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诺奖季 村上春树能否结束七年陪跑?

来源:搜狐文化 2016-10-11 17:48:00

央广网北京10月11日消息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又是一年诺贝尔奖颁奖季。对很多文学爱好者来说,化学奖、物理学奖、经济学奖与自己关系不大,他们最关注就是文学奖花落谁家。众多候选者中,村上春树肯定是个绕不开的名字,从2009年入围诺贝尔文学奖以来,村上已经整整陪跑了七年。

日本观察员蒋丰表示,这些年来村上春树被诺贝尔文学奖玩坏了,每年诺奖呼声非常高,而每一次都有一种"陪太子读书"的感觉。他从2009年入围诺贝尔文学奖以来,毕竟整整陪跑了七年,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说其实不人道。

关于他为什么不能得奖的原因有几种说法:一种说法是日本的诺贝尔文学奖已经得到过两次了,如果再得到第三次的话,恐怕在世界上是一种特殊状况,诺贝尔评委会不愿意把这样的东西给他;也有人说他的奖世界性还不够,也就是说在语种方面做得还不够。

尽管他的语种比起其他国家的文学作品来说已经非常多了,但是评委会认为他的语种还不够。更有一种观点认为,他的作品无论在日本还是全世界不能算作主流作品,他的受众比较小。所以现在给他这个奖不合适。

有人说作品的畅销总是与其文学性和思想性成反比的,蒋丰对这种说法并不是很认同。在他看来,村上春树作品的思想性很突出。比如在《寻羊冒险记》里边对日本右翼的影射、比如在《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当中对人的异化问题的关注,还有在《舞舞舞》作品中对消费主义时代的忧虑、在《奇鸟行状录》里对日本军国主义和国家暴力的批判。特别是在《1984》里对邪教这一社会病灶的分析,都是非常深刻的,而且他在一个充满病态的社会里塑造了一个又一个不流俗、敢于抗争的人物。这些人物看起来非常天性孤僻、孤独,但是他们真的具有无畏的勇气和行动的,身上都是闪烁着人性的光芒,所以作品的思想性并不差。

再看文学性,其实中国大陆的读者都知道,村上的文学语言非常有特点,而且文字是既暧昧又简洁,甚至有人说读他的作品多了就会上瘾。他的作品是只此一家,他的作品的语言只此一家。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也看到村上对作品的结构是很下功夫的。

在《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这部作品里尝试着双线叙事和多重叙事。到了《1984》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还有一部作品叫《天黑以后》,有人说这部作品真的在文学结构上可以看作是一部文字版电影。蒋丰认为村上春树的思想性跟文学性并没有成为一种反向而行的作品,值得阅读、值得尊重。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