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上的古代高速公路:秦蜀云栈

来源:人民网文化 2016-10-09 08:47:00

原标题:秦蜀云栈云端上的古代“高速公路”

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长恨歌》云:“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意思是说,大风刮起漫天黄尘格外萧索,栈道蜿蜓曲折一直通到四川剑阁。《长恨歌》是白居易长篇叙事诗中的名篇,作于公元806年,全诗形象地叙述了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爱情悲剧,也正是在这首诗中,最早出现了“云栈”一词。清人张邦伸《云栈纪程》云:“云栈为秦蜀咽喉,山川崄岨,昔人比之上青天,入石穴,然胜迹异闻,所在多有,《水经注》、《名胜志》诸书均有纪述。”

《云栈图》:最长的彩绘栈道图

汉高祖刘邦为汉王时的宫廷遗迹

历代以“云栈”绘制的栈道图如清代王翚、恽寿平《花卉山水合册》之《云栈图》(康熙十一年绘)、莲芬《云栈图》长卷、近现代画家陆俨少(1909-1993)《云栈图》、竺摩(1913-2002)《云栈图》等,这些《云栈图》刻绘的是“枫壑霜飞冷,秋深旅梦惊。穿云度危栈,云外复千程”等栈道景观,都属于绘画作品,而作为舆地图的《云栈图》则是由清康熙六年陕西宝鸡人党居易绘制完成。

《云栈图》是由清康熙六年陕西宝鸡人党居易绘制完成

党居易《云栈图》采用彩色绘制、虚实结合的山水画法,描绘了今陕西留坝铁佛殿南界牌关——勉县褒城镇——汉中城段栈道自然和人文景观,生动形象地表现了栈道沿线山峦起伏、林木巨石、河流急缓状况,上面标有关隘桥梁、递铺驿站、山水城池、石碥碑刻等名称,诸如界牌关、大虎头关、十里关、鸡头关、石梯岭、困马坡、土关门、一里桥、青桥、十二眼桥、桑园铺、五渠铺、凉水铺、青桥铺、青桥驿、虎家铺、二十里铺、包子铺、将军铺、火烧碥、燕子碥、沐浴碥、十里碥、观音碥、“汉萧何追韩信至此碑”、“贾中丞煅石辟路处”碑、“修栈碑”、汉中府、褒城县、褒水、汉水、马道、旧栈坝、七里店、胡家庄、麻平寺、拜将台等,因而具有重要的艺术和史料价值。

上面标有关隘桥梁、递铺驿站、山水城池、石碥碑刻等名称

据汉中市博物馆馆长冯岁平先生介绍,该图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从宝鸡民间征集,纸本,绫裱,长762厘米,宽42厘米,比《陕境蜀道图》还长90厘米,是目前所见尺度最长的彩绘栈道图长卷,现藏于陕西汉中市博物馆(古汉台)。该图现存留坝县武休关之南界牌关至汉中府城一段,属于连云栈北栈(秦栈)的南段,上面有康熙六年党居易亲笔题跋,可知该图绘制于清康熙初年。

修葺褒城至宝鸡300公里栈道

该图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从宝鸡民间征集

贾汉复是清初著名政治家、军事家,他在任陕西巡抚期间,悉心吏治,主持修葺了褒城至宝鸡三百余公里的栈道,这是清初以来最大规模的栈道维修工程,为川陕交通畅通无阻做出了巨大贡献,《云栈图》正是贾汉复修复栈道工程的真实写照。

《云栈图》中的褒城县城位于连城山山麓

在陕西汉中西北七盘山上有鸡头关,因其“有大石自麓至顶,层棱兀出,状如鸡冠”,故名。鸡头关山下为褒河,历史上褒斜栈道即从鸡头关下沿褒河经石门经过,石门内有石刻《石门颂》、《石门铭》纪其事。相传周幽王为博褒姒一笑,烽火戏诸侯,褒姒看了果然哈哈大笑。幽王很高兴,又多次点燃烽火,诸侯们知道后再也不相信了。后来犬戎攻破镐京,杀死周幽王,西周结束。而周幽王妻褒姒就生长在鸡头关下褒河水边。

绘制于康熙初年的《云栈图》是我国现存最早最长手工彩绘蜀道长卷

拜将台位于汉中市城南门外,又称拜将坛。为南北列置的两座方形高台,各高丈许,相传为汉高祖刘邦拜韩信为大将时所筑,南台四周用汉白玉栏杆围砌,台场平坦宽敞,台脚下东西各树立一块石碑,东碑阳刻“拜将坛“三字,碑阴刻《登台对》。西碑阳刻“韩大将韩信拜将坛”八字,碑阴刻七绝一首,北台上建有台亭阁,气势雄浑大方,十分壮观。相传这里是汉高祖刘邦为汉王时的宫廷遗迹,历来被视为汉王朝的发祥之地。

沿途:绘制拦马护墙防车马跌落

《云栈图》所绘马道北面的寒溪上架有一座桥,其北有一亭二碑,一碑标识为“汉萧何追韩信至此碑”,秦末楚汉战争时期,满腹韬略的韩信在项羽处得不到重用,就投奔到汉王刘邦队伍中。萧何向刘邦推荐,仍得不到刘邦器重,遂不辞而别。萧何得知韩信出走的消息后,沿着褒河,昼夜不停地追赶,由于韩溪(一作寒溪)因暴雨涨水,韩信无法渡河,萧何终于追上了他。此外,还有观音碥附近绘有观音像和老君像。在沿途栈道上还有摩崖石刻和石碑,如“云栈首险”、“壁立万仞”、“观音碥”、“登临从此无患”、“贾中丞煅石辟路处”、“平险为易”等,鸡头关还立有“修栈碑”、“鸡头关”、“石门在此崖下”等石碑。

《云栈图》中多处绘有拦马墙,如观音碥一段设有栏杆,它是驿道险要处为防止马驴跌落悬崖用木头或土石修建,相当于现在高速公路上修建的防撞墙或防护栏。从《云栈图》中可以看出,该段栈道有专门的“马道”,鸡头关段(即将军铺——褒城县)分别绘有驴驮、马驮货物上山的画面,反映了当时栈道上用驴马运输货物的情形以及商贾络绎不绝的情形。目前我国保存完好的挡马墙在四川剑阁县翠云廊段,成为研究古蜀交通的活化石。

褒城西门直通巴蜀汉中府治固若金汤

《云栈图》中对于褒城镇到汉中府一带栈道标注的地名很少,仅有褒城镇、褒水、汉中府、汉水和拜将台,但该图通过写意手法,绘制了褒城县和汉中府城以及城墙、城内建筑、褒水、汉水流经之处以及城市周围自然与人文风光等情况。

据冯岁平先生解读,《云栈图》中的褒城县城位于连城山山麓,东与褒河相邻,栈道由城东经过。褒河、山河堰上各架一桥,且垒石立木,引褒河之水绕府城而过,最后注入汉江。其城呈不规则式,有三个城门。据史书记载,明正德年间曾“甃城以石,甃堞以甓”,凡四门:东龙江、西蜀道、南大通,北连云。与此卷相似。清顾符稹《汉中胜览图卷》中所绘的褒城县图也是如此。

而汉中府城则呈方形,四周环水,聚落村镇密集。明崇祯十五年(1642),关南道李应选在天启整治的基础上,重新加以修浚,其四门为东朝阳、西振武、南望江,北拱辰,又有护城河和桥梁。图中所示府城城垣完整,东南城垣有三台阁;城东有净明寺塔(即东塔),南有拜将台二台,周围碑碣林立;汉江上有三五船只,城内则绘有文庙等古建筑物,这些均与历史文献记载相吻合,可以看作是清代初期汉中城垣的全景图。

古蜀道的三位“开路”官员

不得不提到,古往今来,那些为了古蜀道的修建呕心沥血的历史人物。他们当年对古代交通的贡献,默默感动着今人。其中,最著名的是明清时的贾汉复、党崇雅、党居易三人。

贾汉复(1605-1677),清初著名政治家、军事家。字胶侯,号静庵,山西曲沃安吉人。明末从陕西总督孙传庭幕下,明亡归清,先后任河南、陕西巡抚,官至兵部尚书、太子太保。贾汉复一生最重大的贡献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在任期间,重视地方志编纂工作,成果卓著。清顺治十五年,贾汉复任河南巡抚期间,颁降《修志信牌》,这是清代省级政府颁布的第一个修志文件,清代第一部省志《河南通志》由贾汉复纂修完成。康熙元年,贾汉复调任陕西巡抚,檄征各县府志,康熙六年又纂成《陕西通志》。这两部通志被康熙皇帝树立为全国地方志样板,“颁诸天下以为式”。二是在任陕西巡抚期间,悉心吏治,为民兴利,如兴修水利,重视教育,创办书院,培育人材等,尤其是主持修葺褒城至宝鸡三百余公里的栈道,这是清初以来最大规模的栈道维修工程,为川陕交通畅通无阻做出了巨大贡献,《云栈图》正是贾汉复修复栈道工程的真实写照,并对贾汉复维修栈道之功作了极高评价:“贾老恩师修栈功成,厥绩甚伟,真可以补天地之有憾,疗尧舜之犹病,可以与禹之治水、稷之粒食万世并论而提衡也。”

党崇雅(1584年-1666年),字衡彬,号于姜,陕西宝鸡蟠龙山村人。明万历四十年(1612)中举,明天启五年进士。累官户部、刑部侍郎,草拟《大清律集解附例》,官至翰林国史院大学士、加太保、兼太子太傅,时人呼为党阁老。陕西宝鸡党氏家族,系明末清初近百年的大豪族,其中党崇雅是明清时期宝鸡政治地位最高、历史影响最大的文化名人,曾著《鹃失啼》、《图南草》、《意先草》、《焚焚草》及前后疏稿二十卷。除咸丰年间钞本《鹃失啼》外,其余全佚。党崇雅墓被列为宝鸡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墓志铭》为清卫周祚所撰。党崇雅与贾汉复为忘年知己,陕西汉中市古汉台博物馆藏有党崇雅所撰《贾大司马修栈道碑》、《贾大司马修栈咏》诗碑,称赞他“平险为易”,厥功甚伟,还在观音碥等处镌刻有“贾中丞煅石辟路处”石碑。

党居易,字子庸,号仍姜,陕西宝鸡人,生卒年月不详,党恂如之子,党崇雅之孙。蒙恩荫任户部江南司郎中。康熙十二年(1673)知湖北均州,兴修水利,振兴教育,作新人材。在任期间,重修《均州志》,以备掌故。党居易在任一方,兴利除弊,政绩卓著,清康熙四十三年升任福建按察使。史载宝鸡县金陵墓店(今宝鸡市店子街)准提庵里有党居易捐铸铜钟一口,上面有其子党丕显书写的铜钟铭文。而党居易《神道碑》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初仍立于宝鸡县城县署东边店子街南北大路路口,后被人掀倒,弃置路边,其族人遂运回党家村三义庙内安置,1966年又运至斗鸡台文化馆保存。

李勇先(作者系四川省地理学会历史地理专业委员会主任、四川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

(责编:董子龙、鲁婧)

人民日报客户端下载手机人民网

鸳鸯象征兄弟情?
明代瓷器鉴定有四招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