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诺贝尔文学奖推迟公布 肯尼亚作家呼声最高

来源:人民网文化 2016-10-08 08:24:00

原标题:肯尼亚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呼声最高

肯尼亚作家恩古吉·瓦·提安哥1938年出生于肯尼亚一农民家庭。1964年发表的第一部小说《孩子,你别哭》使他闻名,该小说以肯尼亚独立运动为背景,写一农民家庭在民族斗争中的悲惨遭遇,获1965年黑人艺术节奖和东非文学奖。而后创作的长篇小说《一粒麦种》借一个民族叛徒在独立庆祝大会上主动坦白罪行的前后,描写了“茅茅运动”中各色人等的思想态度,曾于1984年在我国出版。恩古吉认为自己是一名反殖民主义作家,因此从1978年开始,他放弃用英语写作,改用母语。恩古吉曾在耶鲁大学等高校任教。和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一样,恩古吉也曾多次在诺奖中“陪跑”。

本报讯(记者陈梦溪)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原定于瑞典当地时间10月6日公布,据美联社报道,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有可能推迟到10月13日颁发,有媒体猜测是因为评委迟迟没有达成统一意见。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有两位中国作家比较受关注,分别是近年来连获卡夫卡奖等国际文学大奖的阎连科和知名诗人北岛。

记者发现,截至5日上午,诺贝尔奖的官方网站已经颁发出今年的生理学或医学奖、物理学奖和化学奖,并宣布将于7日颁发和平奖、10日颁发经济学奖,但文学奖方面仍然表示“日期待定”。据欧美主流媒体报道,此次意外推迟是因为诺奖评委并没有达成统一意见,因为今年没有如去年阿列克谢耶维奇那样有绝对优势的作家。

每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因不公布最后入围的短名单,总会让外界难以猜测,不少媒体和相关人士会根据外媒的博彩网站进行预测。根据英国最大的博彩网站ladbroke的数据,除了一直“领跑”的日本知名作家村上春树之外,呼声最高的是肯尼亚作家恩古吉·瓦·提安哥和美国女作家、有“女版福克纳”之称的乔伊斯·卡罗尔·欧茨,但由于2013年加拿大女作家门罗和2015年白俄罗斯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的得奖,业内普遍认为今年女作家继续得奖的几率不大。

除此之外,美国当代最知名作家菲利普·罗斯和挪威知名剧作家JonFosse(目前还无官方译名)以及叙利亚著名诗人阿多尼斯的获奖几率也很大。但不少媒体对于近年来诺贝尔文学奖频繁颁发给欧美作家表示质疑,甚至讽刺其为“欧洲文学奖”,出于对作家国籍的考虑等综合因素,非洲作家、东非文学奖得主、被称为“影响力最大的非洲黑人作家”的恩古吉·瓦·提安哥最被看好。他今年78岁,著作颇丰,他的多部小说描写了肯尼亚历史上一段最黑暗岁月,他曾经与家人过着流亡的生活,直到肯尼亚独裁者阿拉普·莫伊下台才终于得以安全回国。

链接

诺奖作家最畅销榜单公布

10月5日,在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公布前夕,亚马逊图书发布了今年1月到8月亚马逊中国售出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2000-2015年)作品排行榜前十名,去年获奖的白俄罗斯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登顶最受欢迎作家榜。

数据显示,莫言依旧在国人最爱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中占据重要地位,但近年得奖的其他作者在2016年同样得到了读者的很高关注。2015年得主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有多达四部上榜,成为作品排行榜的大赢家。第二及第三名则分别是莫言和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爱丽丝·门罗。

近些年,热门文学奖对文学作品的销售一直有较明显的推动作用,其中诺贝尔文学奖最为显著。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作品在亚马逊中国的销量获奖后一个月比获奖前一个月增长了近74倍,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帕特里克·莫迪亚诺,其作品销量在奖项公布后的一个月内呈现240倍的增长,而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爱丽丝·门罗的作品在获奖后一个月销量比获奖前一个月增长了近1500倍。

同时,刘慈欣、郝景芳接连获得雨果奖也引起了中国读者对这一奖项的极高关注,例如郝景芳在获得今年第74届雨果奖后,其收录了《北京折叠》的小说集《孤独深处》在获奖后一个月销量比获奖前一个月增长了181倍;这同时也拉动了郝景芳其他作品的销售,亚马逊中国销售数据显示,郝景芳所有作品在获奖后一个月的销量环比增长了100多倍。

亚马逊中国2016年1到8月诺贝尔文学奖得主(2000-2015年)作品排行榜前十分别是《二手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公开的秘密》、《切尔诺贝利的悲鸣》、《丰乳肥臀》、《我脑袋里的怪东西》、《蛙》、《锌皮娃娃兵》、《我的名字叫红》和《酒国》。(记者陈梦溪)

(责编:汤诗瑶、陈苑)

人民日报客户端下载手机人民网

国家南海博物馆首批文物捐赠入藏仪式

首批捐赠文物入藏,标志着国家南海博物馆藏品征集工作迈出了扎实有效的一步。截至目前,已有多位个人收藏者捐赠了70000多件藏品,有5家机构捐赠或意向捐赠1000多件藏品”【详细】

政协委员热议文艺繁荣

“‘中国故事’只有用‘南腔北调’才能讲得妙趣横生。”“设网络文学奖并不需要‘洪荒之力’。”“改变文艺创作浮躁现象,唯一办法就是改革创新体制,文艺界也要供给侧改革。”【详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