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萌娃版《白蛇传》养成记:被剃光头时孩子们哭成一片

来源:凤凰网 2016-10-14 08:42:00

小戏骨《白蛇传》剧照

凤凰网娱乐(采写/小南)今年十一假期,刷屏朋友圈的是一群十来岁的孩子。赵雅芝版《新白娘子传奇》开播24年之后,湖南卫视电视剧频道找来一群萌娃重演经典,在相似的音乐、特效、服化道、布景中,一张张稚嫩的脸一一上场,有板有眼地还原着80后的记忆,这种反差所产生的化学反应令人叫绝,也令《白蛇传》故事走出了“翻拍无数失败无数”的魔咒。

演技吊打一筐鲜肉花旦、把网友感动到哭、现在的孩子简直要上天、厉害了word娃……在赞美声一波波涌出来之际,凤凰娱乐独家专访了湖南广播电视台电视剧频道总监、《小戏骨》总导演潘礼平,他向我们讲述了小戏骨版《白蛇传》的养成之路。

PartA 小戏骨的由来:希望小孩关注传统文化

凤凰网娱乐:《小戏骨》在湖南卫视电视剧频道是一档什么样的节目?

潘礼平:这个节目目前的播出还不太规律,花絮每周都会播,但正片还是不定期更新状态,将来可能会做到规律化。虽然播出不太规律,但收视是比较好的,反响大家也都看得到。

凤凰网娱乐:做这档节目的初衷是什么?

潘礼平:初衷就是社会的需要。现在的中国小孩都是吃洋货、玩洋东西,中国传统的民族的东西越来越少,一方山水养一方人,中国人不能变成美国人,也不能基因变异变成外国人,所以还是要给小孩子本身民族更好的养料。小孩子天然不喜欢传统文化,所以希望通过这个模式让他们喜欢上优秀的传统文化。

凤凰网娱乐:节目的模式和创意由何而来?

潘礼平:为什么让小孩来演,是因为收看的孩子会感到亲切,他们对同龄的其他孩子感兴趣。小萌娃演大人、演大片,会产生极大的反差,就会有奇葩的效果出来。包括之前的《焦裕禄》《白毛女》等高大上题材,会有小戏骨直接学习老戏骨的环节,这就搭起一座桥梁,让老中青少都能够喜欢这个节目。

拍摄现场

PartB 幕后班底揭秘:女导演跳下水说戏是罕见的

凤凰网娱乐:小戏骨栏目的幕后班底构成情况是怎样的?

潘礼平:整个班底大几十号人,搞电视很辛苦,我们团队80后90后居多,团队中的导演、编剧、制片人都是自己人,这是翻拍经典的东西,所以原创成分少一些,我们能够自己拿下来。

凤凰网娱乐:能否介绍一下核心的导演编剧团队?

潘礼平:在导演组我是总导演,负责整个业务的把关以及各方面问题的调试。我们这不仅有拼命三郎,还有铁娘子。比如《白蛇传》的主力导演陆剑梅,她是一个典型的看上去小巧玲珑但蕴藏着巨大能量的女孩,做事情反反复复磨来磨去磨,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她是有洁癖的导演,画面的洁癖,整个节目质量的洁癖。另外一个副导演刘玉洁也是女孩,拍到后面快接近尾声的时候,她自己跳下水去说戏,这个情况在国内是罕见的。

凤凰网娱乐:拍摄周期和资金投入情况是怎样的?

潘礼平:从选角、排练到最后现场拍摄,大概要三四个月到四五个月不等,我们是个大的团队,资金投入不太说得清楚,这个账不太好算。

PartC 选角故事:

小白娘子原来另有人选,力排众议用女孩演许仙

凤凰网娱乐:小演员都是从哪里找来的?

潘礼平:我们有演员库,也会通过一些各地的培训机构找一些苗子,或者做一些选拔活动,也开通了视频库让大家踊跃参与。在选择标准上我们强调的是形象气质与角色的吻合,演技可以提高、可以培训,但更看重形象气质。

凤凰网娱乐:几个主演的确定过程是怎样的?

潘礼平:说实话白娘子这个角色,在选角时演得最好的不一定是陶奕希,但她形象气质很像小蛇精,样子漂亮又古灵精怪,很有小妖精转世的味道,所以最后选了她。许仙在选角时争议也很大,因为有一个男孩的表演更成熟,当时大多数的意见都是选他,但最后我力排众议还是用这个小女生来演许仙,因为她很萌很小很幼稚,跟老年版许仙反差很大,她老年妆造型两鬓斑白所产生的喜感会更强,所以还是用了她,演技不够可以慢慢调上去。饰演许仕林的钟奕儿也是女扮男装,她有女孩的清秀,也有男孩的神气和动作,把女孩和男孩的优点都结合了,所以出来的效果就都是不走寻常路。

小戏骨《白蛇传》剧照

PartD小演员神演技由来:

看了不下一百遍《白娘子》,彩排必须经过验收

凤凰网娱乐:小演员们的模仿都非常成功,如何做到的?

潘礼平:小演员们有三个老师,一个是原剧的老戏骨,我们的小孩模仿力很强,能直接模仿他们;第二个是我们的导演,把剧情说透,把故事的每一句台词每一个动作的含义、背景说清楚,让孩子彻底理解并感同身受,这就要求孩子们不光形似还要神似;另外,偶尔也会请专业老师来协作,比如需要动作方面或唱歌方面的专业老师。这三个方面的老师让孩子不再只是机械的模仿,更多是灵魂的附体,这样才能创造奇迹。

凤凰网娱乐:训练表演花了多长时间?

潘礼平:因为小孩要上学,只能利用周末,所以少也两三个月的周期,不断的排练。

凤凰网娱乐:有没有组织一起观看赵雅芝版《新白娘子传奇》?

潘礼平:看了很多遍,甚至可以说看了不下一百遍,每个人私下还要看,但这只是训练当中的一方面。

凤凰网娱乐:拍摄现场,小演员们的完成度怎么样?

潘礼平:小演员们在现场的表演完成度是没问题的,因为要通过很多次排练,特别是最后的联排彩排要验收的,验收合格才拿到现场去拍摄,没有通过验收哪怕一场戏、一个人都要重新改好,全部都准备好了再到现场去。

凤凰网娱乐:与专业演员相比,这些小演员们有什么不同?

潘礼平:孩子们的表演更多是由心而发、感同身受,他们能够完全把自己与角色合为一体,而大人们往往很难做到。小孩比较天然嘛,只要他理解了戏里的情感,他就能蓬勃而出,因为没有心理障碍,大人就不会这样,大人会想这是假的。比如许仕林中间见到白素贞妈妈那场戏,那段哭戏近乎崩溃,这小孩想到自己的妈妈要走了,哭得收不住。

PartE拍摄趣事:

百名孩子报名参加群演,被剃光头哭成一片

凤凰网娱乐:拍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潘礼平:遇到的困难有很多,首先在宁波拍摄的时候是七月份,最热的季节,也是当时宁波历史上最热的一个夏季。在宁波拍摄的时间用得最多,整整一个月,有时候一个画面要拍两三天,我们女导演也都很执着,一遍一遍搞得大家也是近乎崩溃了。对小演员我们都很关爱,但是工作人员很受苦受虐。

凤凰网娱乐:还有什么印象深刻的片段吗?

潘礼平:水漫金山寺那场戏需要很多群演,需要拍小和尚们逃离金山寺的镜头。宁波当地上百号的家长带着孩子来参加当群演,他们都觉得很感兴趣,但是真正上场演戏时需要剃光头,小孩子们都哭了,不愿意剃光头,丑,最后孩子们都在哭,家长们则在旁边给他们加油鼓劲。

凤凰网娱乐:会考虑开发小戏骨的产业链吗,比如推出院线版,或拍摄原创影视作品?

潘礼平:衍生产品要慢慢来吧,这些事很难做,做好一个算一个,我们第一是要对得起社会,传播正能量、传播真善美,相信全社会共同努力是可以衍生出很多好东西的。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