,每张脸跟这个题材、跟这个人物是比较贴的。动漫的确需要这种类型化的,高度类型化的、格式化的,一张脸跟一个角色的匹配,《爵迹》在这方面匹配度非常高。所以我倒不在乎他选的是这些有粉丝的群体,而是每一张脸跟这个题材真的很匹配。

史航:其实吴亦凡我看《老炮儿》的时候,我就感觉很尴尬,就是画风不对,吴亦凡整个是个动漫人物到了一个市井空间。张涵予人家老同志流眼泪,咱爷们儿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欺负,捂着脸,就看眼泪啪嗒掉下来,根本不用正面看,从侧面带着光的眼泪往下砸。但到吴亦凡这个眼泪怎么飘,就像星星一般的眼泪,星星一般的升上天空,那个地方很尴尬,因为这完全出戏了,像广告植入一样。但在这爵迹里面,别人是一张脸,你把他按到这个银幕里去,这个CG世界里去,只有他那张脸是从CG世界里出来到了人世间,所以这画风扣得严丝合缝。

《爵迹》,打多少板子?得多少分?

留下你的评论和打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