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辞去《长江文艺》社长兼主编之职

来源:搜狐文化 2016-10-11 10:33:00

方方在微博上发表了关于辞职的一点说明。

2016年10月10日晚,作家方方在微博上发表声明称,近日辞去了长江文艺杂志社社长兼主编之职,“与我同期离职的还有选刊特邀主编孟德民和副主编曹军庆。昨晚杂志社同事请我们大吃了一顿,算是欢送。我们三人都觉得,在杂志社这几年,真的十分愉快。因担心我们同时离职会造成同行误解,在此我也作一点说明。”

以下为辞职说明全文。

《现在终于轻松了—关于我辞职的一点说明》

两天前,省作协党组在长江文艺杂志社正式宣布我辞去长江文艺杂志社社长兼主编一职。对我来说,这是件很高兴的事。我为此花了一年多时间,先后打了三份辞职报告,去说服他们接受我的辞职想法。现在终于成功。下午的会上,我听到很多表扬,自己笑说虚荣心大得满足。当然,同事们多少也有些伤感,我自己亦是如此。

2011年.省作协党组再三动员我出来对长江文艺杂志进行改版,接手时我即提出只做一到两年。因我相信,这个时间足够将改版的所有工作完成。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后因党组书记的更替,加上我自己陷入一些烂事之中,一直没能有机会实行。

去年下半年,我接手长江文艺杂志社后的第三位党组书记走马上任。头次见面我即提出辞去杂志社之职。新书记表示他刚来,希望延迟到春节以后。我答应了。所以今年春节一过,我便写了正式的辞职申请。我的理由有二:一是我自己的写作安排时间很满,实在没有精力再顾及杂志社的事务;二是我们五零后占据湖北文坛时间太久了,现在大家都陆续进入退休年龄,也应退出实职,让年轻的同行们有更多的机会。其实作协官方也很同意我的观点,但这个操作过程时间经历得很长。一直拖到八月我再一次提交辞职报告,直到九月下旬才终于得到正式批准。

掐指算来,我在长江文艺杂志社已经做了四年十个月了。这个时间真还蛮长。近五年的时间,我与同事们共同努力,将一本单薄的长江文艺杂志改版成两本160页的长江文艺,以“文学原创”和“小说选刊”的形式面世。无论内容还是形式,都发生了巨大变化。而这近五年的杂志编辑生涯,也是我人生中非常难得的一段时光。我与长江文艺的每一位同事都相处得十分愉快。同事们不仅在工作上给予我大力的支持,在生活上,也得到他们诸多的帮助和照顾。

方方

本来只是我一个人辞职的事,尽管这个辞职过程持续的有点长,但也应是风平浪静的。只是没料到,正好巡视组来作协,提出有公职背景的人员不能再有兼职。于是《长江文艺·好小说》的特邀主编孟德民和特邀副主编曹军庆二人的问题就突现了出来。2012年我邀请孟德民和曹军庆二人来长江文艺杂志社帮助编辑《好小说》选刊时,是基于当时的湖北省政府文件的有关精神:“大力推行人才柔性流动,不求所有,但求所用。制定完善企事业单位专业技术人员兼职兼薪管理办法,鼓励他们在完成本职工作、不侵害原单位合法权益的前提下,通过咨询、讲学、兼职、租赁、技术合作、技术入股、项目开发等多种方式,跨地区、跨部门流动,提高人才使用效益。”但党组新近给我们看了后来的文件。这份文件又规定,即使是事业编制的专业技术人员也不能兼职。鉴于这一不可抗拒的原因,孟曹二人也只能离开杂志社。四年来,孟曹二人为《长江文艺·好小说》费尽心血,将此刊办成一本具有自己独特品质的文学杂志。我和杂志社所有同仁都对他俩充满感激。尤其是我本人,在感激的同时,更有一份愧疚:因为我一直不知道(好像其他人也都不知道)有新文件规定有公职背景的专业技术人员不能再行兼职这一信息,以致他们的离职成为一个突发情况,也由此对他们的生活造成些许困扰。让不了解情况的朋友和同行们,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其实什么都没有,只是文件规定他们不能再有兼职工作而已。他们俩都是非常优秀的杂志主编。尤其孟德民,以他三十多年来的高水平编辑经验,为长江文艺带出一批能力过硬的职业编辑。如果以后又有文件允许专业技术人员从事兼职,我相信任何一家杂志社聘请他们,都定会大有收获。

对于长江文艺杂志社来说,孟曹二人的突然离职,损失巨大。在选刊,他们俩几乎是顶梁柱式的人物。为不使杂志出现“断崖”式的垮塌局面,所以,在我离开杂志社之前,召开了最后一次社委会,对杂志社编辑岗位进行了调整:将长江文艺原创版副主编喻向午调入《长江文艺·好小说》选刊版任执行主编,将选刊的编辑部主任鄢莉升为选刊副主编,将长江文艺原创版编辑部主任吴佳燕升任为原创版副主编。我也希望年轻的编辑们能尽快担当起杂志社的重任。毕竟,《长江文艺》是一本1949年6月即已创刊的文学杂志,历经了六十多年的风雨沧桑,有过夏酷冬寒的岁月,也有过的春华秋实时光。无论文学有多少小众化,无论纸媒有多么不景气,长江文艺还是要秉持包容精神,保证文学品质,坚持做下去。正像我们平常所说,就算今后大势所趋,纸媒一定要死,也要死得好看。

本以为离职是件很轻松的事,不料一些不了解情况的朋友,以为是湖北官方对我施压而免去我的职务。纷纷短信电话给我以安慰,并表示对我的声援。这倒让我吓了一跳,感动之余,也不得不专门写此一段文字,进行说明。辞职完全是我的个人意愿。相反,无论是湖北官方,或是杂志社的同仁,都用了很长时间对我进行劝说和挽留,希望我不要辞职。尤其杂志社的同事们,分别都跟我聊过。大家反复表达不希望我离开杂志社的想法。但我自己去意已决。毕竟我“年事已高”,身体状况也远不如前,同时,我手上想写的东西还很多。所以,我在第三份直接递交给宣传部领导的辞职申请中,强烈要求上级请尊重我的个人意愿。人过六十,我所需要的,是给自己做减法。

现在我自己感到十分轻松了。工作的压力转到常务副社长胡翔和常务副主编何子英二人身上。最终长江文艺杂志将由谁来负责,还需要一个任命程序。这个过程会有多久,我就不知道了。

在这里,要感谢诸多作家、读者多年来对长江文艺的鼎力支持和帮助,以及对我本人的信任和关照。对于杂志来说,作家、编辑、读者,从来三位一体,不可或缺。从今以后,我也进入到长江文艺忠实的作者和读者队伍中了,我会像大家一样,继续支持和关心长江文艺。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