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了共享经济的核 网约车之果疯长后已索然无味

来源:搜狐汽车新闻 2016-10-12 21:33:00

(文/搜狐汽车袁野)连日来,包括北上广深在内多省市出台网约车落地细则征求意见稿,相较此前交通部出台的鼓励支持性文件,此次严苛到限定户籍、车牌、车型的约束性条款让一度被奉为共享经济典型代表的“滴滴”们迎来史上最严监管,似乎瞬间打碎了有关共享经济所蕴含的所有美好想象,然而,政策实则击破的是披着共享经济外衣的一堵围墙。

何谓共享经济

互联网在经历了从web1.0到web2.0热潮之后,共享内核下的商业模式获得巨大成功,也受到了资本市场热捧。

据统计,在全球177家独角兽里,共享经济独占鳌头。前十名里有第一名Uber(680亿美元),第三名滴滴(338亿美元),第四名Airbnb(300亿美元),第九名WeWork(160亿美元),总估值高达惊人的147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近1万亿元。然而,市场人士观察发现,共享经济这一两年已经开始逐渐蜕变,在光鲜表面里,暗流涌动,问题重重。

何谓共享经济?按照通用定义,是指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暂时转移的一种商业模式。涉及三大主体,即商品或服务的需求方、供给方和共享经济平台。

共享经济的萌芽时期并没有交易行为而是聚焦于“共享”。2000年之后,随着互联网web2.0时代的到来,各种网络虚拟社区、BBS、论坛开始出现,用户在网络空间上实现信息、观点的碰撞交流。不过,用户提供得内容并不涉及任何实物的交割也并不带来任何金钱的报酬。

直到2010年前后,随着Uber、滴滴等一系列实物共享平台的出现,共享开始从纯粹的无偿分享、信息分享,走向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暂时转移的“共享经济”。

鉴于此,不难理解,共享经济的本质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或服务者,让他们以较低的价格提供产品或服务。对于供给方来说,通过在特定时间内让渡物品的使用权或提供服务,来获得一定的金钱回报;对需求方而言,不直接拥有物品的所有权,而是通过租、借等共享的方式使用物品。

扭曲了的共享经济

放眼国内,在出行领域践行共享经济的企业中,神州、滴滴、易到占据市场主流份额,其中,滴滴无疑是体量最大也是最成功的,此次“亮剑”网约车,滴滴受到的冲击也最大,不妨以其为例观其共享经济之路如何越走越弯。

2012年6月,滴滴成立之初只是出租车市场的调配者,时隔两年后的2014年8月,滴滴专车上线,与出租车呈分庭抗礼之势,初期专车司机多为有车兼职司机,而这开启了滴滴对外宣称的真正意义上的“共享经济”模式,一年后,滴滴低价专车——快车业务上线。由于价格低廉,此后快车业务一直是滴滴的战略性产品。

四年多时间里,借助资本市场迅速扩张,滴滴成长为涵盖出租车、专车、快车、顺风车、代驾及大巴等多项业务在内的一站式出行平台。

其中,真正体现共享经济特征的,是其旗下的顺风车、专车和快车业务。

今年8月份,与快的合并后的滴滴与又Uber中国合并,一路高歌猛进,俨然成为市民出行第一选择,然而,越来越多的用户发现,滴滴取消补贴涨价了,曾有媒体报道滴滴雨天打车价格是平时的4倍,滴滴打车已成滴滴打劫。

成为行业垄断的滴滴成长壮大了,却忘记了“初心”,开始背离网约车共享经济的初衷。其一,滴滴率先组建自己的职业司机队伍,订单优先派给自己人,产生了大量全职的滴滴司机。其二,随着滴滴客户积累量骤增,越来越多的人买车或从汽车租赁公司租车来做专职司机。

打车价格提升,专职司机增加,滴滴逐渐从最开始盘活线下闲散车辆变为增量运动,对乘客而言共享经济已失去应有之意,对交通本就拥堵不堪的一线城市而言也带来了难以沉受之重。

这就难怪有评论称,今天滴滴的商业模式已经不是共享经济,而只是披着共享经济马甲的新一代出租车公司。

共享经济究竟该何去何从

时至今日,各地方提高网约车门槛,或许正是出于网约车在安全、交通拥堵等方面存在弊病。诚然,各地方诸如户籍、车型的限制确实有矫枉过正之嫌,如何规范化发展网约车还需进一步深入探讨,在此不表。

笔者想说的是,以滴滴为代表的企业并未坚守共享经济模式,留下思考更值得我们玩味,共享经济天生就不是自身平台利益最大化,而是为了激活和动员社会沉淀资源,如果只是想借着共享经济的名头从资本市场圈钱早晚会被市场抛弃。

纵观滴滴发展历程,在融资路上一路势如破竹,在追求市值上不遗余力,当急功近利和唯利是图开始主导发展,所谓的共享经济也就是拿来忽悠的一块遮羞布。

不过,互联网热潮下,共享经济也才刚刚起步,未来究竟谁能真正群雄林立,还需你我等共同见证。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