煽情已成喜剧节目新套路 观众不买账

来源:人民网文化 2016-10-12 08:40:00

原标题:说段子扔包袱,还不如放催泪弹?

黄景行(中)的舞蹈喜剧《小丑》讲述“喜剧的忧伤”。

宋丹丹的徒弟鄂博的表演惹观众流泪。

贾玲与陈赫在《喜剧总动员》中。

张小斐、杜淳在《喜剧总动员》中演绎患难爱情。

潘斌龙(左)被称为“喜剧暖叔”。

白凯南、瞿颖

喜剧综艺节目再次风行,与此同时煽情却已经成了它们的新套路。无论是早前大受欢迎的《欢乐喜剧人》,上周日落幕的《笑傲江湖》第三季,还是正在热播的《喜剧总动员》,其中许多作品都不再注重传统的扔包袱、说段子,反而频频放出“催泪弹”,有时候是强行为之,显得很低级,对此许多观众都不买账了。因为喜剧本质上就是搞笑的,所以表演者的做法是否已经偏离了这个初衷?

“《喜剧总动员》应该改名叫《悲剧总动员》”

近日,《喜剧总动员》第一赛段结束,第二赛段也已经进行到了第二场,至此,五场竞演结束,原本口碑、收视俱佳的节目现在收到的吐槽却越来越多。有不少声音认为,这个节目仿佛偏离了原来做喜剧的初衷,四组表演结束,哪一组的表演最煽情,能让观众落泪,基本上就可以判定那天的冠军就归那一组了。还有网友建议,《喜剧总动员》改名叫《悲剧总动员》好了,“喜剧变成悲剧,甚至是舞台剧,每次都要引得观众跟着一起流泪才罢休”。

实际上,这样的批评不无道理。据初步统计,每一期节目至少都有一半在走煽情路线,自从第一期中贾玲的作品《你好,李焕英》大获成功之后,竞争者受此影响,这种状况就愈演愈烈。第二期中《我叫安德烈》讲述战地爱情,刘涛以泪奔收尾;第三期中贾玲演绎九儿,与陈赫生死相许;第四期中,杜淳与张小斐演绎患难爱情,欧弟与郭麒麟上演生死相依的兄弟情;第五期的《人在旅途》中,大潘和马苏饰演一对夫妻,妻子患病,丈夫不离不弃;在《老爸》中,程野、鸭蛋和沙溢、胡可,上演了一段痴呆症老爸用真情唤起儿子孝心的故事。

相比较而言,《笑傲江湖》算是避开了过分煽情的陷阱,喜剧的形式更加丰富,但在上周日播出的第三季总决赛中也出现了类似争议。宋丹丹在节目中收的女徒弟、人称“奇葩女神”的选手鄂博上演了四段式的情景喜剧,讲述了苦追爱人60余年的辛酸故事,惹得观众泪水涟涟,但没有满足观察员冯小刚的最大期待。“世界舞王”黄景行与两个搭档带来的舞蹈喜剧《小丑》着重讲述了“喜剧的忧伤”,不再是以前的用舞蹈逗乐的路子,被认为“情怀意义大于表演”。

打响喜剧综艺品牌的《欢乐喜剧人》也曾出现集体煽情的情形。潘斌龙、崔志佳都曾有过不少尝试,尤其是潘斌龙擅长使用这一套路而被称为“喜剧暖叔”,此外,岳云鹏曾经在《一封家书》中追忆过世的父亲和母亲,随后泪流满面。

观众看法:喜剧的骨子里是悲情,但不能刻意煽情

对于过分煽情的桥段出现在喜剧表演中是否合适,观众形成了不同的意见,“也许有人说我太俗,不懂艺术,不尊重喜剧演员的劳动。但是我觉得,喜剧让人发出单纯的笑就可以了。观众不可能都是艺术家,我们看不懂喜剧演员的深度煽情表演,看一出单纯的喜剧就那么难吗?确实,现在单纯的喜剧也不好做,人们的笑点都高了,但是节目里演员只剩下哭、煽情,这能叫喜剧表演吗?”

有人则表示,喜剧首先要让人笑,而不是哭,“歌唱节目中往往会穿插选手讲故事的环节,选手们在以歌感人之外又辅之以情动人。而喜剧节目必须用真材实料的表演去挑动观众的笑神经,如果盲目走上抒情路线,则会费力不讨好。”“这种喜剧表现形式在国内似乎挺受欢迎的,或者至少是主流的,所以,是我的审美出现了问题?或者我就是看喜剧只为傻笑的粗俗之人?好的喜剧当然不是只会让你一直傻笑,但是金凯瑞、周星驰、黄子华的栋笃笑之类,首先他能让你一直傻笑,喜剧当然可以讲悲伤的主题,但请嬉皮笑脸地讲,因为你的标签始终都是喜剧,而不是悲剧”。

也有人力挺,“只要好笑,煽情就煽情呗”、“历来伟大的喜剧骨子里都是悲剧,如果没有悲情的存在,喜剧或许就不能升华,甚至不能引发共鸣,虽然不少节目存在刻意煽情的嫌疑,但是我们也不能就此认定喜剧不应该掺杂悲情,或者喜剧就是纯欢乐的。卓别林的作品之所以伟大,就是让观众在笑的同时感受到小人物的悲怆。高级别的喜剧,都是在无声中让你觉得悲凉。如大家都熟悉的《大话西游》,很多人是当搞笑片来看的,但‘一遍烂,二遍笑,三遍哭’的魔咒戳中很多观众,看似是喜剧,但它骨子里是悲情的”。

面对煽情变成喜剧节目“标配”的现实,有观众表示不买账,“心情不好想看看小品,结果越看心情越不好。”还有人指出,一味煽情其实有讨巧之嫌,目的是赢得观众投票。现在的人段子看得太多,让人笑越来越难,而让人感动却是一个很取巧的方法。

原因分析:煽情何以成套路

实际上,喜欢煽情的传统古今中外皆有,还曾经在选秀节目中大行其道,因为选手在表演之外需要用自己的故事博得大家的同情,形成话题,争取更高分数。所以,喜剧节目中的煽情就在意料之中了。在《笑傲江湖》舞台上,担任观察员的冯小刚曾多次打断选手讲煽情故事,他多次提醒选手:“哎,我们这个节目杜绝苦情;咱们是一个高兴的节目。”当选手杨金赐语带哽咽地说父母不支持他的表演时,冯小刚当即打断:“决赛的时候咱们不聊爸妈,只聊节目。”他明确表示:“我不喜欢听诉苦的事,所有人都说父母,父母都不容易。”

同时,当下电视综艺中的喜剧作品长度都相对较长,平均都在15分钟以上,这个体量几乎算是一个小小的舞台剧了,因此就必须要求剧情有起承转合,需要铺垫,当包袱数量不够时,对于情感的讲述和描绘就成了一个必要的选择。其实,喜剧更适用于短平快的节目中,也更方便现在碎片化的传播,比如《今夜百乐门》中的每个情景喜剧时长不到3分钟,明显就更适合抖包袱、甩段子,节目质量也因此提高。

另外,现在有许多人气高的影视演员跨界进入喜剧节目,这样一群人明显缺乏喜剧表演经验,但对其他类型的表演驾轻就熟,煽情更是轻而易举,而为了让他们发挥才能,喜剧节目中的煽情也就越来越普遍了。

最后,无论是现场投票的观众,还是电视机前的人,现在对于喜剧的要求越来越高,但对感情话题却很容易产生共鸣,表演者的煽情风格就相对更容易受到欢迎。

链接:

瞿颖白凯南户外飙喜剧

广州日报讯(记者林芳)辽宁卫视节目推介会昨日在京举行,由瞿颖、白凯南、陈汉典、范明加盟的喜剧节目《憋住不准笑》也首次亮相,宣布将于10月20日起每周四22点在辽宁卫视播出。如今喜剧类节目扎堆荧屏,《憋住不准笑》为了避免同质化,一改棚内喜剧的套路,将喜剧搬到了户外。

辽宁卫视2017资源推介会上,新一年的节目和电视剧逐一亮相。电视剧方面,范冰冰主演的历史大剧《赢天下》来势汹汹,真人秀《冲上云霄》强势归来,李亚鹏、吴镇宇、佟大为等明星将共圆飞行梦。此外,金星的强势加盟也吊足了大家胃口,她透露,将与辽宁卫视打造一档充满乡情的家文化主题节目。

今年喜剧类节目扎堆,即将在辽宁卫视开播的《憋住不准笑》则一改棚内录制的套路,将喜剧搬到了户外,瞿颖、白凯南、陈汉典、范明将作为“搞笑刺客”,挑战城市各个角落的“冷面军团”。当被问及节目录制感受时,瞿颖表示:“打败冷面军团真的很难,我把逗乐的家底都拿出来了。”

《欢乐喜剧人》第三季

将换播出平台?

随着喜剧综艺的火爆,关于《欢乐喜剧人》第三季是否还会登陆东方卫视的疑云一直众说纷纭,昨天,节目的制作方“欢乐传媒”的一纸声明对此做出判断。有人直言,缔造《欢乐喜剧人》两季收视奇迹的制作方与播出平台正式宣告分手。

根据该声明,《欢乐喜剧人》的版权和模式归欢乐传媒独家所有,其他任何一方在未经版权方同意的情况下,都不得以此为名进行招商和宣传,东方卫视也不得沿用这个名称,这就意味着,节目第三季将不会在该平台播出,谁将接手这一个优质节目资源?截至发稿时,东方卫视尚未对此有任何公开回应。

头评

请回归初衷,逗观众开心

曾俊

目前,每个喜剧节目最后都要追求感人效果,都要让观众两眼泪汪汪,使人一度以为换错了台,但是创作者有不少都觉得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提升节目的意义,但每期都如此高频率地走煽情路线,让整个喜剧节目充满浓浓的悲情气质,就不太对劲了,况且这样难免都让人觉得有些同质化,从而产生逆反心理。

我们不否认,喜剧节目的最高境界确实是有欢笑有感动,引人深思。但是这种效果是一种附加效果,且是由于编剧和表演者的功力而造就的,本身并不能过于追求,应该是一种情到浓时的自然发生,比如贾玲的第一次尝试就显得很高级,前面包袱抖得越响,后面就越让人想哭。

同行们是都想要效仿,但真正能玩得转的人不多,大多是弄巧成拙、用力过度,这就显得比较低级了,观众不但哭不出来,还很可能感到尴尬,这就证明是创作出问题了,不能怪观众不领情,而是要多磨炼本领。

其实不管是喜剧还是悲剧,艺术表达的感情都应该是含蓄的,直白肤浅不会讨好谁。由此看来,煽情的标配多了,就老套了,应该要好好反思了。总之,还是要回归喜剧最直接的作用——逗观众开心,而把引人落泪作为衡量一档喜剧作品的标准,似乎有点违背了大家观看喜剧的初衷。(记者曾俊)

(责编:汤诗瑶、陈苑)

人民日报客户端下载手机人民网

国家南海博物馆首批文物捐赠入藏仪式

首批捐赠文物入藏,标志着国家南海博物馆藏品征集工作迈出了扎实有效的一步。截至目前,已有多位个人收藏者捐赠了70000多件藏品,有5家机构捐赠或意向捐赠1000多件藏品”【详细】

政协委员热议文艺繁荣

“‘中国故事’只有用‘南腔北调’才能讲得妙趣横生。”“设网络文学奖并不需要‘洪荒之力’。”“改变文艺创作浮躁现象,唯一办法就是改革创新体制,文艺界也要供给侧改革。”【详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