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当你老了,两鬓斑白,我爱你依旧

来源:人民网文化 2016-10-09 13:39:00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

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旁打盹回忆青春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

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当这首熟悉动人的歌曲响起,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重阳节。爱老、敬老是中华民族千古不变的传统美德。“节日仅仅是一个点缀,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众多日子中的一天。节日期间的陪伴很容易做到,难的是平常日子的陪伴和问候。”这是歌手李健对重阳节的感悟。的确,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时光飞逝,父母渐老,我们陪伴他们时间越来越少。今天,小编和大家一起走近作家、明星他们的亲情世界,品味动人的故事,珍惜相聚的时光。

看看作家怎么写

贾平凹:后半生父亲是儿子的影子

作为男人的一生,是儿子也是父亲。前半生儿子是父亲的影子,后半生父亲是儿子的影子。

——《关于父子》节选

汪曾祺:多年父子成兄弟

我十七岁初恋,暑假里,在家写情书,他在一旁瞎出主意。我十几岁就学会了抽烟喝酒。他喝酒,给我也倒一杯。抽烟,一次抽出两根,他一根我一根。他还总是先给我点上火。我们的这种关系,他人或以为怪。父亲说:“我们是多年父子成兄弟。”

——《多年父子成兄弟》节选

席慕蓉:母亲是伞,是豆荚

那年秋天,母亲过生日的时候,我特别花了很多心思做了一张卡片送给她。在卡片上,我写了很多,也画了很多,我说母亲是伞,是豆荚,我们是伞下的孩子,是荚里的豆子;我说我怎么想她,怎么爱她,怎么需要她。一张用普通的图画纸折成四折的粗糙不堪的卡片,却被我母亲仔细地收藏起来了,收在她最珍贵的位子里,和所有庄严的文件摆在一起,收了那么多年!在那一刹那里,我才发现,原来,原来世间所有的母亲都是这样容易受骗和容易满足的啊!在那一刹,我不禁流下泪来。

——《生日卡片》节选

史铁生:一直不知道母亲的病痛

双腿瘫痪后,我的脾气变得暴怒无常。望着望着天上北归的雁阵,我会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听着听着李谷一甜美的歌声,我会猛地把手边的东西摔向四周的墙壁。母亲就悄悄地躲出去,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地听着我的动静。当一切恢复沉寂,她又悄悄地进来,眼边红红的,看着我。“听说北海的花儿都开了,我推着你去走走。”她总是这么说。母亲喜欢花,可自从我的腿瘫痪后,她侍弄的那些花都死了。“不,我不去!”我狠命地捶打这两条可恨的腿,喊着:“我活着什么劲!”母亲扑过来抓住我的手,忍住哭声说:“咱娘儿俩在一块儿,好好儿活,好好儿活……”可我却一直都不知道,她的病已经到了那步田地。后来妹妹告诉我,她常常肝疼得整宿整宿翻来覆去地睡不了觉。

——《秋天的怀念》节选

龙应台:目送父母的背影渐行渐远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是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不用追。

——《目送》节选

看看明星怎么说

王刚:我终究一天也会老去

我的父亲母亲已经先后去世多年,可谓是“子欲养而亲不待”。常言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重阳节也是敬老节,在此我祝愿老人家健康长寿。我觉得,对于老人发自内心的孝心会对子女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我终究一天也会老去,我也希望儿女待我如同我对长辈那样。虽然每一辈人尽孝心的形式不一样了,程度也可能不一样了,但希望作为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孝道能代代相传。

——王刚

黄磊:希望女儿记住爸爸的味道

到了冬天,就有冬笋了,爸爸经常会回到家兴奋地说:“哎呀,我买到冬笋啦!”他就在那里一层层剥开冬笋,取下吊在窗外的咸肉,放在温的盐水里泡软。

买一块新鲜的五花肉切成块,和笋子、咸肉三样东西一块儿放在滚水里炖,越炖汤汁就越浓,像牛奶一样,最后咸肉变成红色,鲜肉变成透明的。整个过程一粒盐都不用放,味精也不放,就是一锅纯粹的肉汤。

妈妈会结百叶放在里面,爸爸会用上海话说:“这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腌笃鲜!”

我现在也是一个父亲,两个小孩儿的父亲。我喜欢做饭,我喜欢给我的小孩儿做饭。我希望有一天,她们也可以记住爸爸的味道。

——《父亲的腌笃鲜》节选

李健:对家人的陪伴像乞力马扎罗山上的雪

与我来讲,对家人的陪伴不同阶段有不同的解读。小时,是对亲人、兄弟姐妹间的陪伴;长大后,是对爱人、孩子的陪伴。比较残酷的是,父母的陪伴,往往是在自己年少的时候,而青春恰恰又是非常短暂的,这种陪伴在上大学的时候基本上就结束了,它像乞力马扎罗山上的雪,慢慢的一点点地消失。

——李健

韩雪:小小的心愿成为终身的遗憾

我从小就有一个信念,独立之后一定要为家庭做点什么。孝道是一种言传身教,是一种家风的传承。爷爷是2005年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的。爷爷生前比较胖,裤子不好买。记得那年春节前后我在上海工作,就抽空给他买了两条裤子,回苏州的时候带给他。结果试了一下,腰还是不合适。我说带回去换,下次再带回来。没想到,爷爷紧接着生病、住院直至离开我们,那俩条新裤子裤子也没机会穿了。现在,这两条裤子一直放在我的家里,留作对爷爷的念想。我小小的心愿,想孝顺爷爷,结果没有做成,成为终身的遗憾。

——韩雪

岁月染白了他们的头发,却丝毫没有减少他们对我们的那份爱。重阳九九,温情久久。祝天下所有父母,身体健康!

友好提示:

本文为人民网文化频道官方微信号“文艺星青年”(wenyixinqingnian)出品,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责编:汤诗瑶、黄维)

国家南海博物馆首批文物捐赠入藏仪式

首批捐赠文物入藏,标志着国家南海博物馆藏品征集工作迈出了扎实有效的一步。截至目前,已有多位个人收藏者捐赠了70000多件藏品,有5家机构捐赠或意向捐赠1000多件藏品”【详细】

政协委员热议文艺繁荣

“‘中国故事’只有用‘南腔北调’才能讲得妙趣横生。”“设网络文学奖并不需要‘洪荒之力’。”“改变文艺创作浮躁现象,唯一办法就是改革创新体制,文艺界也要供给侧改革。”【详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